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十五 金蝉脱壳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方家宅子后面是一条客栈街,有十几家客栈,临近会试,住满了前来参加会试的读书人,书声琅琅,内中多数都是贫寒之人,也有乡下土豪家的少爷公子,这些少爷公子到了繁华的省城,自然少不得花天酒地,城里各家青楼的稍微有点名气的女子乘坐着豪华马车,每日往来不断,笙歌燕舞。

    次日,宁放一大早就来到方宅,刚和徐管家说了一会儿话,何足道却派人来请他去遇仙楼吃酒。

    宁放正准备去回拜何足道,闻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按张掌柜所说,左慈一伙今日必逃,只要盯着何足道,他不信他们能从眼皮底下逃走。

    到了遇仙楼,今日何足道包了酒楼整个三楼,叫了四五个歌姬,要了遇仙楼最好的酒菜,五六个伙计陪同着,同席的除了宁放,还有几个自称是本地大商人。

    众人互相寒暄毕,便坐下喝酒,何足道举起杯子:“宁公子,昨日多谢你援手,来来,敬宁公子一杯。”

    “何兄客气,请。”

    宁放端起酒杯回敬道。

    “宁公子,这齐州城可是好地方啊,老朽等人心仪已久,在此考察了半个月,已经看好地了,打算做笔大买卖。到时还要仰仗在座各位提携。”

    那几个商人都纷纷点头,宁放打着哈哈,何足道边说边殷勤劝酒。

    这顿酒席非常丰盛,酒肉都捡最好的上,遇仙楼的招牌仙露酒醇香无比,喝到正午,宁放已经微醉,看何足道等人喝酒听曲,放浪形骸,丝毫没有一丝异常。

    正喝时,楼外忽然冲进来一群捕快,捕头李康慢慢走了进来。

    李康扫视众人,冷冷道:“何足道,请吧。”

    何足道脸色顿时脸色惨然,苦笑了一下,道:“老朽今日栽了,无话可说,李捕头尽管动手吧。”

    李康一挥手,捕快上前拿住何足道一伙人,那几个本地商人吓得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宁放酒醒了一半,愕然道:“李捕头…这是怎么回事?”

    李康拱拱手,道:“宁公子有所不知,这个何足道是个惯犯,积案累累,昨日青州通牒文书到了,本捕头这就押他回去。”说道这里,李康一挥手:“带走。”

    李康押解何足道走了。

    这突然而来的一幕让宁放一阵诧异,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此时自然无心吃酒了,出了遇仙楼,便见张掌柜的坐在路边茶肆吃茶。

    张掌柜低声说道:“宁公子,咱们还是大意了,何足道这一手非常高明,借官府之手遁走。不过,游爷已经派人守在出城的所有道路上,只要左慈还在齐州城,我们就还不算输。”

    一群乞丐从周围巷子里出来,张掌柜暗暗使了个眼色,群丐悄悄地向李康离开的方向追去。

    宁放和何足道一伙在遇仙楼喝酒时,张掌柜已经派人守住了周围,料想何足道插翅难飞,没想到对方却这样从他们眼皮底下溜走了。

    可以说,游豹等人想了很多种可能,做好了一切准备,却没想到何足道这一手。

    张掌柜懊恼地连连跺脚,后悔太托大了,咳地长叹一声。

    宁放回到方宅,他只能等游豹那边的消息,其他也无能为力,小攸宁和徐管家在刚建好的湖心亭子里说话,看见他喊道:“姑爷,姑爷,快来,徐管家有事找你。”

    这座人工湖面积很大,湖水清澈,亭子建在湖心岛上,沐风而坐,清爽惬意,旁边一片竹园,竹园掩映下是几间朴素的私塾。

    上得岛上,小攸宁道:“姑爷,老爷昨日来信了,徐管家,你给姑爷念念。”

    徐管家点点头,把信念了一遍,周公旦来信说生意上有点事还得再过段时间,让他们三人修缮好宅子。

    “姑爷,我家小姐出了一个上联,让你对下联。”

    “哦”宁放暗暗苦笑摇头,做读书人家的女婿真是苦啊,他那里懂得对联,只好道改日吧,搪塞过去。

    宁放心里有事,心不在焉地说了会儿话,离了亭子,四处转了转。走到后院,忍不住向客栈街看去。一眼看去,只见哪里围着一堆人,乱哄哄一片。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被围在人群里面的是那个叫张成武的书生。

    宁放走过去,人群里,张成武抱着孩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周围的人。

    “众位乡邻父老,可怜可怜下我们爷俩吧,孩子病的厉害,只剩一口气了,求求哪位好心人送我们出城,让孩子闭眼前看看家乡。”

    周围的人群同情地看着,纷纷叹息,却没有人伸出援手,张成武在这里住了快一个月了,孩子一直生病,花光了盘缠,连出城雇车的钱都没有了。

    宁放看那孩子实在可怜,摇摇头,走过去叫了一辆马车,让两人坐上车,出了胡同,张掌柜的看见马车出来,盯着看了半天。

    一路上,张成武抱着孩子悲痛欲绝,也不说话,马车霖霖,到了城门口,宁放看了看周围,果然有很多道目光盯着,张成武抱着孩子下车,给宁放磕了一个头走了。

    宁放坐上车,吩咐车夫回去,车夫答应一声,赶着马车回城,快到城中时,就见游豹骑着马迎面飞奔而来。

    “游兄,你这是要去哪里?”

    游豹跳下马,看着马车,脸上忽然神色大变:“宁兄弟,你可知道刚才你送的那人是谁?”

    “谁?”

    “左慈”

    宁放瞬间蒙了。

    游豹懊恼地跌坐在地上,狠狠地锤了一拳,他知道左慈今日必逃,从早上开始一直死死盯着,期间左慈一直在土地庙没有出来。

    等游豹闻听何足道被捕头李康带走,才意识到不妙,硬闯进破庙,发现左慈不翼而飞了,他急忙派人四处搜寻,得知宁放带人出城,大惊失色,忙追赶而来,却还是晚了一步。

    “游兄,你是说张成武就是左慈?”

    “不错,左慈擅长妖术,易容对他说来说轻而易举,他一开始就是用左慈和张成武两个身份出现,蒙蔽了所有人。”

    “可是,他是如何做到同时在城外和城里出现的?”

    游豹摇摇头:“我开始也想不通这个问题,直到刚才闯进土地庙,看见他布置的假人才豁然开朗。这半个月来,左慈晚上住在土地庙,白天则以张成武和左慈身份来回转换,丝毫没有人怀疑。”

    “这……”

    宁放顿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后背一阵寒气,如果游豹说的是真的,那左慈一伙也太厉害了,环环相扣,一开始就设计好了一切。

    游豹等人以为掌控了一切,却想不到他们早就在左慈设的局里。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

    宁放回到家,已经是黄昏了,他无心游玩,早早回家,刚进院子里,便见李冶兴冲冲地迎上来道:“公子,刚才有个人送了一件东西。”

    “那人呢?”

    “他讨了杯水喝了,说是他家主人欠公子的债,留下一个方盒就走了。”

    李冶把一个方盒子递给宁放,打开,宁放吃惊得张大了嘴。

    盒子里面,是一张银票,足足五百两白银。

    底下有一个纸条,写着:“宁公子,多谢送行,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署名蜀人左慈。

    <!-- csy:25415997:87:2019-08-18 01:53: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