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九章 清理门户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哼!莫要逞口舌之快,务要擒住那几个‘小贼’!”

    羌渠与去卑两人马鞭一甩,胯下战马一声痛鸣,朝楚锋一行人追去,弓马娴熟之下,两人纷纷掏出弩箭,又朝着天上放出两支哨箭,以此呼唤属从及盟友包围过来。

    “恰!”

    苴罗侯调转马头,带领着所部鲜卑骑兵追了上去,当值此时,哪怕拥有六车道的大道也无法收纳住这浩浩荡荡的近半万数骑兵,它们挥舞着手中弯刀,健马如奔,绒衣如雪,却显露着惨白白骨,却发出如同鬼魅嘶叫般的声音,楚锋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会是无休无止的追杀。

    先行而至的匈奴骨骑兵已经全都撑起了上身,骨腿夹紧骨马腰腹,弯弓搭箭,准备着连环不歇的骑射……

    楚锋频频回头,看见这一幕,踩着跌荡不停的马鞍站起,挡住坐于前头的萧瑶瑶,然而萧瑶瑶不是男子,亦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大小姐’,无可经受马匹之上的颠簸,是故她现在的状态十分不佳,脸色惨白泛青,欲吐欲呕,若不是卡在楚锋拉住马缰的双手间,估计已经是跌落马背了。

    “云哥,我前头引路,你后头施展风阵,尽量挡住那些骑兵射来的弩箭!”

    “云路!我记得你学过骑马?!”

    楚锋见情势危急,对林云路问道。

    “会一点……至少算过关的”

    与赵云共乘一马的林云路回道。

    “那就好……”

    楚锋轻念一句……

    “啊?”

    林云路表示不懂楚锋什么意思。

    “出来!”

    楚锋于奔驰之中,单手朝身侧空无一物的虚空中一指,如火花电走,凌空勾勒着一个由繁杂的符文以及特殊纹路组合而成的法阵,在最终完成之际,显现出来的,是一圈符文加纹路包裹着一匹骏马的图案……

    “律律……”

    一匹毛发被黑的骏马自那虚幻的符文图案中腾跃而出,发出一声高亢的嘶鸣声,仿若挣脱长久拘束的不羁放浪。

    “云哥,能不能将云路甩上马背?!”

    楚锋指着他召唤出来的另一匹战马对着赵云说道,语气莫名有点命令的意味。

    “可以!”

    情势紧急,细节完全无需挂怀,三匹战马并列奔驰,楚锋与赵云一左一右,驭马夹住方才召唤出来的那匹战马,赵云单手拽着林云路的衣服,将他稳稳当当地安在那匹战马的马鞍上……

    “瑶瑶,你跟云路一起,那匹战马的速度是最快的,你们安全后我和赵云可以放手施为”

    虽然显得有点怨怼,但楚锋说的也是事实,如果不用顾及萧瑶瑶,那么楚锋和赵云能拦阻后边的追兵,也能创造出更大的逃生机会。

    “云路,保护萧瑶瑶可是你的责任,所以这种时候也别逞强,我和云哥会尽力掩护你们的!”

    楚锋在赵云的帮助下,将萧瑶瑶送到了林云路的怀抱里,在林云路拍鞭打马之后,楚锋和赵云已然落后了他们两三个马身了。

    “云哥,我们拉满仇恨,把后边的人往其他方向带!”

    “嗯”

    赵云话少得可怜,也证明他尤为专注,也反映出此时的情势紧迫。

    但见楚锋唤出一柄被一股雾气包裹着的兵器,看其手执姿势,大体能猜到是一柄剑或者一把刀,与先前纯粹以魂力铸就的双剑不同,这是一把青史留名的名剑,其威力自然非同凡响。

    驾马向路边靠去,手持那怪异兵器,将所经之处的一众行道树从中截断,赵云见此也依此效仿,倒下来的树木,拦断了众多骨骑马蹄,引起一阵骚乱与骨头支离破碎的场面,在践踏碰撞之中,许多碎骨被送上天空,如降下以白骨为主角的雨,略显诡异风范。

    “兵分两路,去卑去追那对‘狗男女’,苴罗侯且随吾去追那两个‘杂碎’!”

    羌渠却显然没顾楚锋的‘良苦用心’,一阵吩咐之下,一股汹汹骑兵便分出了一股约莫上千的骨骑兵,朝林云路和萧瑶瑶追去,但楚锋所言非虚,他召唤出来的那匹马真如疾电掠影,连马后尘都难得见了。

    “那些什么白波贼汉人果真是不可信!哨箭已发如此之久,竟连一丝声息都没有!”

    羌渠怒骂道。

    “羌渠单于!郭某来也!”

