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五章 富贵险中求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过了几日,消息传来,曹元礼被关进大牢。强抢妇女在武朝是大罪,就算家里有人疏通打点,也得脱层皮。事情到了这一步,闹得满城风雨,公孙小娘的秀才丈夫面子搁不住,一纸休书把公孙小娘休了。

这件事可怜的还是公孙小娘,虽说那个家她也不留恋,但被人休了,就永远留下了耻辱印记,人前抬不起头。

至于曹元礼,太狂放不羁,肯定要受点苦头关押一段时间,他家里有钱,找人打点顶多几个月就放了。

这种事顶多算是狂士间风流韵事,武朝人豪放,除了羞愤的公孙小娘和丈夫,其他人哈哈一笑,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街上的读书人越来越少了,毕竟省府消费高,那些囊中羞涩的等不到放榜,又估摸自己无望,早早回去了。

秋分过后,天气渐凉,早晚寒气逼人,齐州城的有识之士在赫老夫子的组织下联名向官府呼吁,重视河防,加固堤坝。

因为赫老出面奔走,白山棋院每天都聚集着很多人讨论河事,宁放对这种事向来不关心,他照例和往日一样吃喝玩乐,去方宅跟小攸宁读书,学上流社会的礼仪。

此日待得宁放到了方宅,跟小攸宁读了一会儿书,徐管家说道一件事,客栈街后面有一家粮行主人因为惹上官司,转让店铺。

“姑爷,我去看过了,哪家粮行生意一向很好,距离方宅也近,不如我们把它买下来吧。”

“好啊,好啊,姑爷,快点买下吧。”

小攸宁高兴地拍手叫好。

周公旦留徐管家在齐州的用意也在这里,让他看看有什么生意能做。周家虽然有钱,但他打算回来养老,没事做坐吃山空也不行。

宁放沉吟了一下,徐管家精明能干,这件事只要是他看好的肯定没问题。这事儿办成了,将来在未来岳父大人面前也脸面有光。

午后,徐管家带着宁放去哪家粮行,客栈街后面是一条杂货街,整条街全都是卖衣食住行用品的。

白记粮行在街上第一家,店面很大,里面只有一个掌柜的,无精打采地趴在柜台打瞌睡。

当下,伙计把陈记的掌柜叫出来,掌柜的姓白叫白颖圆,白家大爷在京城做官,因为得罪了朝中的宦官,卷入官司,为了救大爷,白家不得不变卖铺面。

不过,事情并不简单,还有一家也看中了白记,放出话来,白记非他莫属,别人谁也别想碰。

那家人姓孙,杀猪的屠夫出身,因为和衙门中人有关系,是本地一霸。

这孙家也是够阴的,放出话来不准别人买白记,自家预定了,却迟迟不交易,故意拖着。明显是趁白家落难,故意拿捏,想少出银子贱买。

回到方宅,小攸宁烧了了一壶茶,宁放和徐管家边喝茶边讨论这件事。

“姑爷,我打听过了,孙家是本地一霸,听说还和衙门里的人有关系,这事儿,我看还是缓一缓吧。”

强龙不压地头蛇,周公旦虽然是巨商,但回到齐州地面上,却还惹不起本地街霸,何况生意人本来就是和气生财,东方不亮西方亮,犯不着和人怄气,徐管家这么说也有道理。

宁放喝了一口茶,沉吟道:“徐管家,依您看,这白记到了我们手里,会不会亏本?”

“姑爷”徐管家捋着胡须,说起生意经,眼里都发光了。

“老朽看过了,白记处在西城贸易繁华地段,白家老店已经有百年,信誉有保证,眼下是白家落了难才卖的。就算将来不做粮行,干其他买卖也准保赔不了。”

“这么说,白家老铺值。”

“值”

徐管家毫不犹豫地说道。

可问题是,那孙家已经放话了,谁也不准买白家老铺,想捡个便宜。

宁放虽然吃喝嫖赌,游手好闲,在街坊邻居眼里就是败家子,但他不作恶,算不上坏。此刻却感到一股寒意,这孙家所作所为,被山贼还卑鄙,却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

“这个孙家趁人之危,太可恶了。”

“姑爷,您的意思是?”

徐管家试探着问道,他自然想买,只是又怕惹上孙家。

“既然徐管家说值,那就买。”

宁放下了决心,二十年来他都是浑浑噩噩的过着,像条没有理想的咸鱼,现在他是周家女婿,周家是生意人,这件事既然有利,为何不做。

徐管家捋须沉吟不语,买白家老店简单,问题是这样就等于得罪了孙家,孙家是本地一霸,日后只怕会麻烦不断。

“徐管家,这事儿就这样定了,明日就走一趟,把白记买下来。”

“姑爷……”

徐管家欲言又止,把嘴里的话咽下去,点点头。周公旦留下他,本意就是调教宁放,这做生意也算是。

见新姑爷下了决心,徐管家内心深处反倒感到一阵欣慰,这事儿虽然凶险,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凡事不搏一搏,怎么知道成不成,他也想看看宁放的魄力。

次日,宁放便和徐管家商量买下了白记,改名周记粮行,由徐管家照看。宁放看白家人在难中,便多给了一点银子。

白家人千恩万谢。

…………

转眼这事儿过去了,周记粮行开业,什么事也没发生,那孙家屁也没放一个。

宁放本来还担心,见什么事也没有,渐渐放下心来,他如今爱喝不愁,在武朝这样繁荣的一个年代,过的悠哉悠哉。

早上出门去西门口大郎饼店吃过早点,在清风楼喝完早茶,便去河边和范五爷,郑秀才聊天,午后去炭市街方宅跟小攸宁读书。

赫老夫子组织各界名流联名呼吁官府加固堤坝,闹得沸沸扬扬,宁放虽然也关心,却懒得掺和。

这日午后,宁放和小攸宁从方宅出来,去遇仙楼吃酒。到了三楼,在靠窗位置坐下,喊小厮端上好酒好菜,两人坐着慢慢吃。

从三楼窗口俯瞰,周围半里尽收眼底,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叫卖吆喝热闹非凡。可以看见方宅内,湖心亭子上停着的鸟儿,五嫂汤店里面食客满座,军捕房里两个捕快无聊地猜拳吃酒,再旁边食品检验局门前排着等待检验的人群。

“姑爷,昨日老爷来信了,我家小姐最近在学刺绣。”

“你家小姐真厉害啊。”

宁放已经从小攸宁嘴里知道未来的媳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又开始学刺绣。大户人家的女儿,就是不一般。

“姑爷,老爷说过段时间他把生意处理完了,就让我们去京师。”

“京师”宁放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内心既有些期盼,又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