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七章 汹汹来者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怎么一回事?”

萧瑶瑶和林云路都很困惑,两个人就如入了魔障,对方才之事耿耿于怀。

“你们被琴音所控,然后失去了自主意识,基本就这样”

楚锋回道。

“那你为什么不会?!”

萧瑶瑶和林云路看着楚锋两面狐疑。

“可能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效果吧,就跟瑶瑶你的英魂一样,面对单人时是人为地增强‘好感’,两人则是使他们情绪恼怒从而互相争斗那样,琴音这样表现形式其实跟你的‘异香’相差不大”

楚锋向林云路和萧瑶瑶解说道。

“我们在里面是感觉意识被‘困住’了,好像走入了迷宫,在里面徘徊了很久,逼得云哥和易姬都出来提醒我们……”

林云路如此说道。

“其实我也差不多,不过可能要比你们的体验来得更为‘惊心动魄’点,我的心律被控了,无法自主地调控,也就是说,看那人想怎么弹,然后我可能随时准备原地暴毙……”

说起来楚锋依旧是心有余悸,然而可能是因为没发生什么,让他有点不甚真切的感觉。

“那那个人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呢?这么好的机会……”

“不知道,也许是人家大发善心一回,饶了我们一条小命……”

“你说话能不能实际点,我们刚才可是很危险的状况啊!真的会死人的!”

楚锋本想借着这么个‘冷笑话’就此揭过,却不料想萧瑶瑶反应剧烈,也是难怪了,生死当头……

“呼……抱歉”

楚锋致以歉意。

然而却是一声沉闷的重响传来,楚锋条件反射般地转过身并抽出了背上的唐横刀,而萧瑶瑶明显被吓到了,一下子想缩进了林云路的怀里,却发现撞到了林云路的后背,因为林云路也在响声骤起的瞬间与楚锋一样集中精力巡视着周围,而没有来得及管顾手足无措的萧瑶瑶。

却见一身银甲白盔的‘魂姿’状态的人慢慢从墙角处踉踉跄跄地走出……

「是先前遇到过的那个……」楚锋很快就想起来了,那一个被‘突袭’的夜晚,然而楚锋也发现了此时的那人状态并不是很乐观……

盔甲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刀痕箭迹,被透甲而穿的伤痕亦是很多,显得衣不蔽体褴褛至极,殷红的血液自盔甲破损处慢慢沿着血迹流出,脸上已是血污一片,握着被凝血干涸后包裹的长枪拄杖地面上,手不住地颤抖着,正以手扶墙撑住全身,以免落得摊尸地上的下场,半个背部也因气力不足的缘故而瘫靠在墙上,而在三人眼中,则可以清楚看见其背上竖插着几发弓矢,或是断尾,或是全须不差,皆穿甲入体,每行进一步,便会为那糙白的瓷砖壁添上几道暗红色的‘涂鸦’……

他仰起了头,以毫无生息的空洞双眼看了楚锋三人一眼,而后似是恢复了一丝生机一般,朝楚锋他们缓慢……缓慢地踱步过来。

楚锋的拇指默默用力,按着刀格将亮银的刀刃推出,哪怕那来者表现得再人畜无害也一样不容松懈一分一毫。

“……”

那人喃喃地开口,却令楚锋他们听不见一点声音,只是见其嘴唇有分明的动静趋向,不知是否是其故意为之。

萧瑶瑶紧攥住林云路的衣角,同时又是‘龟缩’在了楚锋以及林云路的背后。

“停下……再往前,我不敢保证手上的刀会不会直接砍死你”

楚锋手中的刀已亮出半截,那莹莹如镜的光泽,似是在炫耀其历经久远而不毁,饮血戮颈而不染的刀威……

林云路也凝出了其白银亮胆枪,而萧瑶瑶则是手中捏着几颗玻璃珠大小的圆球,似乎是赵云帮她凝成的那颗珠的衍生物,至于威力还未可知就是了。

那人依旧是口舌在动着而没有一点声音,一下失力跌倒在地上,再起不能了,只是侧着身子,看向楚锋三人……

“师兄,云无可料到再次相遇,会是如此境况……”

赵云自主地具化出来,去往那白袍将的身边,将之轻扶而起,而后双瞳一缩,垂下了头……

“师兄……云……”

其实,那白袍将已经生机微渺了,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遭遇了什么,只是从他的这一身伤,之可知道他参与了一场战斗,无比凶险的战斗,直至如此下场。

“走……”

那人却是终于有了声音,却是明显的气虚无力。

“发生了什么?!”

