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八章 苦非苦,乐非乐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下,两人回到方宅,又把徐管家叫回来商量这件事,没命社不买游豹面子。这件事也就没有回旋余地,除了硬拼,就是认栽。

    宁放缓缓摇了摇头,如果仅仅是他,也就罢了,可现在关系到周家,如果认栽了,日后周家在齐州城生意场就没法立足。

    “不,绝不能向一个杀猪的屠户低头。”

    宁放咬着牙,生平第一次产生了切齿的恨意,这种公然被人欺辱的感觉让他怒发冲冠。

    “宁兄弟,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劝你了,没命社的人日后肯定会变本加厉,这样吧,明日我叫几个弟兄过来,暗中保护。”游豹见宁放主意已定,便不再劝。

    “多谢游兄了。”

    宁放感激不尽,游豹和他素昧平生,只是受了邓大托付,在这种危险时刻并没有躲避,而是倾力相助,心中顿时一阵温暖。

    游豹当下就回去了,次日,果然派了七八个兄弟过来,都是五大三粗的彪悍大汉,宁放让他们都换上店伙计衣服,全都留在店里。

    不出所料,两日后,没命社的人又来闹事,双方大打出手,早有准备的几个彪形大汉把没命社的人全部打跑了。

    次日,没命社的人来报复,一场恶战,游豹的人全都被打伤了,游豹又派了几个人换了受伤的弟兄,双方你来我往,展开了黑道火拼。

    李康带着捕快每次赶去,都去晚了。

    这种黑道火拼,只牵扯黑道双方,不影响百姓,自然没人报案,捕快也没办法。

    晃眼十余日过去,双方都损失惨重,却没有一方退让。

    很显然,双方就是看谁熬不下去,自动退出,那就表示认栽了。

    店铺生意自然也做不成了,宁放索性不管了,每日照常开门,徐管家和游豹派来的人坐在里面吃酒喝茶聊天。

    双方闹得这么大,在市井中却波澜不惊,连一丝水花都不起。毕竟在一个十几万人的大城市,这种黑道混战每天都会发生,没人在意。

    以前只是宁放没有接触到这个黑暗世界,很少听说过。

    当然,这一切背后都是银子在支撑,双方差不多一天都得十几两银子,给受伤的弟兄治病养伤。宁放索性给了游豹二百两白银,自己懒得管。

    这样过了二十多日,双方都只撑不住了,没命社的人也来得少了。

    表面看,似乎平静下来了,只有宁放知道,对方和他一样都在暂时休养,等待发起新的进攻。

    …………

    秋雨又来临了。

    齐州城一片灰蒙蒙,雨丝如烟如雾,沿河两岸的的柳树被雨水冲刷,焕然一新,雨水同样冲去了隐藏在繁华热闹背后的污垢,茶楼酒肆坐满了悠闲吃酒的人,津津有味地讨论着市井坊间的各种消息。

    刚过去的秋试放榜了,今年齐州城只出了一个举人,是朝仁和当铺熊家的公子。据说放榜当日,就去了苏园才女李念奴哪里,一时传为佳话。

    这阵子,宁放被没命社的事弄得焦头烂额,也没心情去听那些,早饭时李冶告诉他,表妹赵宛儿又被那个富家公子提亲,舅舅赵秀才答应了,他也只是哦了一声。

    胡同外面,细雨绵绵,道路泥泞不堪,一辆牛车经过,赶车的菜农和宁放打招呼。

    宁放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熟悉,细雨冲刷牛粪,散发出难闻气味,他掩着鼻子,走出胡同,信步向河边走去。

    自从成了周家女婿后,他有很久没去河边了。

    以前,宁放几乎天天都要去河边,皱眉看着肮脏不堪的河上杂物污水,和瘸子老段郑秀才,钟兆文,顾老等人谈天说地,虽然穷困潦倒却快乐着。

    他眼里河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懒惰泼辣的村妇,远处私塾的读书声,聪明伶俐的小婵儿,连同那条曾经让他出丑的破烂渡船,都是那么亲切。

    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少去了。

    或许,人是会变的。

    这个时候,河边并没有人,连瘸子老段都躲进了船舱里睡大觉。

    宁放本来想去渡船和瘸子老段聊天,转念一想,奔向远处的河岸。

    他知道,这样的天气,有一个人一定在。

    转过一排柳树,前面境界豁然开朗,呈现出一副烟雨蒙蒙的山水画境。

    白茫茫的河上,雨丝落下去,荡起层层涟漪,岸边两个带着斗笠的老翁,披着蓑衣正在聚精会神地垂钓。

    四野茫茫,天地空旷,那两人显得渺小而又无限大。

    是顾老和隐士周显。

    宁放奔过去,老远就喊道顾老,周老。

    那两人被惊醒了,抬起头看见他,顾老立即向他招手示意,周显却继续低头垂钓。等宁放奔到跟前,顾老已经放下鱼竿,笑呵呵道:“宁公子,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他说道这里,目光却看向远处,远处隐蔽处,有两个彪形大汉警惕地盯着周围动静。

    这是游豹派来暗中保护宁放的,宁放笑笑,挥手让那两个人离开。

    顾老也未问,笑呵呵说道:“怎么样,要不要一起钓一局?”

    雨中垂钓,以前他和顾老经常这样做,宁放欣然点头,顾老取了一副鱼竿给他,两人就像多年的老朋友,彼此并无客套,垂钓起来。

    这样的天气,那些有钱人都坐在家里搂着美女吃酒取乐,普通菜农难得不用干活,歇息一天,唯独雨中垂钓这件事世上没有多少人,但河边偏偏就有三人。

    钓了一会儿,宁放始终心神不定,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静心,摇摇头。

    “苦非苦,乐非乐,只是一时的执念而已。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只听顾老悠悠说道。

    宁放顿时一振,物随心转,境由心造,烦恼皆由心生。有些事,是可遇不可求的,既然这样,就放宽心态,顺其自然。

    他微微一笑,道:”顾老,你倒是随性。”

    “呵呵,这老儿,去了一趟江宁回来,无端变得多愁善感起来,顾老儿,你莫不是要学那闺中小姐,多愁善感。”

    一旁的周显忽然哈哈大笑,扔了鱼竿,说道,只见鱼竿在河面上剧烈起伏,隐约可以看见一条大鱼拖着鱼竿翻飞,他竟然把钓到手的鱼扔了,而且连鱼竿都不要了。

    宁放和顾老哭笑不得,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这老儿,不要鱼也罢了,竟然连竿也不要了,你赔我的鱼竿。”

    “赔就赔,什么破鱼竿。”

    周显嘟囔着,提起身前水桶看了看,他那桶里本来已经钓了几条鱼,他瞧了瞧,嘴里不知道嘟囔什么,提起桶将鱼儿全都放生了。

    “这老儿”顾老瞪着他:“说好让拙荆熬鲜鱼汤,却把鱼儿放了,等下又要说老朽待客不周,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好好,宁公子,我们去这老儿家里喝鲜鱼汤。”周显闻听鲜鱼汤,馋的流哈喇子,提了水桶就起身回去。顾老和宁放摇头,这人真是不可理喻,见他走了,也各自收拾东西回去。

    <!-- csy:25415997:100:2019-08-18 01:54: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