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章 伤痛于身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见张飞来势汹汹,张梁张宝两人一同出手,一阵黑雾喷薄而出[技能:影雾——取材自传说异闻,传说张氏兄弟皆习咒法,与汉军对垒常以咒法使敌军混乱],瞬间张飞便被黑雾所包围遮盖,入眼是一片黑,触之如水轻佻如云,整个身躯就这么被况缚在了这影雾中,难以寸进,亦难以动弹分毫。

    张飞没能凭借一身蛮力挣脱出来,在一气之下,全身洪雷外放,尽往周遭灌去,意图击散那扰人的雾。

    在楚锋的视角,仅见得一团‘乌云’,将张飞那红色身躯吞入,尔后便聚成一团,静停于空而不动,寻久后隐有红雷闪烁,看将而去便如积雨云,似乎酝酿着瓢泼大雨。

    而在内里的张飞此时却并不好过,久不见动静的云雾终于有了动作,在被红雷击散后成了一团活物,如蛇般缠绕束缚成圈,不时探出‘具足’攻袭着被困于其中的张飞。

    不知在其中纠缠了多久,那团黑雾骤然幻化成一尾影蛇,探出暝暗的蛇信,露出锋锐的刃牙,向张飞扑将过来,避之不及的张飞便被击飞出来,身体砸中大楼,嵌进了楼体去。嘴角滴下一丝血线,在被砸入坚墙时自其紧抿着嘴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吭声来,全身还缠着一圈淡薄的黑烟,在皲裂的混凝土墙内显得狼狈不堪。

    而张梁张宝也没就此停手,张梁唤出一连串咒说,在空中层层交叠成形,成了一把把符咒长刀,在其魂力的加强下猛地依次投向张飞。

    张飞却出人意表地反应了过来,强行运动四肢脱离出大楼墙体,堪堪躲过,带出一阵尘土,碎石瓦砾由大楼主体脱离出来,向地面坠落下去,在幽暗的夜晚,只余下一声沉闷重响,回音难断。

    面对张梁的攻击,张飞似是怒极,不退反进,身上红色雷光缠躯结成雷甲,经由丈八蛇矛激射出一条大雷蛇[技能:当关——取材自《三国演义》,曹操率兵克荆州,追击刘备,张飞为掩护刘备与荆州百姓撤离,仅率数十军士于当阳桥阻击曹军,而曹军莫有敢近者]直扑张梁张宝。

    张宝见势不妙,以手画出一道符盾,雷蛇与之相触,符盾一触即溃,而张飞的攻击并未因此削弱,张梁张宝顷刻间便被击中,被轰到身后的大楼上,张飞顺势跟上,乘胜追击。所谓‘风水轮流转’,楚锋只能看着张梁张宝与张飞双方一时难分胜负的相互压制。

    与此同时的另一处战圈……

    “汝已黔驴技穷,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吾可不伤汝主性命,望汝莫作垂死挣扎”张角并不关注张飞张宝三人的战圈,而是专注于眼前的法正,凭着他出众的消耗能力,已将法正逼得无路可退了。

    “呵呵……公切勿小看天下英才,吾虽不才,亦敢死尔,今日之怨,若得生还,日后必当百倍奉还”法正式微,却依旧悍然不惧。

    “生死之事,岂是惟汝这区区残魂便可自作决定的?”

    “唔……莫不是?!”张角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一脸惊诧的表情。

    “原来如此么……汝竟强夺汝主之躯以作己用,可不曾悔过?”张角似是自言自语,亦似在质问法正。

    “呵……岂不闻戴圣先典,不可半路而止”法正没有辩解,亦不为所动。

    “如此……吾只好成汝之意愿,望汝那无辜宿主,莫要怪罪”张角轻声一叹,九节杖虚空一点,夜空如同水镜,泛起波纹,一道道咒符飘将出来,井次排序,自其左右分列开来。

    “天卷·振雷!”

    张角所唤出的符咒,在其轻念出咒名之后便纷纷‘惊颤’而动,散而成网将商贸大楼罩围住,如同簸箕筛豆之势,紧接着符咒上的文字凭虚一定,众符上皆蹦出一丝雷光……光华流转,雷霆雨下,整幢楼在这倾天之势下粉碎,进而轰然塌落,震荡而起的尘雾将临近的数座高楼依次吞纳,方圆数百米的视野,尽被模糊,无法察看。

    眼见战势凶猛并逐渐扩大,而楚锋就在战场的隔壁那座大楼上。

    “小心!”楚锋听到了一声提醒,却还未来得及反应。

    一阵刺眼的光亮闪瞎了楚锋的双目,恰好就集中了楚锋的身侧,被击飞的碎石玻璃正好如雨般倾泼在楚锋身上,手臂和脸上顿时挂了红,在经受了雷雨的不友好误伤后,楚锋立马在英魂的指引下撤退,抱着正在渗血的手臂,狼狈地窜入离此不远处的电梯。

    “快!你已经被发现了!”英魂的声音陡然响起,让心神紧绷的楚锋被吓了一跳。

    “现在在电梯里,要快也不是我能办到的,而且,我现在视力还没恢复,只能看个模糊大概……”楚锋慌忙回道。

    “下到第八层,开启加速,破窗跳到隔壁楼里,再依此穿紧连着的三座楼,窜入小巷道里,隐藏身形!快!”英魂接手指挥楚锋行动。

    凭着模糊的视力,楚锋勉强找到了‘8L’的标钮,迅速按了下去。

    “趴下!”英魂这时又神经发作般的大声喊道,但楚锋没犹豫,按照指示趴倒在电梯角落里……

    “砰!!!”

