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章 山上有水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秋雨绵绵,越下越大了。

    早饭后,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男子从西城门走了进来,街上的人都躲在店铺里,只有他一个人迈着坚实的步伐向白山棋院走去。

    大雨淋湿了男子的衣服,坚毅的目光中掩饰不住疲惫,他的脚步沉重,却毫不迟疑。

    郑秀才披着蓑衣刚从街上吃酒回来,他看见那个径直走过来的男子,疑惑地仔细辨认了一下,裂开嘴唇无声地嘿嘿笑了。

    “是赵兄吗?”

    “郑先生”

    赵吉祯点点头,也不多说,跟着郑秀才走了进去。

    郑秀才兀自嘿嘿笑着,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从花魁大会上,赵飞影因为嫉妒当众说出苏小卿私赠手帕给赵吉祯后,苏小卿才女形象崩塌,从此一蹶不振。而赵吉祯羞愧难当,当日就出城而去了。

    郑秀才原以为,赵吉祯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嘿嘿笑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郑先生,赫老在吗?”

    “嘿嘿,在,在,我这就领你去。”

    郑秀才连忙说道,领着赵吉祯到了赫老夫子房里,道:“赫老,赵吉祯来了。”

    赫老夫子躺在床上休息,屋里一股浓浓的药材味,闻听猛地坐起来,连忙喊范五爷去烧水泡茶。

    今年雨季长,眼下黄河上游河道频繁决堤,一旦有大洪水,齐州城非常危险。赵吉祯虽然在外流落,但齐州城对他来说,有着刻骨铭心的回忆,他又怎能忘了那个才情无双的才女?

    此际,赵吉祯回来就是想呼吁齐州各界重视起来,提前做好防洪准备。他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没用,打听到赫老夫子一直在为这件事奔走呼号,便义无反顾地来找赫老夫子。

    “赵兄弟,心系黎民苍生,一片仁慈,老朽佩服。”

    赫老夫子顿时油然起敬,坐端正身子,喊范五爷上茶。

    …………

    宁放醉了一天。后晌等酒醒了,去白山棋院看赫老夫子,赫老夫子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只怕熬不过这个冬天,难得今天在家,他想去看看老人。

    出了胡同,便见一辆豪华马车飞奔而过,泥水溅了宁放一身,马车里一个精致的妇女发出吃吃笑声,他微微皱眉。这种时候出城的只有一种,就是去白马寺烧香拜佛,估计马车里是城中哪个有钱人的姨太太。

    到了白山棋院,进去后便见屋檐下,郑秀才正在和段家的马车夫赵复下棋。范五爷喝着茶,在旁边观棋。

    “宁公子来了。”

    几个人都站起来,寒暄几句,那两人坐下继续下棋,范五爷给宁放倒茶,两人坐着聊天。

    自从宁放赠银后,白山棋院的日子好过多了,最明显的是范五爷原来干瘪的腮帮子鼓起来,有肉了,生活质量提高了。说话声音洪亮,精神抖擞。

    宁放如今在众人眼里,早已不是原来那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棋院众人见了他都客客气气。

    “宁公子,沈姑姑来信了。”

    “她怎么样?”

    范五爷喝了一口茶,笑呵呵道:“沈姑娘真不愧是奇女子啊,她进宫后就打败了棋待诏排名第二的图尔巴,受到皇上召见,前途无量。她来信还特别叮嘱要我们代为向宁公子道谢。”

    “呵呵,那就好。”

    宁放由衷地替沈姑姑高兴,也为白山棋院庆幸,赫老夫子已经是风浊残年,有沈姑姑这个传奇在,棋院还会延续下去。

    两人聊了一会儿,宁放便去赫老夫子房里,屋里弥漫着一股药味,赫老夫子和赵吉祯,还有一个姓唐的本地士绅正在谈话。

    看到赵吉祯,宁放微微一愣,那日赵吉祯离开齐州,肯定是万念俱灰,心如死水,想不到他竟然还会回来。

    “两位,宁公子不是外人,咱们继续谈。”赫老微笑着说道:“十日前,老朽见过知府钱大人,将诸位的意见告知,钱大人当时答应即日就派人勘察河道工程,可过了这么久却再无动静。哎,眼下上游河道决溢频繁,形势严峻,可知府衙门就是看不见,我等百姓又能如何?”

    “哼,钱仁谦这个老狐狸,肯定和河道部门沆瀣一气,贪污河道款项,他自然不敢去查。”

    那唐姓士绅愤然说道。

    赫老夫子点点头,目光看向赵吉祯,赵吉祯神情端肃,一言不发。他这人向来沉默寡言,行动多于语言。叹口气道:“何尝不是如此,唉,老朽一把老骨头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但愿天佑齐州府。”

    众人纷纷说道,您老安心休息,一切自会吉人天相。

    说了一会儿话,赫老夫子闭上眼,这段时间奔走呼号,他本来就是垂垂老人,显得疲惫不堪。

    众人见状,也就纷纷告辞。

    出了白山棋院,细雨蒙蒙,宁放径直去茶楼喝茶,街上冷冷清清,路边的小摊贩都收起摊,缩着脖子躲在屋檐下避雨,却有一家卦摊孤零零摆着,不免多看了一眼。那卦摊的主人是个老先生,瘦的皮包骨头样子,坐在桌子后面,闭目养神。

    老先生攸地睁开眼,目光炯炯,盯着宁放道:“这位公子留步,老朽观公子心神不宁,想是为事所困,何不占上一卦,老朽为公子指点天机。”

    ”你可算的准?”

    ”公子放心,若不准,老朽分文不取。”

    老先生来了精神,坐正身子,仔细打量宁放,嘴里嘟囔着,又问了生辰八字,才沉吟道:“这位公子,此卦名水山蹇,解曰山上有水,踏步难行,艰辛万苦;容忍待时。得此卦者,举步维艰,宜守正道,不可妄动,涉险境者会有灾难。”

    “哦,先生可知此卦怎么解?”

    那老先生摇头晃脑,掐指算了一下,故弄玄虚地说道:“此卦看卦相并非无解,解铃还须系玲人,天机不可泄露,一切就看公子机缘了。”

    宁放听他说的煞有介事,心里一动,面上却神色如常,淡淡哦了一句,多给了十几文钱,那老先生连连道谢。

    这算卦的老先生也是刚来不久,宁放并不信这些,也从未算过,郑秀才倒是经常在这里算卦。猛然听到一阵惊异,此卦竟然暗合宁放当下的处境,他表面风轻云淡,心里却在为没命社的事担忧。

    眼下孙家不肯退让,游豹的势力在南城,西城黑道并不卖他账,再僵持下去,只怕会更凶险。

    但此刻,宁放已经没有退路,除了不忿一个杀猪的街霸如此猖狂,更重要的是为周家着想,周家日后想回齐州养老,如果认栽了,日后在齐州城生意场上就无法立足了。

    对宁放来说,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万劫不复。

    <!-- csy:25415997:102:2019-08-18 01:54: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