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十五章 神乎其神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少时,一片惊呼声中,长剑没入道人口中,只露出剑尾,那道人剑憋的通红,眼睛瞪得牛大,旁边一个小道童连忙端着盘子讨赏钱,看到这残忍一幕,围观的人群不忍纷纷往盘子里扔钱。趁着热度,旁边另一个道人上前吆喝一声,开始表演喷火,只见他喝了一口清水,猛地张口,一道火球从嘴里喷出,围观的人群纷纷鼓掌叫好。

    宁放和小攸宁站在人群后面看,旁边说书的卖艺的,耍把戏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寻常百姓都是站在看热闹,人群中还有很多富家公子,提笼架鸟的有钱人坐着,旁边有丫鬟扇扇子,悠哉悠哉。这些富人坐着不动,那些表演杂耍的轮流上去表演绝活,演得好的,博得富人一笑,大手一挥,随便赏点银子,都够卖艺的吃喝几天了。但若是表演不好,富人脸色一变,卖艺的赶紧退下,跟后世的戏园子一样。

    这也是韩桥的一景,名曰打秋千,有很多人专程赶来,就为了看富人打赏,于富人来说花钱买乐子,图个舒坦。

    宁放和小攸宁衣着鲜艳,刚进去就有几个卖艺的凑过来给他们表演,表演完讨赏钱,小攸宁摇头摆手,一个子儿没有,气的那些人暗骂,找别人去了。但还是不断有人凑过来给他们表演。

    “姑爷,别理他们,这些人都是江湖骗子,骗钱的。”

    “哦,小攸宁,京师也有这种地方吗?”

    “姑爷,京师被这里热闹多了,最热闹的樊楼旁边,天天都有来自各地的杂耍卖艺的,五花八门,什么好玩的都有,我家老爷每次都是坐在樊楼三楼吃酒观看。”

    小攸宁说道,脸上掩饰不住炫耀。

    京师的繁华,宁放从周公旦和小攸宁嘴里已经窥见一斑,心里自然暗暗神往,心道将来有机会倒要去京师看看。两人边说着话,便上了桥上,桥上到处都是表演杂耍的,但此时人群却全都围在一个中年男子旁边。

    人群中间,地上铺着布,布上有一朵刚采摘的红花,鲜艳夺目。中年男子拿着一个大口玻璃瓶,拧去盖,让旁边的人检查了红花,将瓶罩在红花之上,起身绕场作揖,喊道:“众位看官看好了,等下小人念个符咒,半个时辰内,要让瓶里的红花变成白花,出门在外混口饭吃,有钱的爷捧个场,赏个三五文钱,小人感激不尽。”

    说完绕场讨钱,围观的人群纷纷扔钱,宁放见那中年男子虽然落魄,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气度不凡,暗暗惊奇。此时等待过程中,旁边的人纷纷议论起来,说这中年男子也是几日前才来到这里,自称是蜀人,走遍名山大川寻访结缘之处。昨日刚表演了一个把戏,在桥下空地置一空筐,然后念咒,半天后附近的老鼠纷纷主动投筐,前仆后继,场面壮观,引起了轰动。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那中年男子盘膝而坐,闭目养神,丝毫不理。半个时辰后,中年男子撤去瓶,瓶子下面的红花竟然真的变为白色。

    ”姑爷,这怎么可能?”

    小攸宁目瞪口呆,宁放也是一脸惊诧。旁边的人也都瞠目结舌,红花和琉璃瓶事先都检查过,没有问题,目睹这一幕,人人百思不得其解。

    民间把戏,杂耍,在武朝繁荣一时,像吞剑喷火,高空杂耍,都是常见的曲目,连齐州这种偏僻之地都屡见不鲜。但这男子表演的把戏众人闻所未闻,一时间纷纷拍手叫好。

    宁放心里奇怪,盯着那红花和琉璃瓶看了几遍,始终看不出问题,在围观人群的要求下,中年男子又表演了几遍,四周一双双眼睛盯着,还是看不出破绽。这下周围人都相信这人不寻常,纷纷赏钱,一些富家公子更是大手笔打赏。

    连着表演了五六遍,韩桥上挤得水泄不通,连周围表演的其他杂耍艺人都围着观看,同行是冤家,这些人自然内心不服,想看出门道,当场揭穿他,可惜看了半天,没一个人看出来。

    又表演了一遍,那中年男子收拾东西,拱手团团作揖道谢过,挤出人群径直去了。余下围观的人群一脸神往地看着,像看神仙。

    这人走了,他带来的话题却持续着,围观的人群都在议论回味中年男子两天的表演,惊为天人,对其它的杂耍艺人表演也没心思看了,场面淡了。

    宁放和小攸宁看着没啥看头了,就回去了。

    转过府学围墙,只见旁边的湖心亭子里,朱大成和几个书生还在高谈阔论。要说武朝最舒服的就是这些读书人,只有有了一点功名,便有官府照顾,不用从事体力劳动。最不济如郑秀才,也勉强能糊口。

    路上,小攸宁对刚才的把戏还津津有味,不住地问道:“姑爷,明明是红花,怎么会变成白花,难道那人真的是会咒语?”

    “呵呵,那倒未必,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

    “姑爷,老爷说你是高人,都能识破张保的骗术,怎么会看不来。”

    “哦”宁放停住脚步,摇头,继而哈哈大笑。上次他无意中识破了张保的骗术,纯属侥幸,想不到却给周公旦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丫头也当真了。

    这高人宁放可真不敢当,他就一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他把小攸宁送到客店,和徐管家讨论了一会改造宅子的事,就回去了。

    ……………

    宁放回到家,李冶告诉他,赵宛儿来看过了,舅舅赵秀才昨日给一个富商写自传,富商一高兴,赏了很多钱,吃酒吃得整整醉了两日。

    天气转凉,李冶利用时间把院子收拾了一遍,前段时间栽桑苗的地方腾出来,种上了蔬菜,已经冒出了土,绿油油地。

    李冶蹲在菜地,喜悦地除草,喊了一声:“公子,等蔬菜长上来,冬天应该能熬过去,开春就好过了。”

    “唔”

    宁放皱眉看着,脸上的表情淡淡,和小攸宁相处短短几天,他倒是喜欢上了那个小丫鬟,言谈风趣出口之乎者也,而李冶口里永远柴米油盐酱醋茶。

    他摇摇头,打声招呼,出门去夜市吃茶去了。

    这是武朝大观年间一个落魄富二代的人生,对宁放来说,往后退一步就和沿河两岸的菜农一样,沦为底层人,他只能苦苦挣扎着往前。

    尽管很累。

    <!-- csy:25415997:77:2019-08-18 01:53: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