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二章 再闻琴音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这是很普通的一天,也如平常那般无事发生,倒不如说自己本就是牵扯不到事情的‘体质’,也就是所谓的麻烦事‘绝缘体’,可是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是孤独的,走在路上形单影只,坐在单人桌上孑然一身,却并不快乐……

    射御课上,看男男女女骑马拉弓,投壶助兴,驾车长驱,尽显少年意气,可‘我’只能这么呆在树荫底下……「啊……为什么会有射御这种‘渣渣’课程,待在课堂里不好么?非要耗费体力去做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作为丧宅,向左总会如此想道。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想当然,现实并没有多大改变,他只是每天坐在极为偏僻的中排靠窗位置,属于先生没眼看,班上也不起眼的位置,前后右全是女生,然而跟他没一文钱关系,除了先生布置完作业要收时才会过来拍拍桌面示意,这也足够了……他曾是这么想着的……

    他曾有过‘辉煌’的童年,父母将他当成了骄傲,只因他生有一副好面相,听话、乖巧,而后进了学,亦曾写就几篇文章,让先生夸赞许久,父母的面上也添了点颜光……可这在他离了童试之后,他便发觉自己已经不再如幼时那般了,他发觉自己的想象力逐渐枯竭了,他引以为傲的文笔,他持以为恃的超异于常的文思,如过渡到旱季的塞伦盖蒂平原,一瞬间的苍翠,一如一瞬间的焦黄……

    他没再拿得出什么来让父母欢喜的,可他也没再怎么欢喜过,他不懂为何他曾‘作伴’的精灵或是女神都离他而去了,是他‘索求无度’吗?还是他将其物质化了?终究没有一个答案,他的‘光辉’也就这么轻易地消逝了,甚至没做半点犹豫,也无半点停留。

    空荡荡的了……向左尝曾抚摸着他的心,那极度平稳的心跳,从不刻意,只是那么平淡地跳动着,似是什么事都再也泛不起一丝波澜,也着实如此,他也‘泯然众人’了;也是从那时开始,家道也中落了,他却没再关注生活上的变化了,他也不在意。他开始每天翻阅自己以前的笔稿,每每有所触动,竟会反射性地提笔,却没能落成一笔一划……写不出来了,他知道,他再怎么写也终究逃不过‘拾人牙慧’,可什么才是他想要去表达的呢?

    也不过是在幻想世界撞失了自己,也搁浅了自己,长此以往…长此以往……

    有一天,他突然觉得生活终于空虚了,近乎机械化的心终于感到了危机,他开始迫切地渴求一种感情,为了避免被冰冷的机械覆盖,‘它’发动了最为猛烈的求生之战,最后‘它’的主人被触动了,那原本枯竭的萎草,发了疯地向外探出根脉,最后,终于寻到了一处深藏地底的源泉……

    “那……那个……我……我们能……做朋友吗?”

    向左迈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步,一个女生,不丑不美,不素约,亦不花哨,可唯独那酒窝醉笑起来最能让他欢喜,于是他觉得她是欢喜的,他也该是欢喜的,他发出了友谊申请,没有回答,她只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离开了……他由始至终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每次‘交流’都那么合乎理想,那么自然流露……

    直到他意识到那其实是嘲笑……他以为的‘笑’的的确确是笑,不过性质是辕辙殊途,之后,向左没再与人说过话了,他只是愿意屯很久很久的零钱,多久呢?不清楚了,也许是数月一年罢,但换来了个摆着永远令他心仪,造型永远讨他欢喜的‘机器人’……

    他爸妈不懂这些,只是看着‘儿童频道’里的那些幼稚园孩童喜爱看的节目,便理所当然地把他的‘爱好’归类成了‘机器人’,并认为他随着年龄的增长却还是‘幼稚’的……他没有反驳,他只是背过身,任由父母‘恨铁不成钢’地怒骂着,他没有感觉了,哪怕他们情绪再怎么强烈,言辞再怎么激昂,他也还是再无任何感受了……

    习以为然,最终漠视,人总归有这么个好处,就算摊上再可怖再骇人的事物,‘司空见惯’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他就是这么过来的,就如同他放上三个月的暑假依然可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而不会疯癫一样,这已经是他的日常了,又何须变化呢?!

