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五章 逆天之术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黄巾力士,组‘锋矢阵’,其余黄巾军士掩护两翼,为其护航!”

    张角说罢,张梁越过一众黄巾将领来到最前,身为‘人公将军’,拥有着对全体对象的增益与负面buff技能,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开始了不计体力耗费的施展技能,只为创造出多一分的生机转圜。

    “阿宝”

    张角点出张宝来。

    “诺”

    张宝轻声应诺,走了出来,俯身单膝跪地,一手接地,地卷运作,整个黄巾所在地的左右两翼的地形发生巨变,一道道限制骑兵的沟堑生成,只为阻挡几分两翼的压力;这也是张宝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不然随便拉起几道土城墙打起‘攻城战’来那还得了?!

    “陛下……此地……”

    老者想劝离来到这战场中的‘少年’……

    “有卿等忠良护佑,朕无有所惧,区区黄巾蚁贼,亦难动朕分毫!”

    那少年却也不是怯场之辈。

    “且看看朱将军沙场英姿!”

    “能得陛下如此重视,此乃朱公伟之幸”

    老者奉承几句,少年则是笑笑便过了。

    “阿宝,若冲杀起来,莫要留手”

    张角不知为何对张宝如此说道。

    “可是……”

    “若是留老夫一人苟延残喘,莫过于一死了之”

    这也该是张角该有的觉悟了。

    “且上马鞍,吾等赴死!”

    张角一语,众将皆动,然则并非真真丧志灰心,而是置之死地,方得后生。

    “摆好阵势!御敌!”

    朱儁见黄巾军阵的变化,也明晓他们该如何处置了,有着步兵营在前头硬撼黄巾之锋,这场硬战,虎贲便是取胜之标要。

    “三河骑兵汇合虎贲,步兵营射声营徐徐后撤,为骑兵冲阵留足空间!”

    因为有张宝生成的遏制骑兵的沟堑在,原先的阵势无法令骑兵发挥出其该有的威势,是故朱儁选择将战场往自家移动,也是为了最终取胜。

    “天师……敌军退了……”

    见汉军徐徐后退,一按捺不住的黄巾将领急忙说道。

    “此非撤退之举,莫要慌张……”

    “其阵势不可速成,吾等该把握时机!全军!”

    “冲阵!”

    张角九节杖高举,犹如浩瀚海域中的孤灯,‘聚信’施展开来,哪怕有射声营的弓弩袭来也无伤分毫,也正因有此,黄巾全体才能如此‘悍不畏死’地迎头冲锋。

    号角声起,呜呜然若天恸地嚎,然而汉家阵营却长呼‘大风’……

    “风!风风风!!!”

    “众将应战!”

    朱儁胯下战马高扬前足,而朱儁利剑出鞘,直指黄巾,而周身在日光照耀之下,凭添三分英气六分神伟,而足下将士更是一清张梁所致负面影响,顿时精神抖擞,战力百倍[技能:威赫——取材自《后汉书》,皇甫嵩、朱儁并以上将之略,受脤仓卒之时。及其功成师克,威声满天下]

    所谓马踏连环,张角一身黄袍飘飘,而身形硕大的黄巾力士也没能遮掩住张角的身形,在隆隆沙尘中,人未至,兵未接,而雷霆骤降。

    那滚滚天威,轰打在步兵营所结阵势中,难免令其死伤惨重,阵型散乱。

    朱儁见此,亦是心神一凌,忙施展技能,以解军乱[技能:义赍——取材自《后汉书》,时,同郡周规辟公府,当行,假郡库钱百万,以为冠帻费,而后仓卒督责,规家贫无以备,俊乃窃母缯帛,为规解对。母既失产业,深恚责之。儁曰:“小损当大益,初贫后富,必然理也。”熹平二年,端坐讨贼许昭失利,为州所奏,罪应弃市。儁乃赢服间行,轻赍数百金到京师,赂主章吏,遂得刊定州奏,故端得输作左校。端喜于降免而不知其由,儁亦终无所言]

    但见被雷霆所戮的兵士纷纷醒转伤愈,而步兵营所结阵势也重新稳固起来。

    张宝心里不快意,地面如生有一尾巨大地龙,一时成垄,一时陷沟,将汉军所在地面往来颠覆,也正是在此危难之机,两军正式交锋了。

    步兵营持盾持刀,先行抵住身形巨大的黄巾力士的冲击,有的堪堪能防,有的却被当场撞飞,但这也令他们脱离了张角的庇佑,也让射声营可以一展威风了,一阵箭雨急发,将许多黄巾军钉死在地面上,而黄巾力士则是犹豫身形原因,被射成了蜂窝。

    战场上,两千黄巾力士,数万黄巾军,步兵射声屯骑越骑长水合数五千,六千三河骑兵,千五虎贲,人数并非绝对,亦正如场上之景,黄巾并没能冲破汉军的防线,但也着实打乱了汉军的阵势。

    “报~~”

    一甲士驾马前来回报。

    “三河骑兵已与虎贲军合兵一处,屯骑越骑长水三营业已整顿待命”

    朱儁闻言后并未立即下令,而是将目光朝前方看去,那漫天沙尘,有如混沌,而他的内心却渐渐清明……

    “着张超秦颉分率虎贲三河,于左右两翼凿穿贼军,直击中军,射声营向两翼分散掩护,徐璆引屯骑越骑长水三千骑入主军阵正中待命!”

