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不想的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确实有些趣味……”

    英魂正坐于一破烂沙发椅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一份现世的报纸,鬼知道这个世界连报纸这种东西都‘事无巨细’地复制了过来,而造就了一个‘枯坐’几个时辰还不腻味的‘报纸杂志爱好者’。

    “……”

    楚锋就坐在英魂对面,足足看了英魂也是看了数个时辰,鬼也才知道楚锋哪来怎么闲,只是看着英魂一路看这些对于他来说稀奇的东西过来的表情变化,就是一番极有趣味的事。

    百无聊赖的楚锋伸出两指,想要从英魂跟前那叠还未看完的报纸堆抽一张出来,却被英魂一个巴掌拍红了手。

    “喂!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给你们这些作古多年的人看的,讲点道理好吧!”

    楚锋这就很不爽。

    “嗯?”

    只是英魂明显没听入楚锋的抱怨,而是看手中的大报看着看着发出一声呓叹……

    “怎么了?”

    楚锋被勾起了好奇心,这千余年兜兜转转‘活’过来的人,居然还会有被惊讶的时候。

    “此人之遭遇,倒是颇为巧妙”

    英魂只把摊平的报纸一斜,好让楚锋能勉强看到,楚锋伸头去看,却见那人头像上面还印着几个大字——通缉犯,而楚锋似乎也想起什么来,好似在完全进入这异域结界之前,楚锋的爷爷还有念叨过来着。

    “再怎么巧妙他都是个通缉犯,有什么好说的,而且那人好像还有黑道背景,纠缠颇深了,谁看得清那些恩怨纠葛呢?还不是听风就是雨”

    楚锋摊手道。

    “也是,如此玩意,也通达天下,亦可惑乱天下也……”

    英魂扬了扬手上报纸,跟楚锋说道。

    “不过……如若可以吾想去那图书馆与博物馆看看,这时代的设施,总有些令人神往啊”

    “可能也就这点好处而已了”

    楚锋随口一语念叨,便打消了英魂对现实世界的好感。

    “汝之怨念,怎滴如此之深?先前有篇文章,名目就叫‘活在当下’,虽然其引经据典之作者吾并不知晓,然粗浅去看,还是有些许道理可观的……”

    “嗯……固然有或多或少的好处,但现实为人,免不了抱怨不满,是故才会有所设想,有所缅怀,不是么?”

    “千百年光阴,吾看得比汝透彻得多,如此年代,已是乱世百姓翘首以盼之盛世了,通古博物而览今,为何还会有嫌呢?”

    “这还是得归功与通古博物而览今……”

    楚锋话说半截,但也知晓英魂是能懂的,便不加赘述了,不然话说出来,总有种难以启齿的羞耻,也就性格使然,楚锋才会这样而已。

    “可以的话……带你去看看你想去的地方便是了,虽然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

    想了想,楚锋还是想要达成英魂不可多得的‘愿望’,总归让一个‘孤魂’在永无天日的魂域待上千百年,叫人想来,永是会带点凄楚悲凉的共感,又不免带着怜悯的情绪来将之看待。

    “哈哈哈……这倒卖了回‘惨’,也罢,能教汝这毫无尊老爱幼之心的‘小畜生’有这般觉悟,也算是给汝开了窍”

    英魂‘哈哈’大笑一声,对楚锋调笑道。

    “切……老不正经”

    虽然英魂看起来也不过其全盛即将而立的年岁,但带着点情怀的楚锋看着他,心上总会带上那千百年岁的差距,称他一声‘老’也就不为过了。

    “我要去找点吃的,这附近就有个凌乱的‘集市’,应该耗费不了太多时间的”

    楚锋感受着肚皮的‘咕噜咕噜’,想起昨日在这过了一夜,到现在还没有东西可以慰劳下‘五脏府’,便有了主张。

    “嗯,吾陪汝去吧……”

    英魂放下了继续看报纸的兴致,没入楚锋的体内,便见楚锋抬脚一勾斜靠在沙发边上的横刀,挂上了背便小跑着出去了。

    话说该是普及下方位的时候了,楚锋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陆山桥的上游,自那东河的西侧的沿河大道往北的一大片区域,就是现在楚锋活动的区域,这里虽并非贫民区,但也大抵是平民区了,越往北越是简陋,直到一条国道横贯而过,便又富庶起来,而中间被夹着的那片地方,就是小型的‘城中村’,虽然较之楚锋他们待过的名副其实的城中村好了不少。

