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一章 溃胡破异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莫要让那两人如此快意才行!”

    被追了一路,沉郁的怨气终该回报,楚锋心想起来就极度不忿。

    “……”

    赵云表示你随意,我看着……

    抽出后背横刀,跳下楼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往一栋小四层的商铺走去,张角就飘在上边,却也没想干涉楚锋什么,估计是相安无事了。

    “羌渠苴罗侯,别藏了,还是说要我‘请’你们出来?!”

    楚锋以刀指着楼顶,说道。

    “切……兀那汉人,莫要嚣张!”

    羌渠苴罗侯两人见被发现了,也没再躲藏,跳将下来,与楚锋对峙,倒也想看看楚锋欲要何为!

    “来打上一场再说!”

    话毕,楚锋便冲了上去,也没给羌渠回话的机会。

    羌渠身为草原匈奴之王,自然不会在此怯懦,银月弯刀一显,与楚锋互砍起来。

    却不知为何,两人过招愈多,羌渠便愈加气喘吁吁,反倒是楚锋还显得气定神闲,这让羌渠感到有点邪门……

    “汝究竟是何人?!”

    羌渠惨遭楚锋压制,情急下陡然问出。

    “你没资格知道”

    楚锋只回了这么一句,而后全身突然散发出一圈幽蓝之光,而每经与羌渠交手一合,身上的光便会再多明亮几分。

    “苴罗侯!”

    羌渠不免招来帮手……苴罗侯也知唇亡齿寒之理,何况羌渠还是联盟里的头头之一,可不能就让他就这么挂了。

    赵云见此,欲想上前帮扶,却被楚锋回头一个眼神制止了,对敌两人,楚锋甚至没有感到乏力,反而还露出一抹‘邪异’的微笑,仿若奸计得逞般的作态更让羌渠和苴罗侯心神不定了。

    “他定是拥有对抗吾等之技,必须速战速决!”

    羌渠与苴罗侯顿时一同发力……

    但见羌渠在苴罗侯的支援下,先一步跳出战圈,而后举刀直过头顶,而后向着楚锋奔来,借助奔袭之力一刀砍下。

    然而楚锋可清楚他想要干什么,身上幽蓝之光一放,苴罗侯突觉全身乏力,一下力阙之间,便被楚锋一刀逼开,不敢近前。

    而后楚锋双手齐齐紧握手中横刀,往身后一延,而后挥出运足全身气力的反戈一击……

    “铿~~”

    弯刀与横刀相交,撞出厮耳之声,只这一下便溅出火花些许,原以为是有多猛力的一击,可却是如此轻易便抵挡住了,让楚锋有点郁闷,也有点不爽,也许是他难得看走眼的缘故罢。

    羌渠却如同先前的楚锋一样鬼魅一笑,不过却是阴鸷丑陋得多,尤其是他那副凌乱的须髯与毛发显得他更为‘猥琐’,毕竟帅气是主角的特权,反派就只能往贬低地描述。

    然而这并不能让楚锋一直保持无敌状态,胸口似是遭受了重击一般难受,握着横刀的手传来剧烈的震感,让楚锋心里一骇……

    “砰……”

    楚锋被羌渠一脚踹飞,胸闷之下喉咙一甜,从嘴角渗出一丝血线。

    “哈哈哈哈!再来!”

    羌渠一声大笑,手中弯刀挽了一个刀花,直往楚锋追杀而来。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诡异笑脸……然而这一击却不挡不可……楚锋把刀横置,格挡住羌渠的这一击。

    “嗯?”

    料想到的‘伤害’却没有如期而至,这让楚锋的大脑开始运作了起来……

    “你倒是猜猜看啊!”

    羌渠却再度一击打断了楚锋的思索,并无不嘲讽地进一步逼迫着楚锋。

    身上幽蓝光彩盛放,楚锋不断吸取着羌渠的能力补充着自己受伤的部分,选择暂且防守为主,观测羌渠技能的效果是如何作用的。

    羌渠虽是口头逞快,但还是被楚锋的技能吸取得十分‘虚弱’,至少他的每一次攻击都如等比数列般逐次降低气力,而楚锋却如同出了饮血,慢慢把自己的状态补了上来。

    “苴罗侯,再来一次!”

    羌渠不得不求援了……

    苴罗侯也卖他个面子,上前替下了羌渠与楚锋缠斗了起来。

    然而楚锋这次可不会让他们如愿了,瞬间提升了自己的气力输出,猛烈地压打着苴罗侯,意图将其逼走。

    “真不知道你这无名之辈如何算得上是英魂的?!只能说你根本不配!”

    楚锋盛怒之下,一刀砍破苴罗侯的胸膛,一蓬血花怒放,如雪地腊梅,毅霜而立。

    银光闪过,楚锋击飞了苴罗侯手中兵器,一刀刺向他的心脏……就在即将刺入他的心口的时候楚锋还是迟疑了一下,将刀锋一偏,刺透了苴罗侯的右臂。

    “嗬啊!”

