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六章 伏笔回收

小说:《招魂之地》 作者:不国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噌!”

这半空的沉堕,楚锋抽出横刀,而英魂在身外化形只顾看着,全让楚锋来背这被吹走的锅。

“铿~~”

楚锋让刀身先行替他在地面摩擦缓冲下,坚硬的地面让刀的受力有些诡异,带动整个人传导着抖动,磕磕绊绊之下,楚锋单靠着英魂基础能力强化了的身体承担了全数‘后果’,可手中横刀却被弹飞了,‘砰砰’两声,落到了不远处躺住。

“你绝对故意的!”

楚锋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知哪个‘混蛋’见没他戏份了竟半路解除了魂姿,让一时不知所措的楚锋刚感受到了身体的实际,而后便是两耳边的‘呼呼~~’风声,以及脚下的数十米高度。

“嗯!”

英魂就直接承认了,让楚锋一时语塞。

看着还在颤抖的双手,足见那剧烈的震动带来的‘副作用’,勉强握紧拳头,这才压抑住了不自觉的颤颤巍巍。走上几步,悠悠拾起那柄家传横刀,却见那刀刃有了些豁口与卷刃,对自家英魂的心是更加地恨了。

“有人来了……”

英魂冷不防冒出来说了一句,而后又是怕被楚锋怪罪,遁入虚空,完全不给楚锋批判他的机会。

而楚锋也就不再幼稚了,将横刀收回背上刀鞘,轻踏脚步往建筑阴暗处走去,好借此藏身观望。

那是几个狼狈的人,扛着一个躺在简易木质担架的伤员,带头一个还是一手一脚皆缠住绷带的‘伤残人士’,其余二人有些神经恍惚,虽是威猛大汉,但仍是面色苍白,‘如丧考妣’的脸色,如是刚经历了一场天灾**,也不知他们心态如何。

不过有些奇特的,便是他们的额头眉心处都镶有一枚鳞片,散发着难言色彩,并不是日阳照来的光彩,像是如重油漏在雨天路边积水上所反映出来的颜色,如同混合了多种油漆的感觉,只是让人不甚喜欢甚至反感。

看着这一行人,楚锋有些蠢蠢欲动,魂力包住全身,造出一合身盔甲,前脚踏出阴影走入阳光,后脚却又紧急缩了回头,毕竟有了新情况。

“咴~~”

一只异兽好似狮鹫,只是并未有预料中的体魄,反而跟一头小犬一样,背长双翅,一条牛尾鞭打着空气,在一行四人前落地,见到轲比能,立马有了反应……

但四人除去一个不省人事的伤员,其他人都不免有些过激反应,操起家伙就是一同防御姿势。

“嘤~~”

那小兽一声嘤啼,向轲比能缓步走去,那坚硬小蹄如踩铁板,在粗糙地面上‘噔噔’作响。

轲比能见此,将信将疑蹲下,试探把手伸去触摸那只无名小兽,而它只是温顺地去用毛茸茸的头去摩擦轲比能的大手,并未有什么‘嘶牙咧嘴’的敌视动作发生。

而后轲比能一番抚摸,在那小兽的身上摸出一个小卷轴,燕荔游、日律推演与轲比能眼神交流一下,皆轻点了下头,而后科比能以他最为谨慎轻柔的动作,拉着卷轴上的封绳,只一用力,便轻而易举地打开了。

没有料想中的什么致幻尘药,也无什么引线毒匕,只是一卷普普通通的布轴而已嘛……

却向那卷轴内容看去,轲比能脸色一顿青白红黑变化,而后粗鲁将那卷轴一拧攥紧于手中,那脸表情,似乎极为不甘。

而日律推演与燕荔游还未看过自是一头雾水,便作势去问,轲比能只将那卷轴往二人身上推去,然后回头便是不管不顾了,可见那内容也不甚亲善。

“额,这……”

二人合同一起过了眼内容,这才明白轲比能为何会那般表情,说句实话,这内容完全带着胁迫,但他们如今这副境地,又不得不纠结,只是四人中轲比能最大,还是得看着‘领导’来决定去向事宜。

而那小兽只是惬意地趴在被日光晒得暖暖的地面上,安心地梳理着手上毛发,鞭尾一甩一甩的,跟它此时的心情一样轻快,连带着晃得起劲频繁。

楚锋吞入一口津液,手自然要往后背去靠,脚步也微移出去,便想动手,可那小兽突然就不开心了,那正抬着任由舔舐的小足一跺地面,‘噔’的一声猛地站起,全身的毛发炸起,双翼展开绷直,身形一扭,露出满口尖牙,直向楚锋藏身的阴暗位置嘶叫着。

“嘤~~”

