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十六章 援军赶赴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公孙瓒从未感觉过如此的‘孤独’,那一年的‘白玉京’,他只是望着四野的火,焚在他所构筑的‘美梦’里。

    确确实实的惨败让他明白,这一生所求也不过落得身死下场,于是他怅惘,他哀怒,以腰间的饰剑,亲手弑杀了他的‘全部’。

    最后来到那望楼的楼台,看那争相涌入的袁军,只把宝剑一横,没有流泪,也没有了愤恨,只是无尽的空虚……

    剑刃划破颈项,并没有想象中的‘血溅五步’那么夸张,而是缓缓淌出,仿佛要将他折磨至死一般,但他也没做挣扎,尽管已面色如蜡,但还是安然死去了。

    然而此时,他到底是为何落泪,又为何会觉着孤独呢?

    战马阖眼又开,四蹄轻缓移动着,它只需一个动作,一声哨响便可毅然赴死,它是如此忠诚,在累月经年的陪伴后,在凶险万分的战场里,驮着主人冲杀出来,可是……此时的它却能感觉到了主人的所思所想,略带哀伤,却又迷茫,那是失了神的恍惚,那是陌生感情的觉醒……它不知那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它能感觉到一刹那腰腹的收紧,缰绳的一收一放……

    它扬起了马蹄,发出一声高亢的嘶鸣,一人一马,直直地向那万军冲锋而去。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

    “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那声音是那么‘微薄’,在面对数万大军的‘喧嚣’声中,也不见得有多么激昂无畏,只是那‘死者’的光辉流转,成了一竖银河,见证着‘白马’的意志。

    “哒哒~~”

    “哒哒~~”

    马蹄踏在黄土覆盖的地面上,犹如心脏搏动的声响,它的每一步伐,都与心脏同步,在这一刻起,他们便是一体,天地在呼吸,那烈烈震感,那轰轰声势,滚滚而来……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啊……熟悉的声音,那是他曾并肩与难的弟兄的誓言,只是这一瞬,无需回顾,他们早已奔临比肩之地,与他这‘白马将军’共赴危难,如约而至,生死相随。

    严纲的‘援军’终究是来了,晚吗?也许吧……只是公孙瓒已经热泪盈眶,再次高举双头铁矛,将士们也再次高唱起‘白马’之名。

    「原来……‘白马’并非单指吾一人,是那白马银甲的骑士成就了此名,也因‘白马’,而让他们更为强盛」公孙瓒悟了,那一丝迷茫的世界转度清明,这一次,他将会以敌人尸血,以祭死灵。

    ‘鬼军’败了,它们未曾退却,甚至未曾落入劣势,只是当那‘白马’以肉身化作锋矢,冲入‘鬼军’丛中之后,它们就败了,在那群白马银甲的眼中,它们的数量不再是胜负的关键,而它们也如失去了爪牙一样,被他们屠戮着,哪怕它们极尽癫狂,可迎来的不是敌人的退避,而是冷冰冰的刀,砍落它们的头颅……

    “……”

    异族百万军阵中众首领见战局竟似风云无常,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讲述。

    “‘鬼军’……败了……”

    那首席之人却突然开口打破了席上的沉默。

    “单于,吾愿率吾部随从亲自出战,待吾击败那‘白马将军’,定将其首献与单于!”

    一络腮胡须的胡将出席立下了‘军令状’。

    “……”

    可那单于并没有发话,只是不言不语,甚至连目光聚焦的点都未变……他在看着,看着那‘鬼军’全军覆没,看着那‘黑没于白’中,阴阳斗转,日月星移。

    “单于……”

    “这……”

    席下众胡将皆‘窃窃私语’着,似乎都有点看不懂那单于的‘操作’了。

    “宇文部落何在?”

    此时那单于却轻飘飘地说了句话,整个会席上所有部落的人全都住了嘴。

    谁人都知那宇文莫槐(魁头)就是宇文部落的人,此时单于叫来,也不知他们‘是福是祸’了。

    “宇文部见过单于……”

    一老壮之人携两个年轻后生走出酒桌,跪伏于自单于席下延伸出来的毛毯上,等候单于的‘处置’。

    “汝可知‘鬼军’奴隶何数?”

    那单于突然发问。

    “回单于,据老朽所知所闻,‘鬼军’共有六万余人,皆奴隶所化……”

    可老壮之人还未说完便被打断了……

    “那汝可知汝宇文部人员几何?”

