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九章 白马将军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此为不知何名之地,此为不知何名之人……他只是躺在薄薄一层水中,假山瀑布的泉水溅落下来打在水面,圈圈波纹微漾,亦如同圈圈锁扣连接,将他锁着,无法动弹,他只是觉得‘痛’,无论身心,哪怕冷泉点面,也解不开他的‘结’。

那是一场说不上多么壮怀激烈的战争,他就孤立在场上,周遭的人都在厮杀,唯独他不动,他人也遗忘了他,仿佛是多余的存在……但他还是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由此也决定了那场战争的走势,他不知道正确与否,但他的内心是不愿让他的‘信仰’崩塌,可是……他的袍泽,他的兄弟都已然离去,直如他原本历史上的体悟,如今成魂的他又再次体验了一番……

笑么?那只会是对自己的嘲笑;可若是哭了,那如何回应自己的求生本能呢?!

他还是走上了他曾走过的道路,成为了一个新的‘引路人’,他掀起了新的战旗,名曰‘黑山’,而他,也不再是那个褚飞燕了,他换了种活法,名曰‘张燕’,一个不甚响亮的名字,但足够让人记忆深刻,只因他成就了此名[技能:承志【觉醒技】——取材自《三国志》《资治通鉴》,牛角为飞矢所中。被创且死,令众奉燕,告曰:“必以燕为帅。”牛角死,众奉燕,故改姓张。张牛角、褚飞燕合军攻瘿陶,牛角中流矢且死,令其众奉飞燕为帅,改姓张]

现在的他,与历史走势一般,由‘无名之辈’,走向了属于他的‘康庄大道’。

如果说张燕所部的黑山贼是黄巾残党在历史上显得积极的一面,那么同为黄巾残党的另一派,历史上的评价可没那么鲜明,其名号为人所知可能还要归功从中‘脱颖而出’的徐晃徐公明——白波贼。

杨奉,白波贼的‘老大’,趁势而起的‘典范’,先是啸聚白波以成叛贼,再‘匡扶汉室’成了车骑将军,最终死前还是被‘打回原形’成了贼寇,而后被诱杀而死,何其波折。

不过现在的杨奉可是意气风发,至少如今他麾下的‘战力’可比历史上要强得多,至少徐晃还在,还招揽了其余狠人,不过这跟他这‘死人’没啥关系,是他宿主给力,以人格魅力吸引了众人助阵,总而言之这些都是暗地里的动作,也极少人能捕捉得到这些讯息。

。。。。。分界线。。。。。。。

夜晚来临,白日遁走,到来晚上,绿色莹日收敛了它的光芒,那轮红月重新占据了主导,但还是受到逐渐辉亮的日光影响,颜色被分淡了很多,也使得夜晚变得更加诡异。

空中掠过一道残影,连带一声尖锐的鹰啼,最终落在一支粗壮的臂膀上,那人用另一只手来抚摸着它高傲的头颅,可鹰没有反抗,可能是那人看起来比它自身还来得更加可怖的缘故,那人的眼竟比鹰眼还要来得锐利。

“吁~~”

一着装甚是粗犷的骑手驭马而来,于其跟前停下。

“单于,已有其他部落的‘渣滓’回来了!”

那人回报道。

“叫那些废物滚过来见吾!”

这‘单于’可没那么好说话了……

几个人狼狈而来,虽然并未受伤,但你也不能显示出你的‘全须全尾安然无恙’来吧?!那你不死也得脱几层皮。

“参见单于……”

几个人不论是本族还是外族之人都跪下行了礼,两族同盟,在场的人亦分作两股,但在处理败者方面的意志趋同,是故他们也只能跪倒在地。

“与你们一同前去的人都死了?”

那单于相问。

“禀单于,羌渠单于与苴罗侯、郁筑鞬以及汉人附庸郭太全都战死沙场了……”

楼班去卑等人支支吾吾回禀道。

“那尔等为何要回来!”

单于逼问,也是令逃回来的人颜面无存。

“吾等……吾等任凭单于处置……”

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毕竟他们面上无光,一场战斗下来,他们没捞到什么好处,却‘干净利落’地把‘队友’给卖了,招致现在的局面也是无可厚非。

“丘力居,汝为乌桓单于,吾便将乌桓逃将交予汝处置,当然,吾亦会处置吾匈奴之逃将!”

“来人!将去卑押下去,稍后处置!”

乌桓单于丘力居也命人将其‘亲儿子’楼班以及手下乌延、苏仆延三人押了下去。

“鲜卑可有派人前来?”

