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九章 悖逆道义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且不知汝还可依此法撑上几多时?!”

    祖郎见潘凤不惜耗费更多的气力,以防御祖郎的大范围攻击,但气力终有尽时,潘凤此举,无意是再度加速消耗罢了,对于整个战局而言,已然无可改变什么。

    “坐以待毙,非吾本性;束手就降,不过小人行径!”

    潘凤以此表明自己意向。

    “那么汝便好生收受着罢!”

    祖郎剑如风疾徐,一时之间,竟连潘凤燃烧气力之后的速度都跟不上祖郎的攻击,突觉手部一阵火辣刺痛,却是被祖郎一剑洞穿,那铮亮的剑身,散发寒芒的剑刃,如锥如捣,直入潘凤心中。

    祖郎厉目一收,剑刃滑出一串血珠,又复刺入潘凤另一只手臂,这下子潘凤再也无法承受那柄大斧的重量了,因了其双臂纷纷中创,就连握住武器的气力也无法发挥出来了。

    “砰……”

    手中大斧脱落,双臂无力地垂下,祖郎又是两剑如瀑,刺穿了潘凤的腿股,而后转身蓄力一踹,将潘凤整个踹到;然而潘凤还是你紧要自己的面目,哪怕被祖郎猛踹一脚,却还是生生顶受下来,单脚跪地,一脚屈膝苦苦支撑着,只是双臂无力的垂落,终究注定了他的败局。

    一剑格在潘凤脖颈上,祖郎单手执剑,看着眼前的潘凤……

    “汝终究不过是‘飞将’赝作”

    祖郎给了潘凤如此评价,也确实,只有胜者方可点评敌手。

    “喂喂!吾可未尝高攀‘飞将’,吾不过一‘健卒’,何敢逞如此英雄?!”

    潘凤目视祖郎,如此反问。

    “那倒是吾之不是”

    祖郎抱歉道。

    “只是……便下回再见分晓罢!”

    祖郎下达了最终告令,手中力度陡然加大,斩向潘凤颈项……

    武安国却是直脾气,一人带锤冲撞过来,祖郎不愿在斩杀潘凤的同时还得受这锤子罪,只当是被逼退了。

    “如此行径,当真小人行径,何谓大将之风?!”

    祖郎怒而骂道,诚然,生死决斗,就如先前场上众人一样,他们退开了,也便默认了两人的‘单打独斗’,而如今武安国横插一脚,也说不上是光明磊落。

    “俺是个粗人,不管那些弯弯道道的!”

    武安国没皮没脸地答道。

    “汝可有武人之自傲?!汝祖辈武安君名号可便是汝等子嗣败坏的!”

    祖郎怒目视之,而武安国一听其祖辈都被推了出来,这话头接不得,也着实是他出了格,莫要跟祖郎强辩才是。

    “武将军……”

    潘凤此时也不知该怎么评判武安国了,所谓武将,沙场封功而建名,死得其所,这亦是武人之荣耀,君不见逃兵苟活,终究一世骂名,何况竟有厚颜无耻之辈,临战怯懦,只顾敛财害命,逃之夭夭,数十年后,竟有脸自攀守土烈士?还洋洋得意大陈其说,当收好那垂地鼠尾,莫要令人唾笑才是。

    “汝败了……”

    接话的人却不是武安国,而是阎行,他们得保住潘凤这一大战力,不管是为谁,都得保下,哪怕背负污名,然则他们知道,身为‘死者’,在异域做多什么,也不为外人所知了。

    “是啊……吾败了……”

    牛辅高沛垂着头,感觉到场上成百上千号人的目光,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将潘凤扶起拖走。

    “要战么?”

    祖郎持剑,摆好了攻击姿态。

    “对不起,吾不愿战,也不会战”

    阎行知道此时如若接战,那么他再也无法在武者面前抬得起头来了,非是胜之不武,而是战之趁虚……

    “可笑至极!”

    祖郎也着实被气得不轻,这是什么事?连他都觉得出奇,他们居然还厚颜无耻如若无事发生般的杵在那儿!

    心念一动,剑随心动,打出千百剑网,阎行没有还手,只是闪避着,看到附着于全身的火焰如同实体一般被祖郎的剑击切割开来,心中还是认同了祖郎的能力。

    “怎么,连还手都不敢?!”

    祖郎当真是又气又笑,这时候来装什么好人呢?越是如此想去,对于阎行‘团伙’便越是鄙夷,手中剑舞便越是凌厉。

    “张梁张宝!”

    张角在经过短暂休息之后,勉强恢复了一点体力,这便呼唤他两个兄弟。

    “在”

    听到大哥的传唤,张梁张宝也不敢推辞延时,赶忙跑回。

    “灭杀山越众,遗祖郎一人而制潘凤全员,而后便撤”

    张角如此吩咐道。

    “诺!”

