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八章 名不经传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眼见已经无人愿意搭救与他,严白虎内心不知作何感想,只是被‘圈禁’在郭图言链所成的‘牢笼’里,连生身自由都莫得了。

尤突与彭绮的入场并不能改变什么,终归是三流之列,怎可与史书上绽放异彩的猛将名谋相对而论呢?

值此时,潘凤的‘被动’已经叠了十数层了,还眼巴巴地等着尤突彭绮前来送人头,也许这便是他们出现于此地的意义罢了。

尤突可是还有点志向,盯着如狼似虎的敌军,潘临祖郎疲于应对,严白虎被‘高高挂起’,严舆又是‘开团暴毙’,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苟且之心,一柄长杆勾斧具现,不见得比潘凤武安国的武器那么夸张,可这也是尤突最为趁手的兵器了。

山越兵跟随主帅协同作战,彭绮见底下兵马战斗着实不堪,又见武安国高沛牛辅等人杀了过来,心中一横,大剑在手紧握。

“小的们,随吾上阵杀敌!”

言毕,彭绮便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尤突见此,口中轻‘啧’一声,却肩挑斧钺,跟上了彭绮的步伐。

潘临祖郎二人见尤突彭绮如此作态,也不好‘放水’了,本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势,也相继跟了上去,也因而触发了他们特有的团体组合技[技能:叛反——取材自《三国志》,祖郎、潘临、严白虎、尤突、彭绮五人,皆为汉末山越宗帅,多为豪族举义,平民反叛而成,啸聚一方,为患众民,然而却众弱谋浅,旋辄乖散,不为惧患]

但见尤突砍翻一员黄巾军,而后立马回身一斧砍在黄巾力士身上,却如何也切割不动,好在身后数十名山越兵冲过来帮手,尤突也反手给了个加强buff[技能:化贼——取材自《三国志》,建安二十一年,鄱阳民尤突受曹公印绶,化民为贼,陵阳、始安、泾县皆与突相应]

如此还不够,尤突又开启了个人技能,以提升自身战力,也为了更好地活着[技能:受绶——取材自《三国志》,建安二十一年,鄱阳民尤突受曹公印绶,化民为贼,陵阳、始安、泾县皆与突相应]

彭绮也不愿坐以待毙,也开启了自身技能[技能:自将——取材自《三国志》,黄武四年,冬十二月,鄱阳贼彭绮自称将军,攻没诸县,众数万人]

有了彭绮尤突二人领头,其余山越小枝纷纷效仿,有技能的开技能,没技能的也变得勇悍起来,一边倒的局势也终于变得势均力敌起来,前提是敌方‘大神’默默观战的情况下……

然而显然的是敌方并不会放任他们继续慷慨激昂下去,毕竟损耗的是他们自身的战力,张宝的地垄土堑,张梁的鬼蜮控心,自号将军们的重拳出击……这已经是一场悲壮的送死之局了,而沙场骁将潘凤也按捺不住心中热血,手提大斧,过处众生无存。

“兄弟们,而今式微力弱,然则不可安生,何不拼死一战,便教他人知道吾等之威风!”

祖郎登高一呼,群人响应,潘临体生暗纹,密布全身,奔跃而下,如矫兔穿梭林地,一路带着血雾喷薄,一刀砍在了高沛的刀刃上,似是欲想与他角力一番。

此时祖郎也亲身出击了,长剑在手,却是砍出了个与尤突彭绮不一样的风范,实际上也看得出来,祖郎也确实比尤突彭绮乃至于潘临等人强出了一线不止,牛辅前来,却是被其一剑逼走,于羝根的饶须还未缠住他,便被其灵活身形避开,甚至是一剑划破了他的脸颊。

“哦?”潘凤看着近乎无人能挡的祖郎,来了兴致,放掉刚被他撞上的尤突,一斧子附上巨力,顺势推开了尤突,纵身朝祖郎飞掠而去。

也许是强者自有对强者的感应,哪怕没能亲眼看着潘凤过来,但祖郎还是心下感知到了,一剑砍破邓茂胸膛,转身向潘凤迎去。

“哈哈,料不到区区山越,竟也有如此悍勇!”

潘凤禁不住赞扬道。

“多说无益!”

祖郎清楚此时局势,也没那心去理会这种玩笑话。

“已成死局,不如酣畅搏杀一场!”

潘凤口头上是如此洒脱,可也没见祖郎哪来的兴致跟他‘嬉皮笑脸’。

“汝自可独自嬉玩鲜血人命!”

祖郎硬生生答道。

“哈哈哈!”