    楚锋踩着满是路坑积水的路,蹑手蹑脚地避免溅起脏水与浸湿了鞋,却更显得有防范危险的意识。

    路边有许多‘地摊’,一概是用尼龙袋直接在地上铺开,一把铁秤,由一根铁杆接着三根胶绳挂住个小铁盘的式样,照例是有几个秤砣的,上面整齐排列着少许的农作物,品种不多,但都是寻常人家的桌上物,或红或蓝的塑料袋散乱,有些甚至越出那铺地的尼龙袋,直接触及很少时间干着的路面,还有几张塑料小凳子摆着,该是小摊贩歇息的位置,只是现在未见人影,只留下这么副‘残景’,若不是楚锋知晓其中关键,不然他该是会哭泣罢,这么熟悉的生活,唯能让他感觉到世间人情的地方……

    进到摊档里去,就稍显正规许多,但还是撇不开那‘陋俗’,用些不成样的木板随意拼凑起来的贩桌,摆着整扇猪肉,有一木杆挂着铁钩,再勾着些下水与内脏,而楚锋并不觉得恶心,毕竟生活,也就他与爷爷二人,这也便是他常去的地方,至于双亲么……楚锋不甚了解,也就不当有这么一两个人了。

    自然是有些卖熟食的地方,但楚锋一路挑挑拣拣,也就寻了些称心吃食,接下来便去寻个好地方,能料理过这餐饭。

    这番忙碌下来,又是夜色将近,能将一场生死‘游戏’玩成日常的,也就楚锋独一份,看着窗外静谧至极的东河,心中也有些沉静,打开窗户跳下楼,沿着河边台阶走下,用手去触及微温的河水,有尾鱼游来,在后背隔着沿河大道的灯光映来,能看着被河水浸没的台阶让小鱼的轮廓如此清晰。

    楚锋不觉面上挂着微笑,伸手轻柔入水,要摸到小鱼底下,那小鱼也是‘耿直’,还不知逃避,就在楚锋既要得手之时,这河水忽然波荡起伏起来,那撞溅的水花喷得楚锋满身,顺带将楚锋不忍打湿的鞋也给打湿了,再回头那小鱼早被吓得不知踪影了,心中生起恼怒,‘恶向胆边生’,便要去寻仇。

    站起身往河中打量,早已没了先前那阵激烈,只能凭着荡漾着的涟漪判断那毁人兴致不知是何物的去向,赫然是往更上游去的,心中搜寻下,便是那‘拦河’而建的公园,因那公园都占了东河东西两岸地方,所以用一座弧度过分弯曲的拱桥连着,只因在公园内部,是故并不显名,还连累得在东西两岸各开个正后门,不过也得巧了这番布局,进去观赏便是比起寻常公园更具趣味。

    楚锋走上这十几阶石阶,走上这沿海大道,便循着这条路往北上走,也费了些许时间,这才见到那公园的正门。

    入了门往里走了一段古朴小沙路,正经的大道是用石块砌成的,但楚锋不喜那渡岸却让人磨累的几近弯成半圆的桥,反而寻了两边的小桥过去,那蝉鸣让那多年根植这里的树木幽深静寂,却不妨让楚锋听见园内假山瀑布落水的声音,只是还有更让人在意的声音传来,楚锋侧耳听取。

    一弦勾勒,一弦为歌,叫人惊讶这僻静地方,竟还有人在此弹琴,而楚锋心中便有了计较,莫不是那‘勾魂琴魔’?就是那两次都让楚锋陷入环境却又毫无相害动作的琴者,一直让楚锋很是在意,也许这次终能亲眼一见了。

    可很快那美妙琴音便断了,转而急弦快奏,中间夹杂这许多刺耳杂音,本是一脸享受的楚锋,瞬间更觉不快了……

    “不止一人”

    英魂却开腔道。

    “所以不去吗?”

    楚锋问。

    “必须得去”

    英魂却坚决确定。

    “为何?虽说是你熟人,但按你的想法,不是不去更好么?”

    本来是被惹恼要来的楚锋,现在却刁难起英魂来,非要问出点什么。

    “去救人”

    “额……”

    楚锋还以为就他自己那么‘慈悲心肠’呢,原来这英魂也是隐藏许久的‘圣母’。

    “得,去去去”

    楚锋也不需准备些什么,径直过去就得了,反正那种顾虑,自有要求他去的英魂思虑。

    挥香一花驻坪洲,吹风一堤引长廊。一抹孤岛带水绿,一树躬腰探亭芳。长疑磬磬何处来,会有光波照月黄。不见粉脂沾水腻,唯有焦琴弄白裳。

    楚锋见景不见人,待要近前去看个究竟,却有一道刀光乍起,毁了这副极其温柔的画,头脑刚有动手之意,可身子已飞了出去,却是被英魂一抓一丢,飞向了那湖心亭。

    「我咧了个大槽,没见如此动手的啊喂!」谁管楚锋的心思怎样,反正无论如何,这档子事他是不愿掺和也得掺和了其实楚锋还有句话想说:

    “我不想的”

    <!-- csy:25399582:126:2019-10-23 01:44: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