丘力居转身询问匈奴单于呼厨泉,鲜卑作为三国历史上的草原霸主,乌桓、匈奴、鲜卑三族之间的‘相爱相杀’也算得上是连环戏曲般的错综复杂了,但最为强大的还是鲜卑,哪怕鲜卑曾给匈奴当过‘小弟’,可是‘风水轮流转’,鲜卑终究是崛起了,草原上的身份地位也如‘农奴翻身’,是故匈奴乌桓现在还是得看‘大哥’的脸色。

“吾已将郁筑鞬战死的消息告知了鲜卑族人,但他们迟迟未有反应,如今聚首也无人出席,不知鲜卑是何种计较……”

呼厨泉回答道,言语中带有浓重的担忧色彩。

“鲜卑人不可能善罢甘休,哪怕他们不与吾等联盟,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丘力居恨恨说道。

“吾兄长正在招揽另一批人,想来不久后便会凭添数股战力”

呼厨泉觉得没有鲜卑人的支持也无事,凭借匈奴的势力也足够独当一面了,更何况还有乌桓盟友,那就更具势力了。

“吾也已命吾之义子多方拉拢人才,想来也不会太差,到时哪怕是面对鲜卑,吾等也丝毫不惧!”

丘力居出言应和道。

“嘣嘣嘣嘣~~”

正当丘力居与呼厨泉二人踌躇满志之时,那如同天崩地裂的踏断声传来,二人皆有过一时慌乱,但还是镇定下来,好歹也是一族单于不是?!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羯角声响,一团凝重黑雾滚滚而来,伴随着土石地面的震动,每一下铁蹄跃动,都直叩心弦,不断奏乱着丘力居与呼厨泉的思绪。

“三族聚会,可是忘了吾等鲜卑?!”

“呵呵哈哈哈哈哈~~”

其后众人皆是闻言而笑,可那舒爽之笑落在丘力居与呼厨泉耳里,却是听出了更多的隐喻。

宇文莫槐(魁头)上前,坐在高俊战马之上,俯视着二人,颇有恃势而傲的意味。

“轲比能派出的那两个废物竟皆战死,令吾鲜卑颜面大失,此番吾等参与会盟,亦是想一雪前耻,是故由吾亲率一众骁将族兵前来,以助声势!”

场面话倒是说得漂亮,可丘力居与呼厨泉二人却是表面笑嘻嘻,心里‘mmp’,鬼知道狠戾无常的鲜卑是有什么打算!先来一番‘以势压人’夺得领导权,再吆五喝六地当我们是‘炮灰’?

“此次会盟,当有主权之人,二位可有何见解?”

宇文莫槐开口问道。

“主权之人,当为鲜卑单于”

没办法,谁叫魁头是鲜卑‘大老大’,他们就算是‘老大’还是得听‘大老大’的话啊。

“如此吾便不做推辞了!”

魁头倒也‘厚颜无耻’,连场面话阶段都跳过了,但人有势力,你奈他何?!至少丘力居与呼厨泉二人还不敢反抗。

“那汉家天子小儿已经平定了黄巾,各方势力也尽皆露头,局势已不混乱,但亦不明朗,先有汉家小儿宣战袁术,再有几方势力蠢蠢欲动,而杀害郁筑鞬与苴罗侯之贼人身份不明,两位可有计策?!”

魁头说罢,二人沉思。

“今吾三族合力,何处去不得?不如便以最近之敌下手,搜寻落单之人,顺者昌逆者亡,而后再与那几方汉人势力一决胜负?”

呼厨泉兴致高昂地说道。

“不可,若如此为之,汉人必会警惕,引得他们抱团抵御……不如结好其中势力,共同对敌,再紧抓机会,反戈一击,岂不节力省心?”

丘力居考虑地更深一些,也是着实不看好呼厨泉的计策。

“两位建议皆为良策,吾等不妨一同采纳!岂不闻汉人‘远交近攻’之策,吾等亦可效仿之”

“听凭大人主张”

丘力居与呼厨泉二人无权反对,也没有理由反对,纷纷表示支持。

“那么便如此决定!先行派人接洽汉人势力,且观后效!”

魁头大手一拍,草原人的决策也就是如此地干净利落。

“报!!!”

‘宴会’的一派祥和惨遭打破,一喽啰十分不识趣地冲入会首之地,引得三位‘大佬’都不甚欢愉。

“何事如此鲁莽?!”

魁头十分暴躁地质问那悲催喽啰……

“禀大人,一股白马骑兵,正往此地杀来,吾等族兵与匈奴乌桓骑兵亦一同前去阻拦,已经交上了手”

那喽啰回报。

“白马骑兵?”

魁头一摸锃亮的头皮,做思索状。

“白马骑兵?莫非是那‘白马将军’公孙瓒?!”

呼厨泉所在的部落在历史上距幽州不远,时常听得见那‘白马将军’的名号,也算有交锋过,是故印象深刻,忙看向神色怪异的丘力居,以目光示意,似乎在探询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