    又是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夹带着玻璃破碎兼墙体爆炸之声,一道不偏不倚的闪电自楼外横穿了进来,竟直接融了一半电梯,所幸的是电梯吊缆没断,楚锋紧抓电梯间内的扶手,在仅剩一半的电梯里苟活着。

    急促的呼吸声,鼓动着的心跳,一定程度上屏蔽了楚锋的感官,让他楞住了,恍若无关生死,大脑宕机。

    “叮咚~”一声不识风情的悦耳提示音响起,电梯指示灯正巧停在了‘8L’。

    楚锋急忙从缺了一半有余的电梯门里穿出,不知是否过于紧张的缘故,衣服被损毁的电梯门勾住了,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到楚锋离开,‘撕拉’一声,衣服便缺了道长口子,楚锋却已经无暇顾及了。

    “左转,加速!”

    楚锋因为专属坐骑的特效,全身似是披了一层淡紫色的纱衣,在一段不长不短的加速后,以肉躯撞碎了整扇落地窗,玻璃落入下层墙体突出处,发出悦耳却不合时宜的碎裂之声,再靠着肉躯砸开了对面楼的玻璃窗,滚入其中。再后来便只有数声玻璃碎响之声,业已不见了楚锋踪影……而张角恰好在楚锋撞碎的第一扇窗前凌空停下,略显沉思……

    在人行道上一路狂奔,晚风吹来带走夏季的热意,丝丝汗水自额头上流经脸颊滴落地上,沿着东河,行道树的树叶“沙沙”作响,河水应声作和,却被突如其来的急促步伐与喘息呼吸声替代了。

    骇人的雷声依旧从楚锋逃离的地方传来,及此地已被削弱许多,可对于楚锋而言却是声声入耳,楚锋慢了下来,循着雷声回首望去……

    楚锋听着雷声似乎愈来愈近,心中愈加惊乱,而久久没有声响的英魂却于此时显化,阻止了楚锋,看着英魂,楚锋知道他的意思,也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

    “他们没追过来?”楚锋问道。

    “嗯……”英魂似乎不愿多说什么,简单地回答。

    “可是那声音为什么越听越近?”楚锋开口征询。

    “因为那猛张飞逃的方向跟我们一致,想祸水东引罢”

    “迅速离开,不要停留,以免再被牵连”楚锋的魂催促道。

    “张角他们不会兵分两路?”楚锋反问道,然后专注逃跑,脚下动作也加快不少。

    “不会”英魂不愿多说什么,楚锋也没心情探究,窜入暗巷内,犹如遁身黑暗。

    “呼……呼呼……”不知逃了多久,楚锋靠在一条暗巷的墙壁上,喘着粗气。

    “那个张角有多强?比你还强?”楚锋自觉逃出生天,在心惊胆战之余,还有一丝好奇,似乎刚才的将死之局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一样。

    “……”英魂并没回答,只是用沉默表达,而从他的神色上却看出了一丝面对强敌时的严肃与紧迫感。

    不过也许是楚锋眼中的热切让他的英魂有点不自在,迫于无奈之下,他才回了句“算是吧”

    “别再问了,你该去清理伤口了”英魂不耐地说。

    “嗯……”楚锋见英魂似乎不愿多说什么,敷衍地应了声。

    “你历史上不是跟他们交过手吗?”楚锋还没死心。

    “那又如何,彼时不是单打独斗,如今亦不是,做不得数”英魂回答。

    “那个张飞,会死吗?”楚锋问道。

    “不会,他想逃,虽谈不上轻而易举,却也无忧生死”

    “至于法正法孝直,凶多吉少,不过凡事不可绝对而论,该是有一线生机的”英魂紧接着补充。

    。。。。分界线。。。。。。

    一间小诊所,楚锋取下背上的横刀,一刀错开了门锁,开了下问诊台上的台灯,转身关门拉上了窗帘。

    英魂此时也具化显身,不过并不是出来帮楚锋料理伤口的,而是在进行着楚锋看不懂的‘操作’。

    一列列文字自英魂的身上飘出,连同他的魂体都散发着月白色光彩,看起来添了许多神秘意味;一列列文字在其身前慢慢地依次排序成文,而魂却闭眼蹙眉,似乎在思索什么。

    “嘶……”一个不注意,楚锋用力过猛,将棉签上的酒精一下子挤了出来,溢在伤口上酸爽无比……

    “嗯……附近没有其他英魂的踪迹,这里暂时是安全,暂且休息一会吧”

    文字逐渐淡去,英魂也张开了眼,回头却看着楚锋嘶哑咧嘴,甚至还在与绷带作纠缠,他叹了一声兼摇了摇头,尔后消失无形。

    <!-- csy:25399582:6:2019-10-18 12:1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