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六十六章 落絮飞杯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周公旦和宁放闻听,都笑呵呵看着她,沈姑姑的所作所为本就豪放不羁,她喊出这话并不稀奇。

“周公,宁公子,换个喝法如何?”

“哦”

周公旦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沈姑姑瞧了一眼亭子外面的杨柳树,笑吟吟道:“周公,杨柳飞絮,飘飘洒洒,咱们便拿这落絮赌酒如何?”

她从桌上拿了三个酒杯,放到亭子外面的道上,道:“就以飞絮落杯为题,看那个杯子落絮最多,罚酒如何?”

周公旦见闻广博,平日和人喝酒也见过诸多助兴玩法,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飞絮落杯,大笑道:“妙啊,妙啊,宁公子,这倒是新奇,你可愿意?”

“好个飞絮落杯,有趣有趣。”

宁放欣然同意。

其余各人都已经半醉,趴在桌上脸上涨红,嘟囔着好,三人移至亭外,仰面看着头顶的杨柳,一阵风吹过,柳絮飘飘洒洒落下,果然飞入地上的酒杯中。

看一看,周公旦杯中落絮最多,他哈哈大笑,心里暗暗佩服沈姑姑心思奇巧,自动罚酒三杯。一般酒助兴,无非是玩投壶游戏,行酒令,猜拳,斗子,比诗词,有玩的好的往往从头至尾都很少喝酒。沈姑姑想出这一出,完全是靠运气,没有半点投机取巧。

几轮下来,周公旦和宁放也被罚了很多酒,仙露酒醇香味浓,后劲大,等到一坛酒喝完,三人都醉意上来了,就趴在桌上。

“宁公子,老朽从商半世,厌倦了俗世繁文缛节,似今日这般快活从未有过,羡慕公子活的逍遥。”

他趴在桌上,嘟囔着说道。

“周公,您老是大商人,宁某只是一介村夫,惭愧惭愧。”

宁放喝醉了,心里却明白,惶恐地说道。

周公旦一生阅人无数,底层人中宁放算是异类,虽然落魄潦倒,却始终不忘曾经富二代身份,风轻云淡,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他虽然认识不过半月,却对宁放赏识有加。

这顿酒直喝到天黑,小厮从城里买来醒酒汤让各人喝了,才摇摇晃晃各自回去。

遇仙楼的招牌酒仙露就是厉害,连宁放也醉的厉害,回去就倒头呼呼大睡。

夏夜,清凉如水,街上夜市繁华热闹,胡同外的菜地里,秋虫唧唧,蛙声一片,有很多少年蹲在田间逮蛐蛐。

宁家院子里,李冶担心宁放,一夜起来几次察看,嘴里埋怨着,还是放心不下。

此日起,隔三差五,周公旦就带上酒肉来河边,邀请宁放和棋院诸人吃酒。

有酒喝,有肉吃,宁放来者不拒,终日酩酊大醉,早忘了其他。

…………

转眼过去了一月,肆虐一时的酷热渐渐退了,地气开始转凉,太阳不再是那么滚烫,早晚能感觉到了凉意。被酷热折磨了一个月的菜农松了口气,又开始在田间忙碌开了。

早上起来,宁放洗漱毕,去西门里吃油条,便听到街上到处都在讨论花魁评选。

他这才想起,齐州府三年一度的花魁评选到了。

自古青楼女子,乱世多数命运凄惨,如花自飘零,但在盛世却是粉饰太平的点缀。武朝朝野到民间思想包容,百花齐放,出现了很多有名的青楼才女。

其时的京师才女琼华,绿珠都出身青楼,名噪一时,许多士大夫达官贵人争相捧场,据说绿珠的身价到了,和她同席饮酒都要百金。

齐州城大大小小不下数十家勾栏瓦舍,苏园凭借四大才女独占鳌头,每届花魁评选从不落空,也是齐州府一件盛事。

这花魁评选,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评选那日,全城的青楼女子都打扮的漂漂亮亮去哪里,观看者人山人海,上至达官贵人,下到沿河两岸的的普通菜农,是日,其他地方所有店铺关门,万人空巷,盛况空前。

评选花魁有一定标准,主要是才,色,品,韵,其次还要参考当日富人捧场的热度,很多有钱的富家公子为了捧红某位青楼女子,在这一日往往一掷千金,挥金如土,场面热闹非凡。

评选团由齐州各界社会名流组成,苏园才女苏小卿已经连续三年蝉联魁首,今年的最大悬念还是苏小卿能不能继续夺得花魁。

卖油条的麻五婆饼店门前排着队伍,排在宁放前面的两个老者正津津有味地讨论。

“阎老,你说苏小卿今年会不会蝉联魁首?”

“古兄,依我看魁首还是苏姑娘。”

他一说,旁边的人便追问道为何,那古老丈慢悠悠地捋着胡须,道:“各位乡邻,这花魁评选分才,色,品,韵,苏姑娘无论哪一项都不输,仪容端庄,有国母之态。其它三大才女中,李念奴身世飘零,心中怨念很大,虽才色品韵俱佳,却少了洒脱。朝云姑娘已经从良,姑且不提,那赵飞影姑娘……”

说道这里,老者停下来,旁人急忙问道:“老倌快讲,赵姑娘如何?”

那老丈卖够了关子,才慢悠悠道:“这赵姑娘嘛,论才色品韵,也是不差,不过好妒争胜,也称不得上佳,所以说今年这魁首,还是非苏小卿莫属。”

他说完,众人纷纷点头,连宁放都暗暗赞叹,这老丈不过是市井小民,见识却不浅,说的也在理。可见这花魁评选的影响力。

吃完早点,宁放去茶楼喝了半天茶,才出门去河边,便看见渡口柳树下,周公旦在和沈姑姑下棋。

宁放走过去,两人聚精会神,都未发现,瘸子老段在渡船边忙着,赤着膊跳在水中,喊他过去帮忙。

宁放走过去,见瘸子老段给渡船边挂了很多彩旗,花花绿绿,正在给上面安装凉亭。船上造凉亭,这倒是少见。

“宁公子,怎么样漂亮不?”瘸子老段一脸兴奋,又道:“昨日周公说起京师的游船,他让我改装一下,生意肯定好。”

“哈哈,这个周公…不愧是生意人啊…。”

宁放大笑道,不过瘸子老段这一改装,渡船确实是鸟枪换炮,一下子变得高大上起来。

忽听周公旦喊道:“宁公子,帮我看看,这盘棋还有救吗?”

宁放走过去,看见沈姑姑的白子已经开始屠龙,黑子回天无力,摇摇头:“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