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章 人心难测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你的选择,很正确,与其最后还是拔刀相见,不如现在恩断义绝,不留后患”英魂在楚锋背后说着。

    楚锋靠着东河边的栏杆上,没有回话,只是看着河水缓缓流动着,面无表情,不动声色。

    英魂也没再多说什么,多看一眼楚锋,便再次虚化了。

    人间六月天,带着夏季独有的闷热与压抑,和着蝉鸣,偶尔来阵骤雨,便敷衍过了盛夏。

    独处的楚锋,回想着这一生,在脑海里罗列,他,到底会在意谁。河水在白昼炎阳的炽烤后,于夜里散发过剩的热量,含着水汽,便成了雾,迷了河边颜色,迷了物像,迷了人心……

    良久,楚锋从口袋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是半夜2点27分了,心里积攒的疲惫也弥漫出来,楚锋想回家了,便径直往印象中的地方走去,至于这异域结界里,他熟悉的那个地方,还是不是他的家,他不想理会了,也无心理会了。

    在楚锋的感觉中,他应该是睡得很沉的,毕竟一晚的信息量太大了,恍惚中似乎做了几个梦…………当他在睁开眼时,再次看了眼手机,却显示着22点18分,楚锋从床上惊坐起来,起身望向窗外,发现那道红色屏障已经消失了,天空的那轮银月也已恢复了往常模样,“怕不是过了一天一夜吧?”楚锋心里想着,再看了眼日期,却还是6月15号。这时楚锋想起了这应该可以问问他的英魂,毕竟也是老司机了。

    “出来吧,我想你了应该知道我要问你什么”楚锋看着窗外问道。

    “空间位面的不同,在异域结界内的时间流逝因位面的不同,与现实的位面时间的流逝速度不一致,在结界里是一夜,在现实可能就只是几秒几分而已,这样解释,够了吧?”英魂在楚锋身后显化,也毫无铺垫,接着不紧不慢地回答。

    “那为何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会有如此差别?”楚锋不解问道。

    “在异域结界里时间依旧流逝,不过当它关闭时候,时间便会被重置,也就是说在里面的时间是被‘吞噬’掉了,庆幸吧,你因此多出了数个时辰的人生”魂如此解释道。

    “嗯,算是明白了”楚锋没有回头,依旧看着窗外,却将这段话听入了耳。

    似乎觉得楚锋应该没有再多的问题了,英魂也便虚化了,与空气成了一体,却不察楚锋还在思考着什么。

    。。。。。。分界线。。。。。。

    日出,一天之始,自觉睡了两夜的楚锋早早便起了身,洗漱完毕后便自发做起了早饭。楚锋的父母很早就不在了,打小由爷爷带大,成长过程也没有什么意外,是个典型的乖宝宝,在家听爷爷的话,从不晚归,亦不在外过夜,除了上学和寒暑假打工也很少外出;在学校也是,按时交作业,不找茬,不挑事,上课兢兢业业,也没迟到早退的记录。

    古人云:“物极必反”也正符合楚锋的成长历程,叛逆的心理是人必有的,在经过长达17年的压抑后,楚锋对社会的叛逆日渐强烈。

    人的叛逆是有阶段的,先是青春期前期的对自我自由的追求导致的对父母以及老师长辈约束上的叛逆,再是重视自我而导致的对朋友家人的完全叛逆,渐渐提升为对独立的渴望和自以为的长大所引发的对家庭的叛逆……最终,便是升格为对整个社会的悖逆与反叛,至于最后一个阶段就是疯子或是天才的范畴了,即对整个人类的存在以及对世界的思辨了。也许由于诸多原因,楚锋现在已经步入第四个阶段了,不过只是思想部分,并没有完全进入。话扯远了,回归主题。

    楚锋计划这段时间尽量不去学校了,他不想再面对林云路了,估计两人再见的话,怕是无话可说甚至形同陌路了,再深化一点,直接‘武斗’亦有可能,也算是为了杜绝不必要的麻烦吧。

    这时楚锋的爷爷走下楼来,精神爽朗、气定神闲地踱着步,带着老人慈祥的微笑,皱纹似乎也是恰到好处地显示着老人的开朗,并未被生活所压败。

    看到爷爷走了下来,楚锋由心勾起嘴角,说道:“爷爷你先坐会,我早饭快做好了”

    “那我先在院子里走走吧,坐着闲得慌,呵呵”老一辈人的心思总是闲不下来的,毕竟以前是不做事就一定没得吃的年代,操劳大半辈子,现在想叫人闲下来也是由衷的不愿。

    “那好吧,等饭做好了我再叫您”楚锋关心地说道。

    不一会而楚锋便做好了早饭,单纯的白粥,简单的煎蛋和油煎豆腐,再配上农家固有的咸菜和腌萝卜干,便是顿平凡人家的早餐了。洗净手抹干后,楚锋走向了自家院子,陪着自家老爷回到了饭桌旁,开始用饭了。