    张梁张宝得令,各自实施去了……

    张角目视全场,发现少了个踪影,那道在他被郭图束缚住后百般施法欲要击杀他的楚锋,现今已经了无踪迹了。

    张角也没再去思量楚锋去向,大手挥就,出现众多黄巾力士,食指一点,便向山越众冲杀过去,其余黄巾众将也杀了过去,只余下褚飞燕张白骑二人留守在张角身旁。

    最开始是彭式陈毖,紧接着是施但黄乱……最后是全体山越在黄巾军的围剿中逃乱死绝了,当祖郎再回顾时,他已然孑然一人,就连严白虎这‘蓄电池’也已然被郭图‘吸干榨干’了。

    “天师,幸不辱命……”

    于羝根李大目等人接续前来回报,当最后一个山越兵被砍翻在地,化成流光散影之后,张梁张宝也回到了张角身边。

    张角再度用目光扫视了全场一眼,顺带还看着祖郎那痴痴模样,没再停留,携带一帮教众,腾云驾雾而去;而本是这第二波战争开端的潘凤团伙却没再让张角去记挂什么,也许是张角对于他们在心里有了个清楚把握罢。

    四道光蛇激射而出,将祖郎四肢缠住……吸取了张角大部分力量以及严白虎这渣渣的魂力之后,郭图算是包含张角团伙在内的状态最优者,几乎是毫无消耗损失,更别说他还差点榨干了张角,还有一个已经被榨干致死的严白虎了。

    “停手”

    阎行向郭图说道。

    “为何?如此良机,莫要留作后患才是!”

    郭图可不吃所谓‘武者’的那一套,何况他历史上还是个小人谋士,这种伎俩耍得多了,心中也没见得会有芥蒂。

    “放他走吧,是吾等之失,莫再悖逆道义”

    阎行说完,身为武将的武安国等人也不由低下了头……

    “心慈手软,故作姿态!尔等就不该放潘凤与其一决生死,既然放任,为何相救?即违道义,何不做绝?!”

    郭图追问。

    “……”

    阎行武安国等人尽皆说不出话来,也无从反驳郭图,回头说来,也确实是他们的不该。

    “公则,就当是吾等皆欠汝一份人情,且放他去罢……”

    阎行回顾牛辅高沛等同伴,再向郭图看去,只能如此说道,语毕,老武等人也没有反对,也当是默认了。

    “呵,人言读书人向善,可不知战场杀将亦会向善,何等荒唐……罢了罢了!”

    郭图也不可能固执己见来违背整个团体的意志,解开了言链,却还是留意着祖郎,万一他再有什么异动,直接击杀他也没话说了吧?!

    祖郎用不明意味的目光自郭图阎行武安国等人身上扫过,而后转身离去,不是很快,也不是缓慢,只是能让他们清楚感到他的离去,脚步清晰而有力,踏声有如鼓点,与他们的心脏一同共鸣。

    看着经受战争摧残后破败的商业街,郭图等人没有留念,也没赘述什么,扶住潘凤,往据点走了回去,郭图一叹,只是跟了上去,心中五味杂陈,人只道小人之心无君子之为,那么君子之为可包涵小人之心?呵,谁懂……

    。。。。。分界线。。。。。。。

    此时的楚锋正缩在一角喝着阔落,悠哉悠哉地躺在躺椅上悠闲自得,不过身侧还坐着个人,满头大汗地淌着,那汗水分不清是冷汗还是热的,不过按他全身诡异地颤抖来说应该是冷汗无疑了。

    “喝阔落吗?”

    楚锋痛饮一口,将另一瓶阔落递了过去,示意那人接去。

    “不……不喝”

    那人也没见识相,反正楚锋说什么他就拒绝什么就对了,也不怕落了楚锋面子把他给砍了。

    “你这样是想过来送人头吗?”

    楚锋仰头喝了一口,紧接着说道。

    “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

    那人听罢立马精神抖擞反驳道。

    “那你来是想干嘛?联合?可你这样,有人收?”

    楚锋见着眼前这么个又丧又怂的人可不会一时心慈便收下这么个‘拖油瓶’。

    “额……有人……哦不,有鬼叫我过来的……”

    那人如此回道。

    “有鬼?”

    楚锋知道是啥,但这词说出来也不怕被自家英魂打死哦。

    “嗯嗯……他说你能罩我的”

    那小兄弟如此说道。

    “叫你家英魂出来吧,真是搞不懂,连能力都不开给你,怕不是嫌你这宿主命多命长”

    楚锋对于这对奇葩主仆也是无话可说,这是摆明的不想玩的节奏吗?

    “小哥儿真是淡然自若啊!”

    换了副语气,也换了个人,楚锋知道是那人的英魂现身了,该是重头戏的到来了,也不枉费他耐心跟那个丧宅扯了那么久的天。

    <!-- csy:25399582:32:2019-10-18 12:18: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