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一章 借花献佛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武朝大观十三年秋,雨过天晴,清早宁放起来洗漱毕,走出胡同便听见满城一片嗡嗡嗡的吵杂,喧哗声,解试开始了。

今年解试考场在南城,三大府学所在的街道涌入了几千考生,全都是少年书生,府衙派出府兵在通往考场的道路上戒严,只准考生进入,寻常百姓只能站在街道两边檐下看热闹。

整个齐州城都轰动了,男女老少扶老携幼纷纷前去看热闹。

解试中了就是举人,就有资格参加贡院科考,所以这考试的隆重可想而知,那万万学子寒窗苦学,等的就是这一天。

可以说,这是读书人的盛会,解试一共考三天,三天里生员和监考官进入号棚后就锁院,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天黑交卷才能出来。为防作弊,试卷姓名处都要用纸涂盖,还有专门的抄稿手誉抄一遍。

除了考生,最高兴的就是做生意的人,尤其是食肆酒楼,考生考完一场出来就全涌进高档酒楼,吃喝都要最好的,一掷千金。

人生难得进几回考场,自然舍得花钱。

这种场合商机无限,连郑秀才也推了一个木轮车在考场外卖凉茶。

可惜,宁放不读书,本是激扬文字的年纪却无缘考场。

…………

炭市街,方家宅子。

宁放和小攸宁,徐管家坐在湖心亭子里读书。

“姑爷,学而优则仕,这句话出自哪里?”

“论语,子张。”

“好好,姑爷越来越进步了。”

还别说,宁放这阵子在小攸宁的调教下,读书很上心,他自然是怕将来去京师自己不学无术给周家丢脸,才硬着头皮学习。

很难想象,一个原本放荡不羁的浪荡公子会静下心来读书。

徐管家捋须微笑看着,趁着两人停下来,说道:“姑爷,老爷从京城来信了,京师那边生意暂时出了点问题,估计很快姑爷就要去京师了。”

京师是天下人心目中最向往的地方,宁放也不例外,但他听说很快就要去京师了,还是有点担心不安,周家是大户人家,他担心自己去了丢脸。

“姑爷,我们出去走走吧。”

看到宁放的情绪低落下去,小攸宁贴心地说道。

宁放巴不得不读书,三人出了方宅,便看见旁边流浪画师燕文季正在给一个书生画像。

那书生大概三十多岁,身材肥胖臃肿,衣着华贵,虽然秋意凉凉,却夸张地摇着折扇。旁边跟着两个年轻漂亮的丫鬟。

“喏,画像了本公子有赏,画的不像,分文不给。”

宁放看那人一副读书人模样,微微诧异,忍不住问道:“这位兄台怎么不去参加科考?”

“啊呸,本公子被赶出考场了,这姓蔡的狗官狗眼看人低,本公子还不稀罕。”

“被赶出来了?”

旁人闻听都一脸愕然,无缘无故,监考官怎么会把他赶出来,旁边的丫鬟噗嗤一笑,解释道他家公子昨晚吃花酒睡过头了,结果去晚了,被赶出考场了。

宁放和徐管家摇摇头,这货肯定是土财主家的富二代,来赶考不过是凑个热闹,并不在意,游山玩水才是真的。估计也是借机问家里要了大笔银子,挥霍游玩。

那货毫无惭愧,谩骂不已,燕文季也不理会,很快画好,旁边人一看纷纷捂嘴偷笑。只见画上是臃肿粗笨的公子,毫无灵气。他眯眼看了一会儿,拍掌叫好,吩咐丫鬟收起来,重重有赏。

“姑爷,这种人也配叫读书人,真是辱没斯文。”

小攸宁愤愤不平。

徐管家捋须呵呵道:“考生成千上万,录取的万中数一,自然有滥竽充数者,何况他家有钱,做不做官都饿不着。明日你在看,说不定还有更多的考生弃考。”

这时燕文季收摊准备去遇仙楼吃酒,小攸宁嚷饿了,宁放三人便跟着去了遇仙楼。

到了楼上,里面清清静静,看不到昨日考生满座的喧哗场面,小厮端上好酒好菜,宁放道:“燕先生,请随便,这顿饭我请客。”

“多谢兄台”

燕文季也不客气,大吃大喝起来。

徐管家瞧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捋须微笑道:“燕先生画技如此高,怎么甘愿流浪街头,何不去京师画院谋个前程?”

听到徐管家问,一向默默不言的燕文季抬起头看了三人一眼,摇摇头,又低下头吃喝。

“燕先生,可有什么苦衷?”

宁放瞧出他有隐衷,问道。

燕文季心神似乎不宁起来,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这位兄台说的是,但那京师画院何等地方,燕某一介草民,没人引荐,又怎会进入,能靠着此混口饭吃就不错了。”

武朝开明,文化繁荣,像琴棋书画宫里都有专门的机构,棋手有专门棋待诏,画师有画院,书法也有专门的社团。但都是上层建筑粉饰太平的产物,多是上流社会附庸风雅,召收的基本都是名士,民间普通人没有名气,无人引荐,根本进不去。

就像沈姑姑,也是靠着赫老夫子的名头,有棋待诏的沈抱图引荐才被宣召入宫的。

其时,民间不乏燕文季这样的艺人,因为出身,无人引荐,只能流落街头混口饭吃。

宁放以目示徐管家,虽然未说话,但徐管家已经猜到了他的用意,捋须沉吟道:“怎么,姑爷是要引荐燕先生吗,我家老爷交游广阔,和京师很多权贵都有交情,只要他愿意帮忙,此事倒是不难。”

宁放点点头,岳父周公旦是京师巨贾,结交的都是权贵,听完燕文季的难处,他便有了想法。微微沉吟了一下,吩咐小厮拿来纸笔,就在酒席上给周公旦写了一封信,说明燕文季的情况,请岳父大人引荐给画院。

信写罢,交给燕文季,又掏出十两银子给他做盘缠去京城,那燕文季平日冷漠,接了银子和信,起身而去。

小攸宁嘟着嘴,嘟囔了一句:“姑爷,你倒是真好管闲事啊。”

“怎么,小攸宁是不是心疼银子了?”

宁放笑道。

“姑爷,才不是,你看那人一点礼貌也没有,受了姑爷恩惠,连道谢也没有,就扬长而去了。”

“呵呵,随他去吧。再说将来去了京城,不是还能见吗?”

宁放满不在乎,他本来就花钱大手大脚,并不在意。

一旁的徐管家捋须旁观,眼里露出一丝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