    羌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楚锋迅速回身转刀挡去……

    “铿……”

    “噗……”

    楚锋为他的枷锁付出了代价,也是他该付出的代价,血的代价……终究还是在识海内传来了“唉~~”的叹息,楚锋知道,他的英魂这一次还是失望了,明明他是那么期待楚锋走出那一步。

    “咳咳……”

    楚锋被自己的血呛到了,以刀拄地看着羌渠与受伤的苴罗侯……赵云长枪挺起,却又被现今这般模样的楚锋一眼制止了……

    「汝不该如此……」楚锋的英魂不解,至少楚锋不当受这般罪过。

    「可我终该如此,至少我还是个‘人’」楚锋了当回答。

    「何其重要?」

    「何其重要!」

    「那便随汝,若是将死之局,那么,汝之身躯,便由吾所掌控」英魂也毫不掩饰。

    「啊……这不是你所想见的么?给你便罢,反正你也是我愿托付的人」楚锋倒也坦荡。

    「如此,便好」魂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也只能如此了。

    “喂,羌渠,跟你说啊……”

    楚锋不知发什么羊癫疯,跟羌渠攀谈了起来。

    “怎么?想求饶可没那么容易”

    羌渠表现出不为所动。

    “我生气了哦……很生气的那种”

    楚锋仰头望天,像极了被囿于层层落网中……极恶的囚徒。

    下一分秒,楚锋全身的幽蓝光辉转化成为幽蓝色的火焰,如同鬼火,燃遍全副躯体,却不见对楚锋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羌渠和苴罗侯被楚锋变成如此模样一呵,显得拘谨了点。

    “嘶~”

    羌渠和苴罗侯的心口突然燃起了同楚锋身上一样的幽蓝火焰,然而虽是真真燃烧着,但羌渠与苴罗侯还是没什么感觉,这给了他们一种‘花架子’的错觉。

    “你们会跳舞吗?”

    楚锋突兀问出,让在场的人都懵了一会,就连飘着的张角都兴致盎然地看了过来,顺带一提,郭大已经半个躯体被熔入岩浆了,只是由于技能原因让他不断长出新的鳞甲肉肢,一时半会很难死透,不过这也成了一种持久的‘酷刑’,反正他它的嘶鸣声一直未断就是了。

    “胆敢挑衅吾等!必要将汝项上头颅制成酒盏,日日舔骨吮髓!”

    羌渠不顾心头那朵妖异的焰火,开启了那重创楚锋的技能[技能:更立——取材自《后汉纪》,羌渠原为南匈奴右贤王,于汉光和二年秋七月,匈奴中郎将张修擅自收斩原南匈奴单于呼微,更立羌渠为单于],冲向楚锋。

    楚锋却是如先前一般,一刀重击砍出,又是一声刀兵相接,可惜楚锋再无受伤。

    “喜欢跳舞么?”

    冷不防的,楚锋又问出了这怪异的问题,这次却让羌渠与苴罗侯不约而同地心中一寒。

    楚锋身上幽蓝火焰瞬间腾猛,而羌渠和苴罗侯胸膛上的火花愈发旺盛了。

    “你知道么,这一技叫‘溃胡’,还有一技,叫‘破异’,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楚锋开启嘴炮模式。

    “额……”

    羌渠和苴罗侯心生畏惧,说不出话来。

    “那就是我的魂啊,对你们很‘好’哦!”

    然而这话从楚锋口中说出来可不是什么好词好句……

    “呼~~”

    羌渠和苴罗侯身上的火终于开始蔓延了,自其心口,如同楚锋那般,燃遍全身,却不如楚锋那么淡定,而是极为痛苦的表情……

    “所以我才问你们会不会跳舞啊……”

    羌渠和苴罗侯还是‘跳起了舞’,他们在扑腾着身上的诡异火焰,却发现他们不论做什么都无法扑灭掉,反而因为那不断侵入体内的火焰而肢体不断扭曲抽搐着,仿若非主流的舞步,何其不堪入目……

    “你……到底是谁?是谁?!”

    羌渠不甘地朝楚锋吼道,那剧烈的猛火,已经快要把他灼烧透了。

    「露个面?」楚锋往识海里送去讯息。

    「无妨,两个已知,三个将死,无有分别」英魂淡然回道。

    光辉于身前凝聚,那点点星火,一颗颗缀连,成了一个人形轮廓,而后具化,将英魂的形象完美复刻了出来。

    “扑通……”

    羌渠和苴罗侯瞬间跪倒,看着他们眼前的英魂,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却是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无有恨意,只有难平的惧意……

    “究竟是何缘由,竟让公降临此次争斗……”

    羌渠只遗留下这么一句意味深远的话,而后便涅灭与一时冲天的火焰里,没有了踪影,连同其宿主,一并消散在了火花里。

    苴罗侯拜倒在地,而后也步上羌渠的后尘,于此,郭大的躯体也没入了熔炎里,就此这场遭遇战,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才怪……

    <!-- csy:25399582:24:2019-10-18 12:15: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