    老壮之人实在摸不清这单于究竟意欲何为,一番思量,却又不得不答,只好硬着头皮回话。

    “禀单于,宇文部有控弦之士十万,又有二十万妇孺老幼……”

    老壮之人‘战战兢兢’地答道。

    “嗯……”

    “去,灭了那‘白马将军’公孙瓒”

    单于突然命令道。

    “额……”

    “遵……遵命……”

    那老壮之人只能生生应下……

    异族庞大的军阵又开始运作起来,从那军阵里忽然腾起滚滚尘雾,方才击败灭杀了鲜卑‘鬼军’的白马义从们却又把精神聚拢回来,因为他们知道,下一波的敌军来了,这一次不会再是由奴隶构成的军队了,而是真真正正的鲜卑骑兵,绝对的主力军。

    “宇文部的勇士们!让那些‘羔羊’见识下我们的强大!用你们手中的弯刀,去割下敌人的首级!让他们的鲜血,染红你们的身体!”

    “冲啊!!!”

    老壮之人一马当先,率领着近十万鲜卑骑兵,从百万军阵中脱离出来,奔向了已然做好准备了的白马义从们。

    “严纲!可愿随吾再战叛胡?!”

    公孙瓒按捺住‘跃跃欲试’的坐骑,转而询问身旁的严纲。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严纲自然选择追随公孙瓒,他可是白马义从的‘头头’啊!

    “哈哈哈哈!那便与吾,凿穿那鲜卑骑兵!”

    话毕,公孙瓒已经拍马而出,白马义从们追随而上,宇文部骑兵也是如此,双方一时如‘针尖麦芒’,针锋相对。

    古来征战,最是绝情,人仰马翻,断肢碎骨,这并不是简单娱乐的‘回合制’游戏,有的只是‘快、准、狠’一击毙命,沙场对敌,短兵相接,决计不会对持,一呼一吸,便是胜负关键。

    这新一轮的战事,终究没有公孙瓒所说的那么豪迈,十数万人的一同纠缠,所谓的‘凿穿’也不过是夸口之语,实际说来,不过是成了汤圆内馅,外覆一层面衣,想要挣脱,谈何容易?

    “拓跋部人何在?”

    那草原帐上,单于没等宇文部与白马义从分出个胜负来,便又开口相询问。

    这时拓跋部的人及时出列,前来听命。

    “回单于,拓跋部一十二万勇士听候单于差遣!”

    这回话倒也硬气。

    “嗯……你去拦下其他势力的援军,那曹魏势力,终究是坐不住了……”

    鲜卑单于开口道。

    “丘力居”

    鲜卑单于又再次开口,其间间隔还未有数十秒。

    “乌桓族长在此……”

    丘力居不得不出来回话,毕竟乌桓在匈奴面前是‘弟弟’,但匈奴在鲜卑面前不也是‘弟弟’吗?虽然人家祖上是‘阔过’,但最终还是鲜卑当上了老大啊!

    “吾曾听闻乌桓交好与袁绍势力,是否有此事?”

    表面疑问,但又何尝不是诛心之语呢?

    “但凭单于做主……”

    丘力居不得不认怂啊,不然先死的就是乌桓了。

    “那么汝就率领所部去拦下袁绍势力的援军!”

    鲜卑单于大手一挥,便是做了决定,这也是要丘力居受命退下的信号,丘力居现在的内心满是‘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的真实写照,乌桓才几个人?去跟袁绍‘火并’?那不是送死去吗?

    “匈奴单于……”

    鲜卑单于又叫到了匈奴势力来了……

    “汝乃匈奴单于,按理吾应以平礼相待,但事急从权,还望见谅”

    鲜卑单于自是客套一番,这才好让人家干活不是?

    “无妨”

    呼厨泉知道这是人家给的面子,他得接。

    “还请匈奴单于协助汉室势力,共击袁术,一来交好一方势力,二来也为离间,令汉人势力互相猜忌”

    鲜卑单于还自带解说,也是给了呼厨泉‘天大’的脸面了。

    “哈哈!鲜卑单于好计策,吾这便率军出击,想来无需多少时日便可回来与鲜卑单于把酒言欢了!”

    呼厨泉表现得信心满满。

    “如此甚好!待匈奴单于得胜归来,吾定会设下酒宴,共庆胜举!”

    鲜卑单于也不会去打击人家的‘积极性’,自是圆个漂亮的‘场面话’。

    不一会儿又是烟尘尽起,匈奴大部骑兵呼啸而来,又是呼啸而去,比起乌桓的待遇可谓天差地别,这也便是实力的体现,也是现实的决定。

    这时,一人一骑出现在了这战场之外的一处高地上,手把酒壶,浅酌缀饮,而后又有留恋一般,再度满饮一口,过后塞上壶盖,重新挂回原处,背后长戟取下,那数层厚布掀开,寒芒毕露,尽展凶光……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地,也没人知道他为何只是‘单枪匹马’,他只是气场遽变,打马俯冲而下,激起层层沙浪……

    <!-- csy:25399582:51:2019-10-18 12:22: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