    可能是‘说曹操曹操便到’的缘故吧?!白波贼的首领郭大带领着一众党属出现在楚锋与赵云前行方向的前方。

    一众步卒手持长枪于前方列成了方阵,枪如林立,接续而成刺猬,或间断而成参差交互,待敌撞入,便可瞬间绞杀。

    楚锋与赵云被逼停了,在笔直的大道上,两边在联排的商铺链接下毫无去处可逃,而前方则是成阵的对骑枪兵方阵,按其纵深而言,单凭楚锋与赵云两人是无法穿凿过去的……好吧,长坂坡的赵云是个例外,然而林云路不在此地,无法让赵云附身开启魂姿,自然也无法发挥那种BUG级别的战斗力……

    “吁吁……”

    羌渠与苴罗侯勒停胯下战马,其身后的数千骨骑兵也停了下来,虽是说不得令停禁止,但野骑自是于狂野中可见尊卑,亦可见得纪律分明。

    “哈哈哈!继续跑啊!吾还想继续跟你们玩玩‘追杀’游戏!”

    苴罗侯倒是十分得意嚣张,却也没见他隔旁的羌渠一脸阴翳,身为一族单于,被异族一部之首领如此轻视,换谁也不愤怒难遏。

    “苴罗侯,本单于的忍耐是有极限的,本单于的胸怀亦是有极限的,若汝再不知死活挑衅本王之威严,吾会让尔感受何为一族之怒!!!”

    羌渠义正言辞地警告道!

    苴罗侯终是觉得闹大了,脖颈缩了缩,底下战马也不觉退了几步,退到了落后羌渠帮个马身位的位置。

    “哼!”

    羌渠以此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尽管来自鲜卑部族的苴罗侯已经认怂了。

    羌渠策马上前,打横于街上,冷眼看着显得‘伶仃无助’的楚锋与赵云,打马站定,缓缓伸出右臂……

    身后大部如臂指使,皆有感应一般,姿势整齐划一,皆提身跨马,张弓搭箭,随着羌渠的右臂高举而仰首朝天——抛射的前奏,想必接下来的便是现实版的‘万箭齐发’了。

    “云哥……这一波我们不死也得变身刺猬了……”

    楚锋还有闲心与赵云说笑……虽然没有一点说笑的感觉,但并不妨碍他的表述确实违和了点。

    羌渠的手没作过多的迟疑,一挥而就,值此时,弦弓如律音,奏一曲穿空,歌一曲破阵,弹一曲血殇……

    那是密密麻麻的箭雨,初时只是如蚊蚁群聚,而后如蝗蜢过境,再后来则是冷兵唏嘘,那声声破空而来的‘咻咻……’声,果如那冰冷的夺命兵器的唏嘘……

    楚锋手执那把怪异兵器,一抹暗绿流光自其手臂慢慢渡入那把兵器上,成了线,勾勒着那把兵器刃上的独特纹路,也许是其气势不凡,似有风起,缠绕与楚锋周围,在楚锋将之正举在身前之时,那光愈发盛大起来……

    “轰轰轰轰~~”

    然而楚锋最终还是没有打出这一击,因一阵雷霆骤雨的来临,将整条街道连同附近的一切都未能幸免于难,被轰出一块块黑斑……也将天空中那密集如雨的箭支一并轰成了齑粉。

    羌渠胯下战马受惊了,正‘急躁不安’地踏着步,而羌渠亦是因此而胆战心惊,却紧顾着安稳坐骑。

    苴罗侯更加难堪,胯下战马甚至腾跃着,高抬起前腿,似要逃离,也似要甩下背上的苴罗侯,让苴罗侯安抚不宁。

    “何人在此!何不出来一见!!”

    羌渠勉强稳住,牵扯着手中缰绳,对着不知何处何人吼道,然则却不见白波贼首领郭大已是冷汗浃背了……

    “鄙人太平道教张角,特来清理门户”

    ‘久违’了吧?是久违了,许久未现踪迹的黄巾在此时终于再度出现了,而此次显然是‘暴躁’了许多,也不再‘彬彬有礼’地先打下招呼造作一下了,反而是一开口便是‘清理门户’。

    “天……天师……”

    郭大战战兢兢地楞在原地,失了主意,一时手足无措地呆住了。

    “呵,装神弄鬼之辈,也堪如此惧怕!莫不是天生没卵蛋的‘玩意’?!”

    羌渠对‘猪队友’郭大的‘怂包’表现嗤之以鼻,颇有种一辱同辱的感觉。

    “那老道,可敢下来一战!”

    羌渠向张角发出邀战,反而遗忘了在战场正中央的楚锋与赵云二人……

    羌渠是很‘暴躁’,但遭不住张角并不卖他面子,反而有引战嫌疑般地跟楚锋打起了招呼……

    “唔……又见面了”

    张角对着底下的楚锋说道。

    楚锋大体上是明白了张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郭大一定触怒了张角,至于哪方面?管得着么?!光猜也猜不到啊!

    “放!”

    羌渠却一言不合就开‘干’,大手又是一挥,重新被整顿好阵列的匈奴骨骑兵依令又是一波‘万箭齐发’,直向飘然于空遗世独立的张天师以覆盆泼雨之势攻了过去……

    <!-- csy:25399582:21:2019-10-18 12:15: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