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六章 没命社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宁放兀自沉浸在刚才的话里,想着日后去京师的事,小攸宁随意向外面一看,只见方宅门口,一个小厮慌里慌张地用力拍门。

    “姑爷,有人叫门。”

    小攸宁喊道。

    那小厮拍了一会儿门,见无人回应,抬起头看向遇仙楼。

    “一定是周记那边出事了,小攸宁,我们下去。”

    宁放立即就想到了周记粮行,这段时间他心里一直不踏实,感觉孙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难道是周记出事了。

    两人匆匆跑下去,到了方宅,那小厮见了宁放,便说道周记出事了,徐管家让他赶快过去。

    宁放顾不得细问,跟着小厮赶到客栈街后面的周记粮行,到了哪里,只见周记门口围着一群人看热闹,店里一片狼藉,东西散落一地,徐管家和两个伙计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呻吟着。

    目光一瞥,便见旁边有几个泼皮无赖不怀好意地盯着。

    “徐管家,发生什么事了?”

    宁放心里一沉,拨开人群走进去,扶起徐管家问道。

    “姑爷”徐管家叫了一声,忍疼站起来吩咐伙计关上店门,挂上歇业一天的牌子,围观的人群见没热闹看,都散去了。

    “徐管家,这是谁干的?”

    “姑爷,你先别急,等我慢慢说。”徐管家被打得鼻青脸肿,一边让小攸宁给他搓红花油一边说道。

    “是孙家的人?”

    徐管家摇摇头,道:“是没命社的人。”

    武朝风气开明,民间流行结社,各种社团都有,譬如蹴球的有“齐云社”,唱曲的有“遏云社”,喜欢射弩的有“锦标社”,喜欢使棒的有“英略社”,喜欢剃头的有“净发社”。五花八门,千奇百怪,这没命社,即是黑道上的人。

    自古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没命社干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买卖,但他们只为钱财,普通百姓只要不挡财路,他们也不招惹。

    宁放之前和这类人并无交接,只是略有耳闻,闻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没命社一般干的都是收保护费,替人讨债,放高利贷等勾当。这些人顾名思义,都是亡命之徒,别说普通人,就是一般有钱人也不敢惹。

    这时徐管家也缓过气来,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几日前有人来店里收保护费,徐管家知道这些人惹不起,如数给了。不料今日那人又来收,他争辩了几句,便被毒打一顿,店铺也被砸了。

    “姑爷,没命社的人行事一向讲规矩,这件事有点蹊跷,只怕背后有人捣鬼。”

    “对,肯定是孙家。”

    小攸宁气愤地说道。

    宁放点点头,没命社是为了钱财,只要如数交了保护费,没理由还来生事。对方是故意寻茬,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这样看来,十有八九是孙家捣的鬼。

    徐管家跟着周公旦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什么风浪都见过,早已恢复了镇静,捋须沉思着。

    小攸宁噘着嘴,气哼哼地跑去泡了一壶茶。

    “姑爷,喝茶。”

    宁放接过来,喝了一口茶,看着徐管家,两人目光对视,彼此都会心地一笑。

    这件事不用说都是孙家搞的鬼,如果他们怕了,拱手将白家老店让出,那以后在齐州就别想混了。

    如果是以前,宁放没心没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自然不会去冒这个风险。可现在,他是周家女婿,周公旦将来还要在齐州做生意,宁放无路可退。

    不管这个孙屠户有多硬,他都要斗一斗。

    此刻,宁放才意识到从前逍遥自在的日子不会再有了,他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

    从白家老铺回来,路上宁放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原以为孙屠户不过一个杀猪的,并未担心,却未料到对方竟然和没命社勾结,隐隐有点不安。

    “姑爷,我要买花。”

    小攸宁大概看他闷闷不乐,有意逗他开心。

    食品检验局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有个卖花的乡下人,捧着花在叫卖。

    “去吧。”

    宁放淡淡说道,在路边茶摊坐下,要了壹碗茶慢慢喝。

    天凉后,茶摊的生意也淡了,偌大的茶摊,只有寥寥几个客人吃茶,卖茶的阿婆认识宁放,给他送了一些点心。

    小攸宁买了一朵花插在头上,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喊道:“姑爷,好看不?”

    “好看”

    宁放这句话倒是由衷而发,小攸宁本来就唇红齿白,模样可人,戴上花更俊俏了。

    前面的军捕房里,捕头李康正从里面走出来,带着两个捕快匆匆走了。

    秋日的街上,行人懒散,两边的食肆里传来美食的香味和酒香,北院门府学的朱大成和几个读书人相约去烧猪院吃烧猪,和宁放打声招呼,走了过去。

    从食品检验局里面走过来一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壮汉,天气并不热,他却坦胸漏乳,手里提着一把杀猪刀。

    是杀猪的孙屠户。

    街上的人纷纷躲避,孙屠户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径直在茶摊坐下,喊道要壹碗茶。

    小攸宁脸色微变,宁放坐着喝茶,泰然自若,犹如不闻。

    “宁公子,幸会幸会。”

    “孙兄”

    宁放不卑不亢。

    孙屠户睁着一双圆眼,瞧着宁放看了半天,旁边的吃茶的客人见势不妙,纷纷溜了,卖茶的阿婆也吓得躲到了一边。

    孙屠户是这条街上的一霸,只不过以前彼此并无交接,井水不犯河水,此刻,他就凶恶的地瞪着宁放。

    “听说宁公子现在攀上了京师的有钱人,孙某给宁公子道贺了。”

    “多谢孙兄了”

    孙屠户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么说白家老铺宁公子是要定了?”

    宁放淡淡道:“是”

    他表面镇静,内心深处却忐忑不安,冷汗冒了出来。毕竟面对的可是街上的一霸,一把杀猪刀就横在面前,面上却丝毫不改淡然气度。

    孙屠户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了几声,恼怒地起身而去。

    街上的人看见孙屠户走远,才纷纷围过来,刚才的一幕绝非偶遇,孙屠户是在警告宁放不要插手,围观的人群七嘴八舌,都劝宁放不要惹他。

    宁放微微冷笑,一个杀猪的屠户竟然如此嚣张,他虽然手无缚鸡之力,骨子里却有一股傲气,对方如此,反倒激起了义愤。

    <!-- csy:25415997:98:2019-08-18 01:54: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