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八十一章 三清显圣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街上灯火阑珊,夜市正浓,空气中弥漫着美酒的醇香,旁边的小吃摊上,几个读书人摇头晃脑,正在对眼前的美景赋文,晚归的菜农挑着空担经过,忍不住馋,停下来打一角酒,贪婪地喝着。

    小婵儿以为宁放喝醉了,急得又是喊姑姑,又是摇晃着他。

    “婵儿,你宁哥哥现在可是有钱人的女婿,天天要应酬交际,这点酒怎么会醉。”

    沈姑姑笑嘻嘻地说道,烛光下,愈发显得明睦皓齿,俊秀不俗。

    “沈姑娘,你就别取笑我了。”

    宁放摇头苦笑。

    他喝得半醉,直到深夜才摇摇晃晃地回去。走到胡同里,看见一伙贼正在爬一户人家的院墙,他大喊一声,结果群贼一拥而上,被饱揍了一顿。

    …………

    武朝大观十三年秋未,宁放清早起来,洗漱毕去炭市街的方家宅子,半个月过去,改造宅子的事进展顺利,方家原来的旧房基本改建完成,工匠正在建人工湖,建私塾,他让徐管家回去休息,自己留在那里监督。

    小攸宁来时已经是半清早了,她眨眨眼,道:“姑爷,闲着无事,我教你读书吧。”

    “呵呵,你要教我那一本书?”

    小丫鬟认真地想了想,板着指头道:“四书五经,百家姓,弟子规……姑爷,我先教你读千字经。”

    宁放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只觉好笑,闲着无事,便道:“好,我跟你学,不过这里工匠聒噪,我们寻个幽静去处。”

    两人便来到已经改建完毕的东院,这东院原本是方家那位旧主人居住的,院子里开辟有花圃,绿植繁茂,院门两侧有两棵洞庭树,幽静清幽。

    院子里有一张石桌,宁放在桌边坐下,小攸宁努力做出严肃的样子,学着私塾老师,背着手教宁放读千字经,她教一句,宁放学一句。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果珍李柰,菜重芥姜……”一时书声朗朗。

    这千字经是武朝时私塾的启蒙读物,比较艰涩难懂,小攸宁就教一段,停下来讲解一会儿,毕竟还是孩子,常常解释不清,急得小脸通红,直跺脚。

    宁放也极力配合着,先还觉得好笑,但随着小攸宁的讲解,慢慢地反而来了兴趣,他平素交往的都是风雅之士,耳熏目染,读来竟然很快就领悟了,学得津津有味。

    次日起,宁放闲着无事就跟着小攸宁读书,一个女童一个少年两个人,想象这场面满满违和感,却其乐无穷。

    这一日午后,小攸宁喊饿,宁放便带着她出来去遇仙楼。

    遇仙楼虽然是酒楼,但也卖一些糕点果品肉食,汤类,做工精细,食材新鲜,价格却很昂贵。一般只有有钱人才常常光顾。

    上了三楼,窗边哪里早已坐了一个人,是那个流浪画师燕文季。

    燕文季大概是遇到了好主顾,挣了钱,坐在那里大吃大喝,面前的桌上有好酒好肉,开胃鲜汤。

    宁放拉着小攸宁走过去,拱手客客气气地道:“燕先生,可否能同席吃酒?”

    燕文季点点头,也不言语,继续埋头大吃。

    宁放坐下,招呼小厮捡好酒好肉再上些,须庾,小厮端上酒肉,便吃喝起来。

    他虽然对这个流浪画师很好奇,有心结交,但见他一副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也只好罢了。

    时值正午,遇仙楼内吃酒的客人很多,和任店一样,人多嘴杂,这里也是城内各种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隔壁一桌上几个客人正在讨论着什么。

    “列位有所不知,那土地庙前朝曾是一座寺院,供奉三清真人,香火鼎盛,经历沧桑劫难已经不复存在了。后人不知,才建了座土地庙。”

    “何老兄所言极是,老朽也曾听父辈人说过,确有此事,想不到三清爷爷竟然显圣了,此乃我齐州府之造化也。”

    那被称作何老兄的是个中年人,衣着不俗,谈吐儒雅,和他同席的也皆是儒雅之辈。

    那何老兄又道:“列位,前日我闻听此事,便知道是三清爷爷显圣了,那蜀人左慈想必是早有感应,才不远万里来到此地结善缘。”

    宁放听的云山雾罩,见楼内其他客人也都在随声附和着,心里疑惑,转过头客客气气地询问。

    一问之下才知道缘由。

    蜀人左慈在韩桥表演了一段时间,引起全城轰动,上至府衙,下至百姓都视为神仙。有好事着等左慈离去后悄悄跟在后面,发现他晚上就住在城外的一个破败的土地庙里。

    昨日夜间,又有人悄悄前去,却惊见破败的土地庙里冲出一道红光,直冲霄汉,吓得那人连滚带爬跑回来。这人一传十十传百,传的沸沸扬扬,几乎全城都知道了。

    那何老兄瞧着众人,继续道:“三清爷爷肯定是看齐州天灾人祸,发了慈悲心才显灵,我等应该向官府倡议集资建庙,让三清爷爷能永远庇护齐州,列位以为如何?”

    旁边的人都道你老兄说的在理,应该集资给三清爷爷修庙,好保佑齐州。

    一时间酒楼内,客人们纷纷议论,有说那左慈是三清爷爷弟子,知道三清爷爷要显圣了,特地前来,先弄些神仙手段让大家相信。也有人说左慈就是三清爷爷,越说越邪乎。

    宁放心中惊异,向燕文季道:“燕先生,你觉得这事儿到底是真是假?”

    燕文季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宁放还要问,燕文季却起身离席而去,走到门口对小厮指着宁放道:”等下那位宁公子结账。”说罢,扬长而去。

    酒楼里,众人越说越激动,纷纷相邀晚上一起去城外山神庙察看,如若真有红光冲天,那便是三清爷爷显圣无疑了。

    ”姑爷,真的是三清爷爷显圣了吗?”

    小攸宁已经信了一半,满脸期盼地看着宁放。

    ”小攸宁,你信吗?”

    ”信,姑爷,肯定是三清爷爷显灵了,不然那个左慈怎么那么神奇。”

    宁放尚未说话,旁边那何老兄听见他们说话,转过头拱手说道:”不才何足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宁放”

    ”哦,是宁公子,何某祖上做过史官,家中存有前朝至今的很多方志,那土地庙前朝曾是三清真人的到观,确有其事,宁公子,如不信可看?”

    说着,何足道从怀中拿出一本发黄的书卷,翻开一页,让宁放凑过去看。

    <!-- csy:25415997:83:2019-08-18 01:53: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