    军势浩渺,何况万骑百车,虎贲军乃车骑混编而成,战车为主,更有三河骑兵护卫,一时间奔腾而起,竟引得交战双方凝滞一时……

    “将军,璆已引军归位,听侯军令”

    徐璆这时也来到了朱儁跟前,军阵也已调令得当了。

    “初起(张超字)与孟高(秦颉字)已然发兵,孟玉(徐璆字)可愿随吾沙场驰骋一遭?!”

    朱儁一整衣冠,再将腰间之剑抽出,寒芒一闪,气质遽变。

    “虽为书生,亦修武备,愿随将军杀敌平寇!”

    徐璆上马,拔出别在腰腹间的君子剑,那银莹无垢的剑,终必饮血。

    “哈哈哈哈!快哉!”

    朱儁高声一笑,拍马而出,正位于前方的三校自动为朱儁让出了一条通路,徐璆没有犹豫,亦是拍马跟上,待二人冲至三校首前之后,三校骑兵尽皆跟随而上,值此时,黄巾军阵已经被虎贲及三河骑兵分割成了三份,而朱儁徐璆这一支,便是一把锐剑,将直直扎入黄巾‘心窝’,一击而功成!

    “天师,这可如何是好?!”

    黄巾局势急转直下,就连黄巾军的许多将领都心头发慌了,他们又再一次的把目光汇聚在张角身上,他们真的迫切需要光芒的照耀,依此来抚慰那烦躁不安的心神。

    “汝等可以走了……”

    张角悠然一叹,竟说出此番话来……

    “汉军军力已聚集于此,尔等若可自军阵后方突围出去,当可得出升天”

    张角如今的面色已近惨白,体力的急剧耗费已经让他困乏不堪了,而他也知晓,没能正面击败这一支汉军的话,那黄巾,也再无黄巾了……

    “那天师……”

    许多黄巾将领开始迟疑了起来……

    “吾便留在此地,走脱不得了”

    张角明白,由始至终,汉军的目标便是自己,自己维系着这整个黄巾军的生存,没了自己,也便没了黄巾,所以,他不走,汉军也就不会分太多兵力去追杀其余的黄巾逃兵,也正是牺牲自己,来换得这一帮‘教众’的生存。

    “天师,褚飞燕在此”

    褚飞燕在一直的沉默中开口,也许听起来是‘没理头’,但此时此景,所有人都明白了他是在表明心迹,也愿与张角一同赴死。

    “汝不该如此……”

    “可吾愿如此……天师,若失了天师,太平道该何去何从?无非一盘散沙,如同曾经……”

    是啊,就像历史上的黄巾起义,在张角死去之后,苍天,死了;黄天,也死了……

    “但全心志便好……”

    张角没有苦劝,只是如此惶惶说道,谁都不知他的想法,但大都知道,他是抱了死志,那他们呢?

    “地公将军,可有余力?!”

    这时刘辟何曼他们却开口问起了张宝来……

    “?”

    张宝不知他们抱有什么意图,是故没有轻易回答。

    这时邓茂杨凤却悄然来到张角身边,在张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击击晕了张角,那枯瘦的身影,终究是‘倒了’……在黄巾所有人眼前‘倒了’……

    “地公将军,还请保下天师,吾等身死无妨,然天师维系万物,不可死于此处”

    刘辟邓茂将张角送至张宝面前,等待着张宝的回应。

    “三弟……”

    张梁也来到此处,看向张宝……

    “呵……”

    张宝呵然一笑。

    “二哥,莫要如此,宝晓得事理,虽有私心,但此时无可计较了,众兄弟如此决定,那宝便倾力为之便是了……”

    说着张宝便将张角自刘辟邓茂的手上接了过来,一块方台自平坦的地面升起,将张角置于其上,法阵自方台四周生成……

    “地卷·咫尺”

    一个从未听过也从未施展过了太平要术地卷技能,在张宝的催动下开始作用,那暗紫色的符文,一环一环,一圈一圈,将张角抬升了起来……

    “陛下……那贼众想逃!”

    佝偻老者突然发声,吓了正在聚精会神观战的‘少年’一番,但少年没有计较,反而理解了他的意思。

    “可有办法阻拦?!”

    少年急忙问道。

    “老臣……不知……”

    “此乃逆天之术……臣无用……”

    那老者跪倒在地,无能为力。

    “逆天之术么?”

    那少年低语嗫嚅着……

    “可走脱多少?”

    少年又问。

    “回陛下,此逆天之术,只可保下一人,但……”

    “那便无妨”

    没等老者说完,少年便断了他的答话,也许,他心中已有了计较……

    <!-- csy:25399582:38:2019-10-18 12:2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