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九十章 尘归尘,路归路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这顿酒直吃到黄昏才回去,夹杂在一群读书人里面听他们高谈阔论,宁放居然自得其乐。

    他这阵子很少去青楼了,大概受了小攸宁和徐管家影响,潜移默化地有了改变。

    中秋前后齐州城的热闹自不必说,吃喝玩乐一条龙,从富庶的东城到贫瘠的西城,条条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数千考生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限生机。

    宁家也阔气了,门楼修的气派高大,门上挂着大红灯笼,有点昔日父母在世时的气派。可惜的是门庭冷落,家里只有宁放和丫鬟李冶,宁放还整日不着家。左邻右舍听说宁放攀了周家高枝,虽然羡慕,还是衷心道贺,齐大柱两口还亲自上门送礼恭贺。

    现在,宁放站在胡同口,任雨丝落在脸上,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心里颇为感慨。路过的行人都诧异地看着他。

    有件事,他得去办了。

    一日后就是无赖邓大处决日子,无论如何,邓大都有意无意地改变了宁放的命运,他得去送行。

    李冶从街上回来,吓了一跳:“公子,下雨了,你怎么不回去在外面淋雨?”

    她埋怨着,把手里的伞塞给宁放,自己抱着头跑回去了。

    宁放摇摇头,没有回去,径直去了白山棋院。

    白山棋院静悄悄地,范五爷在厨房烧水,厨房漏雨,雨淋湿了柴火,半天都生不起火,气的跑出来骂娘。

    “宁公子来了,快进屋,我正要去找你呢。”

    “找我,什么事?”

    “咳,大喜事,进屋去吧,他们都在里面。”

    范五爷满脸喜色,推着宁放进屋,进了屋里,一看满屋子都是人,郑先生,沈姑姑,钟兆文,小婵儿,连赫老夫子也下床了。

    一阵寒暄,赫老夫子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宁公子,昨日朝里来人了,宫里邀请沈姑姑进京,年底南诏棋手要挑战宫中棋待诏,棋待诏广邀天下棋手进京。”

    “进京,这是好事啊,恭喜沈姑娘了。”

    宁放闻听,自然替沈姑姑高兴,在白山棋院她只是普通棋手,生活无着,但进了宫中棋待诏,那身份就不一样了,从此端上铁饭碗吃喝不愁。当然,这也多亏了赫老夫子的高徒,在棋待诏做棋手的沈抱图大力推荐,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恭喜沈姑娘了。”

    “谢谢义父,谢谢郑先生,谢谢钟老,谢谢宁公子……。”

    沈姑姑眼含泪水,一一道谢。

    沈姑姑已经到了婚嫁年龄,一个女孩,即使在武朝这样开明的年代,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也是必经之路,这个突然而来的宣召,让她的命运改变了。

    朝中来了一个棋待诏的人,赫老夫子等人砸锅卖铁凑了几两银子,让那人在城里客栈等着,这边众人道别。

    赫老夫子刚要让郑秀才去找宁放,他却来了,众人纷纷道贺,小婵儿拉着沈姑姑进去收拾行囊去了。

    沈姑姑自幼流浪江湖卖艺,出远门倒也没什么,不过待她走出来,宁放和钟兆文老先生都暗暗摇头。

    沈姑姑穿着还是平时的衣服,虽然干净却很简陋,随行只有一个小小包裹,十分寒碜。

    白山棋院本来就清贫,入不敷出,生活艰难,为了招待宫里来的人,砸锅卖铁,赫老夫子把所有的积蓄都给宫里来人了,连一分盘缠也拿出来。

    “姑姑……。”

    小婵儿拉着沈姑姑的手哭着,沈姑姑就是她的精神依靠,沈姑姑走了,这孩子自然哭的伤心。

    “小婵儿不哭,姑姑走了,还有义父,郑先生,钟老,宁公子,他们都会照顾你的。”

    “姑姑,那你到了京城一定要给我们写信,等我长大了,就会京城找你。”

    “好,小婵儿,一言为定。”

    沈姑姑抱住小婵儿,两人哭成泪人儿。众人默默看着,心里都很难受。

    宁放从身上拿出一张银票,道:“沈姑娘,这里有五十两银子,你拿点做盘缠吧,莫要亏待自己。剩下的留给棋院吧。”

    他把银票递过去,满屋众人全都愣住了。

    “五十两……宁公子,这……大礼不敢受啊。”

    沈姑姑连忙摆手,不敢要。

    五十两白银,在穷人眼里就是巨款了,足够置办一点薄田了,宁放本来是准备明天去给邓大了结了身后事,剩下的给游豹。他受了左慈五百两白银,心里对一直对游豹有愧,想借机弥补。

    此时,见到沈姑姑和棋院如此寒酸,心里一热,拿了出来。

    沈姑姑不敢要,宁放坚送,见此情景,钟兆文老先生捋须劝道:“难得宁公子一片好心,沈姑娘就收下吧,日后记得报恩便是。”赫老夫子看他真心实意,感动的老泪纵横,也点头了。

    “宁公子大恩,小女子今生没齿难忘。”

    沈姑姑跪下道谢。

    宁放赶紧把她拉起来,五十两白银不是小数,他却云淡风轻,反正这钱来的容易,他本来就是大手大脚,也不心疼。

    …………

    次日,赫老夫子在白山棋院设宴招待了左邻右舍,沈姑姑给所有人道了别,给宫里来人进京了。她只带了十两银子,剩下的留给棋院。

    若是按宁放做派,这笔钱肯定先修缮棋院,翻修院子,置办用度,但赫老夫子和众人商量后,拿出银子买了七八亩田地,剩下的存起来,连他看病都舍不得花。

    这个奇女子离开了齐州城,走向了更大的舞台,等待她的将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她在齐州城短暂的几年间,留下了一段传奇。

    这天一早,宁放就雇车去了府司西狱,跟邓大道别,目睹邓大上刑场,被当场砍头。

    邓大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他杀过人,做过恶,罪有应得,不过死的太惨,被砍头。

    他和游豹一起把邓大的尸体用席子裹着,游豹亲自架着马车出城去。

    两人一路都不说话,到了城外,看见前面的驿站,游豹从马车前面回过头,道:“宁兄弟,前面到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宁兄弟请回,到此为止吧。”

    看来游豹不愿意让别人插手,宁放只好点点头,游豹身上有很多秘密,对方既然不愿意让他太靠近,他便不去想了,闷闷回去。

    一连几日,宁放内心都无法平静。

    <!-- csy:25415997:92:2019-08-18 01:53: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