    “爷爷,我想这几天不去学校了,在家自习行不?”喝着白粥,楚锋试探地询问着。

    ‘在学校学习不行吗?都二八年纪的人了,快要参加县试了还想轻松啊?’如果楚锋问的是老妈或者奶奶的话可能会是这种说教式的回答,但是楚锋爷爷的回答倒是干脆多了……

    “行,读书压力大,在家放松下也行”楚锋爷爷也没多大反应,说完便尖着嘴,对着粥轻吹几口气,便向着嘴里送。

    收到回答楚锋松了口气,无端省了许多麻烦,倒也乐得轻松自在,剩下的就是打通电话征求下老师的允许了,想来也该没多大困难的罢……

    。。。。。分界线。。。。。。。

    风吹,雨落,云低垂。没有了炙热阳光的洗礼,天灰蒙蒙的,风带着雨,击打在窗上,失了声响,但雨的不甘,使它依旧攀附在透明的玻璃上,却亦是徒劳无用,滑落下去…………

    雨点沿着屋檐,掉落在积满雨水的庭院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在没有外出的空闲时间,显得悦耳动听,楚锋躺在床上,开着窗,仔细聆听这世界的伴奏曲,身体仿佛枯叶,飘零,随风轻舞,最后温柔的睡在铺满红枫叶的林荫道上,季节恍惚间便跃入了秋。在想象力所触及的世界都是如此令人心动,一刹那间,就成为了无所不能、无所顾忌的天堂。带着这份希冀,眨眼间到来的拂晓也在臆想中包含了无限深意……

    异域的张开一如昨夜,楚锋再次走在无人的大街上,面具还是戴着,空气略微潮湿,难免觉着沉重,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楚锋已经寻找了快三个小时了,却没有发现其他参与者的踪影,想来怕是被那个红色罗刹杀了个通透了,或者是他们学聪明了隐藏起了踪迹。

    这时楚锋觉得在这县城最高点来察看的话或许会有收获,便走向东海县中心最高的商贸大楼,也不知是否是恰巧,在异域里电梯竟也可如常使用,在搭乘电梯后,楚锋靠楼梯上了楼顶,不过由于下雨的缘故,晚间起了点雾,视野也变得模糊不清,楚锋苦笑,悻悻然下了楼,看到手机显示的时间也半夜三点了,便就回家睡觉等结界关闭了。

    接连几个晚上楚锋都没再发现其他英魂的身影了,而他请的几天假期也到头了,好在7月1号开始便放暑假了,比起其他学院,确实是早了许多。在六月剩余的几天里,楚锋便打算开始着手准备如何应对七月异域结界的完全开放了。

    不过意外也来得突然,原本以为将会风平浪静的六月,却在26号的晚上被打破了。在这晚上,楚锋照旧在这座‘空城’里晃悠,却遭到英魂的袭击。

    只见一个手持亮银长枪,全身银甲,面容英俊的英魂(实际上并不能说是英魂,具体地说应该是被魂临后的魂躯成了魂姿,变成了武将模样),二话不说直接一道枪击攻了过来,楚锋在惊诧中迅速闪避,口中轻唤英魂所拥有的坐骑之名,一阵白光外放,一匹通体雪白、四蹄金黄的神驹之魂自楚锋体内一跃而出,并魂寄与楚锋的身上,使得楚锋双腿绽放出夺目金光,可楚锋此刻没来得及关注这些,迅速开启了自家英魂的坐骑加成,与那来将拉开了距离。

    按理说白马银枪,更别说一身银甲,在三国历史上也就赵云最为闻名,可楚锋却认为眼前的敌人并非是赵云,可能有一样的装扮罢了,当然这判断全凭直觉,没有来由,但这并不妨碍楚锋心有余悸,严肃对敌。

    收起轻视之心,楚锋暗自思索对策,是打是跑,也得一番考量。最后楚锋决定先试探下对方的实力再说,便将手伸至背后,将那把唐横刀自刀鞘抽出,单手执刃,直指敌人,轻轻放低身形,作防御状。对方抬起枪头,抖出几朵枪花,如毒蛇吐信,于霎时间对楚锋直刺过来,楚锋并未进入魂临状态,对于英魂没有多少防御能力,在眨眼间双臂便多了数道伤口,在思忖下警觉不能硬碰硬,楚锋便使出看家本领,孙子兵法第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全力隔开将要刺入左臂的长枪,枪尖自臂膀旁侧掠过,让楚锋感到一股冷意。

    「会死……」楚锋心中一闪此念,恐惧变一发而不可收,心中凌然,瞬息间便做好了打算。

    一步后跃,靠着英魂坐骑的速度加成,快速逃窜。

    没有过多交手,楚锋便怂了,本来想不依靠英魂的力量,不过看着双臂的鲜血,隐隐作痛的伤口,也就不得不打消这念头了。为今之计,就是先找个好地方躲着,毕竟外边太危险,还是保命要紧……

    没有意外,楚锋决定要苟活着,至少,现在还不是该拼命的时候,而且楚锋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英魂的真实身份,这也算是张不错的底牌,所以暂时也不想发动魂临。

    将注意力放回刚才出现的敌人上,楚锋竭力与自己脑海中对三国名将的印象重叠,除却赵云,想来只有张任和张绣,不过楚锋无法确定是哪一个,先不说张任、张绣这两个赵云的师兄,依据刚才的敌人的表现来说,对方的武力绝对不低,所以能不正面对敌还是尽量避免的好,想到这楚锋默然,虽然有不畏任何的心,但想活到最后,还是得学会隐忍,就目前局势还未明朗的情况下,还是保持隐匿不出的状态为好,看来接下来的几天便要猥琐发育了……

    <!-- csy:25399582:3:2019-10-18 12:12: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