赵云很想知道为何他的师兄张任会落到如此田地,他可是他的师兄,可堪一流的实力,若不是遭遇超一流的敌人也不会至于如此地步。

然而,张任已经先行离去了,那如萤火般的光辉,星散在寥寂的夜空里,在那莹绿日轮的两相对较下,显得无所轻重,直到消失无形,一具极为年轻的学生模样的尸体,身上衣物血迹斑驳,嘴角挂着一道血痕,这一切都让楚锋三人内心一寒,兔死狐悲,不过如此……

“哒哒哒哒~~”

一声声清脆的踏地声传来……

三人齐齐抬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手中一弧银月弯刀闪耀着亮眼寒辉,手持一水囊,几乎可听闻其中液体摇荡之音,抬首一口畅饮,发出极为舒畅的嘘声,以及豪放的笑声。

“呃~”

打了个酒嗝……

“又多了三个猎物……”

却见马上那人从背后摸出一把弓弩,朝天射出一发哨箭,于虚空中划出一股刺耳的嘶鸣,而后又是畅饮一口满足……

饮毕,收起酒囊,‘哼~’似有不满地哼了一声,一握马缰,轻巧一甩,座下战马前蹄高翘而起……

“小的们~~出来干活啦~~”

“哒……嘭嘭~~”

“嘣……”

马蹄落下,伴着那人的一声令下,踏出了不同寻常的震撼之感[技能:控弦——取材《三国演义》,匈奴各部,皆控弦张弓骑乘之士,男女老幼,皆可为战,为部族首领所召所制,注:匈奴骑兵(可召唤数:2000)](‘控弦’这一技能会与‘将兵’这一技能成为统兵将领的通有技能,只不过是步卒与骑士的区别而已)……

地上出现了数十道如同深渊般的惊雷状裂痕,紧接着从中可见一只只骷髅手伸探出来,甚至还用那森白你骨手朝四处凌空摸索着,然后似乎被猛地拔高,原是被底下骨马撑了起来,具具骨兵皆手持略有豁口与破损的弯刀,经验之上可是一支百战之兵,气势却如污血稠重,森寒渗人。

眼之所及都遍部森然白骨,当骨头碰撞发出的‘咕咯咕咯……’声断绝时,无数的骑着骨马骨身的匈奴骑兵占满了视野,那人此时高坐于那匹漆黑大马之上,双脚一夹,轻催马腹,马得信轻步巡移,手上不断挥舞着那把弧长弯刀,骑着马如巡礼阅兵一般从那群骨兵面前缓缓经过,然后转过头看向楚锋三人,立与数千白骨骑兵阵前,蓄力以待。

不多时,只见那人突然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在莹绿日轮的照耀下,寒光一照,亮得炫目,猛地扯禁起缰绳,而后骤然挥刀指向楚锋三人所在的方位……

高唱军令:

冲锋!

冲锋!!

冲锋!!!

冲天蹄踏之声将地面震得不安稳,那奔腾而起的气势,是在古代足以凿穿数千步卒队伍的存在,而这股汹涛,此时却正扑向楚锋他们这显得毫无存在感的临时小队,这是何等的‘卧槽’。

“跑!”

楚锋二话不说,转身就跑,林云路亦是识趣得很,夜照玉狮子的特效一开,一个公主抱搂着萧瑶瑶,与楚锋‘并驾齐驱’。

“欸……赵云咧?”

林云路似乎忘了他的英魂……

赵云正低沉着脸,那垂下的面容被阴影笼罩,所以看得不知何种表情,然是谁都明了,他现在正处于极度愤怒之中,只是还未发泄出来而已。

“哒……哒哒……”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至第一个骨骑兵将它的手中弯刀朝赵云的头颅送去的时候,风惊乍而起,如飓风过境,那啸天风阵,既将周遭之敌兵卷上了天,散坠成一地白骨……

“哦~乃将有点能耐”

那人却一勒战马停住,看着赵云。

“咔嚓……咯咯……”

白骨落地,却皆如有生息一般,自行拼凑起来,骨骼碰撞卡位之声不绝于耳,而后又是原形原状。

“吾乃匈奴铁弗部首领,南匈奴右贤王——去卑,来者通名”

扼马倨傲,一部之主,无可厚非。

只是……

“赵云”

赵云显得‘高冷’得多,竟是白银亮胆枪一出,朝去卑直接杀了过去。

“呵,汉将无礼,必当以头来谢”

去卑极为不忿,身为匈奴右贤王,不说至高无上,然也不容可被如此蔑视。

赵云双足白光大盛,跃出一匹通体雪白神驹,然而并不是寄魂,而是真正的显化出来,一跃一跨,风卷征袍猎猎作响,骏马振起雪白双蹄,一声高声长鸣,长枪一直,踏空追风,含星吞月,恍若神人入境,踏碎山河……

可却见正在狂奔的林云路双脚白光黯淡下去,失了速,扑了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