天上又来了几声嘶叫,好似是被那先来的小兽呼叫过来的,而那些小兽未有落地,只是在空徘徊绕圈,似是在标记着楚锋的位置,好叫其主子见到。

楚锋心中暗道一声不妙,打墙便走,好在这里大路仅此一条,有万千小巷可容通行,这种地方也更便于甩脱‘追兵’,遁入低矮房屋里,一通跑酷潇洒,很快那些小兽便没能再见楚锋身影,毕竟躲入了杂乱布置的棚屋里去了,入了里边说不得要被楚锋捉去宰了炖汤喝,这便就是南方人的‘凶悍’,何况这等稀奇‘食材’。

“去吧……”

轲比能没心情管楚锋这逃之夭夭的‘强人’,毕竟他还有更令他困扰的事情要解决。

“嗨~~若大单于……”

燕荔游话说一半,吞入了苦肚里,哪来的如果啊,檀石槐已然死去,结满老茧的手往额头摸去,这枚鳞片,就是大单于给他们的最后的希望了,怎能让他们不伤心呢?

“大单于寄希望于你我,就算是为报大单于恩情也好,吾等,便去受受屈辱,总有重新踏平大漠草原的鲜卑大军的!”

日律推演自我安慰般地说完,二人齐齐向轲比能看去。

“走!”

轲比能将刚拾掇在手的石子用力一捏,竟就将那石子捏得粉碎,钙白的质地铺在手中,再被轲比能狠狠一拍,变成一圈尘,被胡乱地当成了发泄对象。

“嘤嘤~~”

几只小兽在前边引路,而后双翼一振上了天,并不等待了只让轲比能他们去追。

可一阵隆隆马蹄声追来,一群一看便是异族打扮的大军便循声而至,便见众人缰绳一扯,惹得座下匹匹烈马‘咴咴’而鸣,蹄脚也因而停下,难安地在原地踩踏着。

“可是鲜卑遗军?!”

那领头人却是生面孔,但鲜卑如今是无疑地不占主导地位了,他们倨傲一些又有何妨?

“汝等是?”

轲比能也没否认,用健全的手自虚空聚魂拔出一柄弯刀便与来者们对峙。

“吾等没有敌意,只是吾家单于向汝等发了封亲笔信,不知汝等可曾过目?!”

那人照例骑着马,并没有下马平等交流的打算,话说回头,这帮‘残兵败将’也要拉拢,明明有些‘掉价’,亦不懂他家单于为何还要他们来迎接轲比能他们。

“已是过了目,又当如何?”

轲比能却明知偏要反问。

“吾家单于命吾等来迎接汝等,却不知汝等是何态度……”

那领头者终于下马,平等问道。

“吾等接受了”

轲比能说出这话,语气不可避免带着点儿谦卑,毕竟即将就要成为‘寄人篱下’的‘仆从’了,哪还能由着他们倨傲而不知足呢?!

“啪啪……”

那领头人听罢,举着双手拍了拍响亮的巴掌,后边自然有人牵来了数匹战马,他只是侧身单身作一邀请礼,轲比能便欣然接受了,有这种待遇已是极好的了,就莫要矫情而不知足了。

“请!”

轲比能几人翻身上马,而置鞬落罗被他们安排了两匹温顺的母马,也算驮得稳当,一行人未来一段时间的归宿,就这么决定了下来,便又随着这群异族骑兵,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呼……呼……”

“这运气真是背到家了,怎么做事诸般不顺!”

楚锋一顿拳打脚踢,打翻踹到一应盆盆罐罐,却是为发泄心中不快。

“汝那谨慎稳重过头的性子,应该改改了”

英魂出来提议道。

“把你的限制全解除了,我自己就够了!”

楚锋想把英魂抓来,却一时忘了他是‘孤魂野鬼’一枚,平常是没得实形,倒让他抓了个空,自讨了个没趣。

“汝如今承受不来,不出一时半刻,便是透支下场,是故吾才要封着,以免汝冲动,置自己于险境不说,还要拖累与吾”

英魂却是一番嫌弃,一副鄙视的欠揍模样。

“……那你说个锤子,不然要你这‘六维’来干嘛?不就是来弥补宿主的不足的吗?!”

楚锋反问。

“可终有‘烂泥扶不上墙’之宿主,汝当吾全能,能为汝提供多少‘硬件’?”

英魂再反转一问。

“握草!你可以啊,这都学会了”

楚锋虽然知晓这些英魂有事没事就喜欢‘偷窥’世间人,可也没有过他们会有‘学习’的思想,毕竟在他们看来,先进固然先进,可却失去了很多本真拙朴,更多了几分烟酒之地的恶臭腐朽。

“与时俱进可以,但仍该坚守本心,不至于迷失”

“哦,那可真是苦了你们,还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样批判教训是吧?!”

“大抵要的如此”

英魂却就是抱着这么个心思,完全听不懂楚锋的反语,也罢,毕竟古人在自身坚持方面,就是这么执拗得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