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八章 突遭追击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赵云手持长枪,风凌厉地缠绕于枪尖之上,随着他的刺击而释放,将靠近的匈奴骨骑兵绞得支离破碎,接着轻夹马腹,胯下夜照玉狮子陡然极速奔驰,赵云也配合挺直长枪,穿骨带马,如此一遭,赵云的长枪穿进一排骨骑兵,风阵一开,有如磁铁双极相触,尽数弹开。

“哈哈哈……有点意思”

而那匈奴右贤王却如同观戏一般看着赵云在骨骑兵团内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畅然一笑,却将手高举而起,虚绕一圈,而后握紧成拳。

骨骑兵迅速变阵,赵云身周的快速缠斗上去,而外围的却打马奔驰起来,以赵云所在位置为圆心,绕成一个圆弧,将赵云包围其中。

骨手凝出一把把骑弓,引弓搭箭,于骑射的同时,箭镞直指赵云,“嘣嘣嘣嘣……”一声声短促的弓弦弹动之声,一发发弦箭随着匈奴骨骑兵的攒射而于空中划过道道圆弧,朝赵云吊射而去。

但见赵云一枪挑走碍于眼前的小兵,腾马高跃而起,周身风压骤降,在将就要与箭雨‘短兵相接’的那个刹那之间,‘砰……’地一声,风压陡然自高跃于空的赵云身上爆发,重重地沉压到地面上,所有飞越在半空中的箭簇,尽皆失去了飞翔的‘勇气’,跌落至地面,却还带着余力,在地面上敲出一曲曲律繁杂且短促的急令。

“乃将可比那死人强得多了,且让吾看一出好戏,哈哈哈哈!”

去卑像是感觉有骨骑兵的围斗,赵云已然垂于生死境地一般,惶然不顾‘自身难保’之风险。

马落人坠,赵云却牵拉马绳,那‘怒目圆睁’的马眼,望见了那正跨坐在马上‘谈笑风生’的匈奴王去卑,在得到其主的信号之后,四蹄踏地,‘阔哒阔哒……’,对着那右贤王去卑化作一道疾电突将过去……

那奔腾的身影在视野中逐渐扩大,久经的去卑知晓他们的意图,举起手中弯刀,弧光一掠,马蹄催动,去卑,朝来势涛涛的赵云迎了上去。

疾驰的战马之上,去卑身上爆发出一阵猛烈金光[技能:功显——取材自传说异闻,及魏建,邓艾以去卑功显前朝,而子不继业,谏大将军司马师加其子显号,使居雁门],瞬时如马踏流星,恍若流光,与赵云刀兵相接。

“铿锵……”

去卑手中弯刀附着金光,砍将起来似乎叠加了无穷气力,在与赵云过招之时总会碰撞出刺耳的铁器互相磕绊之声。

“嗬啊!”

去卑又是一声沉呵,身上燃起明黄色火焰,无数不知名之人魂于一时之内叠加在去卑身上,让他的身体粗壮了几分,高大了几分,那战斗起来的气势,也膨大了几分,仿若得心应手起来[技能:赫连——取材自传说异闻,子猛孙以独孤为姓,及北魏孝文帝汉化,复姓刘,后勃勃僭帝号称夏,都朔方,自去赫赫连天,因以为氏,追去卑为正皇帝]

刀光剑影之间,众数骨骑兵皆绕着二人画圈,手中弓张箭跟,寻伺压制赵云。

一枪一刀,随着双方交战愈加白热化,使得周遭都无人敢于接近,俨然成了二人世界。实际上赵云因其高超的枪法而压制着去卑,然则在去卑状态技能叠加的情况下,经由强化过的身体与气力足以与赵云相持。

“喂,阿锋……”

林云路没说完楚锋就操着他的刀冲了上去,看了萧瑶瑶一眼,手中启用赵云自带的青釭剑【伪】,跟着楚锋一同‘冲阵’去了。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萧瑶瑶也跟了上去,在楚锋与林云路稍显意外的目光中抛出几颗圆球,落入了骨骑兵堆中。

一团粉红色的烟雾自其中散了出来,楚锋和林云路一同停住了脚步,因为他们闻到了先前让他们狼狈过的那股异香,是故不敢再上前去。

而烟雾不一会便散去了,可是效果却是异常的好,所有中了烟雾的匈奴骨骑兵,皑皑白骨尽皆化成黑色,而后不知是如何的癫狂,与同为匈奴骨骑兵的‘同伙’厮杀起来,不论黑白……

“……还能这样用?!”

