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六章 仙露酒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处暑过后,气温下降,河边纳凉的人群不见了,白天街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店铺门前彩旗飘飘,夜晚张灯结彩,各家各户都在拼命招徕客人。剃头铺子,酒楼茶楼、瓦舍、成衣铺、棺材铺、食肆、丝绸,当铺,药铺,烧卖行,全都开门迎客,伙计就站在门口,只要有人来就热情接待。

    沿河两岸的菜农挑着菜担走街窜巷,卖鲜花的,卖插食的全都站在街道两旁,吆喝叫卖,那些机灵的童子在高档食肆门口等着客人点外卖。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蜷缩在食肆酒楼门头,等待施舍。

    这一切,宁放太熟悉了。街上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块青石,每一个店铺都曾留下过他的足迹。

    他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尽管浑浑噩噩,却是真实地感受着一切。

    郑秀才蹲在街边看一伙少年斗鸡,双手笼在袖子里,蜷缩着,显得老态龙钟。时间像一把刻刀在他脸上刻录下岁月的痕迹,二十年前宁放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书生。再也回不来了。

    “老喽,老喽”郑秀才最近的口头禅便是这两个字。

    宁放最近天天一大早就跑去炭市街方家宅子,和郑秀才很久没喝酒了,便走过去喊郑秀才喝酒。

    郑秀才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过来,两人走到任店,进去找了个座位坐下,要了一壶上好的羊羔酒。

    “宁公子,你说读书人好不好?”

    没头没脑的一句让宁放完全摸不着头脑,愣了一下,摇摇头。

    “宁公子,这朝廷重视读书人没错,天下人都去读书,读书人多了……,像老朽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如今活的还不如那些菜农……你说,你说这读书人多了有什么好?”

    “郑先生,这话切莫乱讲。”

    “宁公子,你别打岔,让我讲完,这读书人多了并不好,大家都去读书,没人种田,岂不要饿死……。”

    宁放吓了一跳,赶紧摆手制止,这种事不是普通人能议论的,看得出郑秀才心里伤感,他平生饱读圣贤书,却生活坎坷,只能糊口,又放不下身段下苦种田,到老了落得栖身之所都没有。

    他没法回答郑秀才的话,没人喜欢种田,都想读书做官,可读书人多了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也想不明白。

    郑秀才想不通发牢骚,旁边喝酒的基本上都认识郑秀才,纷纷起哄取笑。他倒也不恼,借酒浇愁。

    宁放就不管他,反正酒管够,和旁边的人聊起天来。

    任店卖的都是廉价酒便宜,来喝酒的基本上都是底层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跑江湖卖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人多嘴杂,这里也是西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基本上一件事只要发生,很快就能通过任店传播开去。

    很快,宁放就听到了二件事,一件是无赖姚五,姚五为母亲祝寿,居然把翡翠玛瑙玉石珍珠摆了一桌炫耀,说的人义愤填膺,愤怒不已。听的人也咬牙切齿声讨,一个无赖混混靠着巧取豪夺,威逼利诱夺去了沿河两岸无数菜农的田地,作威作福,任谁听了都不愤。

    第二件事是山贼赵虎又派人下山抢了北城的两家米店,还掳走了几个青楼女子。

    这两件事于宁放的生活来说,并无影响,他也和周围的人一样愤懑不平,咬牙切齿,一壶酒喝下去,醉的晕乎乎。

    结果两人都喝得大醉,摇摇晃晃出了任店,就躺在城墙根下和那些流浪汉一起,醒来后宁放发现身上的几十文钱被偷了,懊恼无比。

    宁放把郑秀才搀扶着送到棋院,沈姑姑在教一群孩子学棋,连忙喊外面菜园干活的范五爷把他扶进去。

    他跌跌撞撞走回去,李冶还没有回来,进屋倒头就睡。

    活在武朝还是很幸福的,一般普通人,只要有地方栖身,花几文钱就能去茶楼喝茶,酒肆吃酒,享受各种便宜实惠的美食。同时坊市繁荣,贸易发达,百业兴盛,只要肯吃苦随便找个差事就能混口饭吃。

    除了宁放这样的人,放不下身段,什么都不愿干,苦苦挣扎在底层和上层社会之间。

    ………

    过了两日,宁放去炭市街方家宅子,改造宅子的事安排好了,剩下的都是工匠的事,他只需要有空来看看,小攸宁和徐管家就住在旁边的客店,天天照看,他一来小攸宁就缠着他游玩。

    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半天,逛的口干舌燥,小攸宁逛累了,到底还是孩子,累了就回去了。宁放想了想,走进了对面的遇仙楼里。

    遇仙楼和宁放常去的清风楼一样都是官方正店,两家都是大店,但遇仙楼是百年老店,店里能自酿酒出售,所以名气更大一些,生意兴隆,也能时常请些公孙小娘之类的歌姬表演节目,招徕客人。

    那晚公孙小娘在遇仙楼唱曲儿的一幕给宁放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径直上了三楼,那晚公孙小娘就是在三楼窗口唱曲儿。

    三楼靠窗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捕头,正向楼梯口看来,是捕头李康。

    “宁公子”

    李康向宁放招了招手。自打那场无妄之灾后,两人倒是不打不相识了。

    “李捕头”

    宁放拱手礼毕坐下,李康招招手,不用吩咐,旁边的小厮立即端上好酒好菜,恭恭敬敬地道:“李爷,要什么您尽管吩咐,我家掌柜的问候您了。”

    李康是捕头,在齐州城算是人物了,一般酒楼都会给他面子,李康基本上来喝酒都是白喝,小厮那句话里就等于告诉他们尽管吃喝,老板买单。

    遇仙楼的招牌仙露酒是自家酿的,此酒中杂以仙果,醇香味浓,三碗不醉,来喝酒的都是抱起酒坛喝,喝完头重脚轻,飘飘欲仙,因而得名。

    好酒啊!还没喝就闻到酒香,宁放忍不住赞叹。

    端起碗连饮三碗,李康微笑看着,淡淡说道:“宁公子前日去韩桥可见过哪个神奇的耍把戏的?”

    “哦,李捕头也知道这件事?”

    宁放微微吃惊。

    “此事这几日已经传遍了,宁公子可看出什么?”

    宁放摇摇头,那中年男子把红花变成白花,众目睽睽之下,完全看不出破绽,他回去也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来。

    <!-- csy:25415997:78:2019-08-18 01:53: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