潘凤豪迈一笑,也没能说出什么,只是面上笑容逐渐收敛,变得严肃认真起来,手上的力度也逐渐加大,就连那柄大斧也显得沉重起来。

祖郎长剑按于腰腹处,一个侧身掠过潘凤一斧,进而出鞘向上,直往潘凤握斧之手削去,幸而潘凤眼疾手快,握斧之手一换,左臂握住斧把,再将肘部推出,撞向祖郎握剑的手臂。

祖郎将剑收回,以剑身当盾,格挡住了潘凤的肘击,也趁此机会拉开了距离,也便于他剑技的发挥,虽然潘凤也是如此。

场上的众人十分自觉地给祖郎与潘凤让出了空地,下一秒内,祖郎便向潘凤攻了过去,潘凤很常规地用斧面格挡,然而却发现接手的力度不同,祖郎目光如炬,手中剑势一下旋回,又是一剑刺出,潘凤无暇反击,只可再作防御状。

祖郎仿佛化身成了击剑运动员,剑击愈来愈快,脚下位移也愈来愈多,同时他的进攻也由点及面,逐渐覆盖潘凤全身。剑势如风,涵盖了潘凤四肢躯干,肉眼可见的多了许多深浅不一的伤痕,血溅洒而出,而见红之后,祖郎的攻势也愈发猛烈。

“哈哈哈哈!看来汝也需要宣泄一番”

潘凤居然还有闲心打趣祖郎,也不多考虑下自身究竟是何种状况。

祖郎却突然脚步一顿,而后一个折跃迁返,在众人眼中踏出一道诡异的移动路线,他们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祖郎的剑已经越过潘凤的阻挡,扎入了潘凤的腰间[技能:袭殆——取材自《三国志》,策遂诣丹杨依舅,得数百人,而为泾县大帅祖郎所袭,几至危殆]

一击得手,却是‘趁你病,要你命’,祖郎再度一剑打出,却成一片剑网,将潘凤整个人都淹没进去,剑光带过**,以其快速,竟连潘凤受伤的身体都未曾反应过来,只见伤势,不见血流[技能:攻围——取材自《三国志》,策尝攻祖郎,大为所围,普与一骑共蔽扞策,驱马疾呼,以矛突贼,贼披,策因随出]

潘凤自知再不反抗便是必死无疑,可却是在祖郎的攻势下难以动弹分毫。然而并不意味着坐以待毙,‘上将’一开,突然释放而出的气势让祖郎的攻势一滞,让潘凤抓住了这么个时机。

‘无双’一开,气力暴涨,祖郎一剑刺出,却被潘凤赤红的双目一凝,大手绞握住那剑身,让祖郎倒吸一口凉气。

潘凤却是诡异般地咧嘴一笑,哪怕握着祖郎长剑的手在不断淌血,但他仍然是径直地举起了手中大斧,祖郎抬头看去,在莹绿色的日光下,那斧被无限放大,就连那花纹都清晰可见,那斧刃掠过一抹寒芒,而后迅速砍将下来……

祖郎没躲,誓死不放开手中的剑,这是一个剑士的执着,也是身为一个持兵之人的矜傲,习武之人,何敢轻弃?

迎头盖来的,是挟带着潘凤无限威势的这一斧,也许只这一斧,场上能扛住的人屈指可数,更何况正面硬接?

然而祖郎依旧没有躲避的意思,只是目光云淡风轻般地看着潘凤那突然有点狂躁的面色,手上握着的剑依旧不放。

一寸的距离,潘凤的斧停住了,这并非是他心慈手软,而是他再如何运作气力也无法砍到祖郎分毫[技能:义荣——取材自《三国志》,策既平定江东,逐袁胤。袁术深怨策,乃阴遣间使赍印绶与丹杨宗帅陵阳祖郎等,使激动山越,大合众,图共攻策。策自率将士讨郎,生获之。策谓郎曰:“尔昔袭击孤,斫孤马鞍,今创军立事,除弃宿恨,惟取能用,与天下通耳。非但汝,汝莫恐怖。”郎叩头谢罪。即破械,赐衣服,署门下贼曹。及军还,郎与太史慈俱在前导军,人以为荣]

“嗤……”

祖郎面色无改,终究是把剑抽了回来,还将潘凤的大手割得血肉模糊,一个转身,抬脚将潘凤的大斧踹开,潘凤因为一时失手的失神而被带歪了身形,而祖郎已经在次蓄力,此次,潘凤绝无再度出手的机会了。

「潘将军……」文哲在识海里焦急呼唤道,事关生死,不得不出来了。

「无妨,是吾懈怠了,亦是这祖郎能为过人,不容小觑」潘凤喘着粗气,咬牙回道。

「吾定当全心全力与敌!」潘凤的稳重终归是让文哲心安的,心神不定的文哲还是选择相信潘凤。

‘攻围’再开,又是一片剑网覆压,然而潘凤却是陡然释放出压抑许久的气力,就连应对动作都快速不少,堪堪将祖郎的这波攻势挡住了,也着实让祖郎知晓要拿下他也不是一件易事,只可缓缓消磨耗死潘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