    他可以在单机游戏里感受到乐趣,这是人生里最弥足珍贵的,在那个世界里,他的感觉是那么真实,竟能让他流连忘返,那自由的地图,那多样的玩法,那繁复的系统都足以令他欣慰雀跃,倒不如说他在那个世界才得以丰满,嗯!丰满的精神……

    这不是寄托,这只是他生命的表现形式,尽管入不得大多数人的眼,但他并没有因而改变,他乐在其中,并怡然自得。

    毕竟……也只有在那个世界,他才完整……很可惜的是,他并不是‘衰小孩’,他的一切哪怕落到如今的下场都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无怨无悔,也没有必要去怨怼,可难免会带点悲凄,虽然他也是如此觉得……

    他很羡慕那个‘帅哥’,人生赢家,地地道道的人生赢家,都不带‘牵强附会’的,人们的眼光自会聚焦在他身上,他就是这么个‘主人公’,但始终有一个不怎么把他‘当回事’的伙计,可环绕在他们周围的人都接受了他们二人的相处方式,都不带疑问的,哪怕换另一个人去‘设身处地’地想都会有疑问不是吗?可为何他们却这么容易地接受了?向左不明白,也在突然间……不想明白了;二人组是那么怪异,这也让向左产生了奇异的看法,这‘光怪陆离’的世界,总需要对照,由此产生美丑,善恶,贫富……等等等等,那么,他该与谁对照呢?林云路有他的楚锋,那么他有他的谁呢?

    「这……幻觉……」向左能清楚地知道他陷入了幻觉,你看,那富家公子林云路和女神护卫楚锋竟然会跟他如此亲密地揽肩说笑,但他却还是跟着笑了,仿佛那才该是原原本本的他一样,这迷蒙而又混沌的知觉体悟……

    「嗯?木惜灵?」因她总与楚锋成双成对地出现,所以楚锋才被人称为‘女神护卫’啊!也是沾了这光,那个楚锋才能与林云路成为朋友吧?不然他有什么值得公子哥去深交的?

    向左愤然上前去,他想要去抓木惜灵的手腕,像那逸闻趣事那样,调戏她一番,最好能让她那‘古井无波’的面上挂上点表情,那样他也算有了一番‘成绩’吧?这可是他的幻觉,该是由着自己想法欲望来不是吗?

    「啊……」可他迎来的是楚锋的拳头,喔,对啊,那货家里好像是什么武夫世家,也算是个‘练家子’,但为什么,明明这是自己的幻觉,为何不能遂意……就连在自己的幻觉里都要让‘我’不称意吗?!

    向左没能生起气来,他是懂的……他的心本就不愿窃取他人的位置,公子哥的身份也好,护花使者也好,都跟他不搭边,哪怕一时起意,也只是让自己嘲笑自己多一会罢,所以他才会是个‘丧宅’……

    「是时候醒了呢……」向左心念一想,所以他便醒转过来了,不得不说他‘丧’得很完美,至少他愿意沉溺于幻境时他可以毫无保留地醉迷进去,该醒来时也不过是‘适可而止’,也绝不拖沓,也分不清究竟是优劣势了。

    琴声依旧绕耳未绝,但向左的精神却无比清明,他保持着抱着马脖的姿势,回头一看,楚锋闭着眼,全身不住地微颤着,还淌着泪……不知是步入了什么幻境里了,该比自己那掺足了水分的幻境要来得生动罢!

    声源来自一道白影,白衣胜雪,抱着一张琴,也不知是琴过于宽阔还是那主过于娇弱,反倒是遮蔽了其大半身子,就连长相也朦胧得很,也不知怎地,那人似乎有点气恼,一下铮声,悠悠清音便断了,而后便拂袖走离了……

    向左没追,他可是很狼狈地被楚锋强按在马背上的‘受害者’,哪有那份闲心去追人啊?!何况那人也没做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不是?倒不如说是让自己做了个‘好梦’,只不过是被自己硬生生掐断罢了……没见人楚锋都迷醉得满面涕泪了吗?!

    “哎~~”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一声喟叹,很轻,很小心,却还是让向左自其内心的‘逼逼’中脱身出来了,惶然张望一番,未见其人,不得其主……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让瑟缩着的向左一楞……话说这种时候的反应也不该是楞楞就过去了吧?好歹再多点颜色啊?!可向左就是这么粗放,回头看着方才醒转过来的楚锋,面无表情……

    “那人呢?!”

    楚锋语气不善,略带质问。

    “额……跑了”

    向左能怎样,他又不是话事人……

    「你的老相识还真是仁慈呢……」楚锋朝他的英魂说道,此番遭遇,也该获取点信息了吧?!

    「……」英魂没有回答,也没有搭话的兴致罢……

    「大佬,怎么一回事」向左知道楚锋在干嘛,他也照着询问英魂……

    「此事汝还是不知道的好,莫问莫问」向左的英魂老神在在的,对待其主的态度可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切!」向左莫得办法,悻悻然收回意识,胯下战马移动了,也便知晓楚锋完事了,也不敢问是什么情况,也就这么着吧……

    <!-- csy:25399582:35:2019-10-18 12:19: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