楚锋和林云路倒是意外至极,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那异香既然能勾动楚锋与林云路的怒火,那么对付些‘杂兵’就该有更为明显的作用,而显然的是萧瑶瑶的英魂专克有召唤技能的英魂,是故也就不用怕被‘人海战术’碾压了。

“瑶瑶继续扰乱敌阵,云路关顾下瑶瑶,我去支援云哥”

“好”

楚锋冲入乱兵中,以刀隔开从旁侧刺出来的暗刀,一个回身转刀将一员骨骑兵的头骨削去,却被一箭逼开,落地一身金白之光盛放,一匹通体雪白,却是四蹄金黄的神驹托起了楚锋,跨坐在马上的楚锋显得颇为不适,方才坐下却又是一番左摇右晃,差点摔下马来,幸而是匹宝马,通得人性,四蹄起动,于奔驰之间便帮楚锋稳住了身形。

拉紧缰绳,楚锋踩着单边马蹬,勉强稳坐于马上,竭力将身形压低,以免中心不稳而出了洋相。

穿梭于混战的黑白匈奴骨骑兵中,楚锋借助马力,只需握紧手中横刀往外一伸,便可将沿途骨骑兵拦腰割断,轻而易举。

眼见已可见到交战的去卑与赵云二人的身影,楚锋一喜,策马冲了过去,但见赵云长枪一逼,暂且逼开了一段与去卑间的空隙,楚锋顺势插入,奋力将手中横刀朝去卑砍去……

去卑也是十足意外,竟有人敢如此‘不知死活’强行加入,就不怕一个错手便伤及抑或被伤及吗?

幸运的是楚锋足够幸运,误打正着卡了个好时机入场,一刀过去,却被去卑格挡住,再一推掀开楚锋的压制,轻描淡写。

然而楚锋作为新晋菜鸟,被去卑这么一掀,整个人跌落了马鞍,若不是借助单边马镫与缰绳的牵拉,楚锋便会迅速被卷入马蹄中遭踩踏而死。

赵云拍马过来,用枪柄一挑,将楚锋挑上马去,以免‘死于非命’。察觉到自己马上功夫的楚锋打消了去挑衅去卑的念头,不然自己真的想不死都难。

“砰砰……咻咻~~”

然却不知何处传来了两支哨箭的声音,与先前开战时去卑射出了那支哨箭如出一辙,地面也剧烈震动起来,也正意味着有大量的骑兵正往这里赶来,是敌非友……

“云哥,该走了”

楚锋调转马头,朝赵云吼了一声,而后鞭鞭打马,一番横劈竖砍,于混战中的匈奴骨骑兵中杀出了一条路,奔逃出去。

驭马向林云路和萧瑶瑶的方位赶去,双腿下意识地夹紧马腹,避免被剧烈的震动抖落下去,将横刀归鞘,压低身形,伸出一手,示意林云路和萧瑶瑶握住拽他们上马。

然而林云路将萧瑶瑶朝楚锋赶来的方向一推,以手中的青釭剑与围了过来的骨骑兵战了起来。

情势紧急,楚锋握着萧瑶瑶柔若无骨的手用力一拉,将她拽上马背,侧坐在马鞍上,而后一扯缰绳,转向奔走。

赵云及时的出现,夜照玉狮子一蹄踹飞在林云路后背欲行不轨的骨骑兵,赵云侧身探手,将林云路拦腰抱起,安于马背上,朝楚锋追了上去。

沿路一个十字路口,那宽大的马路上唯有行道街灯亮着,无有多余的生机,却见楚锋一行人逃至此处,左右两边有两支骨骑兵掩军杀到,明显便是那另两支哨箭的主人。

“哈哈哈!去卑老弟,这猎物可是不赖,那一身白甲白马可是那常山赵子龙?!”

“呵,数千兵马连四个人都擒不住,你们匈奴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此话一出,去卑与他‘老哥’面色瞬间黑了下来……

“哼!你们鲜卑王檀石槐之父不过是吾等匈奴一鹰犬而已,何敢在此大放厥词!”

去卑的兄长羌渠霸气回道。

“苴罗侯,就算是你们的王在我们面前都不敢如此,认清你的身份,别自讨没趣!”

去卑接口施压。

“呵,不过是被我们的王灭掉的小势力而已,你们就算再怎么威吓,也逃不掉被我们鲜卑兼并的下场!况且,凭现在的你们,可敢与吾等鲜卑一战?!”

苴罗侯倒是无畏无惧,甚至面对匈奴单于羌渠也不落下风。

“呵呵……现今吾等二族联合,而你却在此公然藐视,岂是想背弃盟约?!”

羌渠微眯双眼,以十分微妙的目光看着那苴罗侯。

“小人可不敢,羌渠单于言重了”

苴罗侯可背不起这罪名,赶忙认怂。

“别管左右两路,我们往前直冲挣脱他们的包围”

楚锋催动战马,霎时如电穿夜幕,试图赶在三路兵马汇聚之前突出重围;夜照玉狮子也陡然加速,一黄一白两道飞电,穿凿着匈奴骨骑兵和鲜卑骨骑兵所交汇形成的包围圈。

当楚锋胯下战马撞飞了当面而来的一名骨骑兵之后,前方已然再无障碍,可供楚锋尽情趋驰了,赵云也不甘于后,串着一枪的骨骑兵冲了出来,两人于宽阔且无所障碍的路道上驾马迎日疾走狂奔,背后跟附着数以千计的桀骜野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