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十九章 此画只应天上有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陆九渊笑道:“这苏小卿是苏园才女之首,才貌双绝,齐州府多少人艳羡,便是知府大人也眼馋,竟然给白马寺一个僧人私送手帕,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赵吉祯虽未剃发,但时人都以为落发是迟早的事,一个青楼才女给僧人私送手帕,这在任何年代听起来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事。

“陆兄,这手帕从何而来?”

“今日和一个僧人吃酒,他喝醉了,自己说出来的。”陆九渊道,一脸兴奋之色,却隐瞒了他是如何用一两银子,从醉酒僧人那里索到的。

苏园四大才女中,苏小卿端庄大气,雍蓉华贵,让人凛然不敢侵犯。时人曾评论有娘娘之仪容,可不曾想到,竟然和一个和尚私通。

这种事传出去,保证热度被这几日的热浪还高,那些卫道士肯定义愤填膺,慷慨激昂痛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宁公子,今年花魁评选,要是这消息传出去,苏姑娘可就惨啦。”

“花魁评选……”

齐州府每三年评选一次花魁,算算今年九月正好是评选花魁的日子,苏小卿已经连续三年蝉联花魁,这事儿若传扬出去,宁放顿时替苏小卿担心起来。

陆九渊兴高采烈,并未注意到他的神情,收起手帕,他正在追苏园才女赵飞影,心想这件趣事若告诉她,赵飞影肯定高兴。

“宁公子—”

陆九渊发现宁放有点出神,叫了一声,道:“此处风景宜人,难得好心情,环儿,拿笔墨纸砚来,我要书画一副。”

陆九渊是世家公子,远非宁放可比,于舞文弄墨之事稍通,虽然画的狗屁不通,但兴致上来,就要当场作画。

丫鬟环儿闻声拿来笔墨纸砚,铺在桌上,他这种附庸风雅的公子哥儿随行都带着文房四宝。陆九渊拿起画笔,望着河面水色,面带微笑,挥毫作画,宁放凑过去看,见他握笔的手直抖,画条线弯弯曲曲,口里不住说道:“宁公子,此画便赠送给你。”

抖抖索索画了半天,只画了河面,岸边柳树,连亭子都画不出来,落款陆九渊。

宁放心里暗骂,画了半天就画了个四不像,自己要这破画有何用?

“宁公子,此画收好,他日手头紧张还可卖几两银子。”

“陆兄,这画有人买?”

陆九渊得意地点头,道:“自然,在别处不值钱,若在东城只要是陆某手笔,倒也值几两银子。”

陆九渊是东城富家公子,这么一说宁放明白了,估计这帮附庸风雅的富二代有个小圈子,只要是他们圈子里某人手笔,不管好不好,都会捧场。

宁放赶紧收起画,这画能卖钱,他自然不傻。

吹着河风,悠哉悠哉,陆九渊过足了瘾急着去苏园将这消息告诉赵飞影,博美人一笑,就和丫鬟走了。

旁边就是简易渡口,但陆九渊的马车豪华奢侈,怕渡船不安全,绕到远处的桥上过河。

这种真正的富二代,每日就是声色犬马,美食佳肴,和人斗富争胜。为了追赵飞影,陆九渊几乎是用尽了心思,春天送南诏的贵重香料,夏天见天送一车冰块,至于其他绫罗绸缎,新奇玩意自不必说。

宁放看着陆九渊的马车走远了,才走出凉亭,瘸子老段被官府抓后,渡船没人经营,就停在河上,过河的人自己划船。

他走过去,渡船上正有一个女人,背着一捆山柴,警惕地瞪着他。

那女人约莫三十多岁,满脸菜色,衣衫破旧,像是普通菜农。

宁放走到一边,离那女人远远地,划起浆向对岸划去。

他从未干过这种活,平日见瘸子老段做着轻松,哪知木浆在手却不听指挥,手忙脚乱之下,渡船直打转,南岸纳凉的人群看见了,都大声起哄取笑。

那女人惊吓,以为宁放心怀不轨,忽然纵身一跃跳下河,这一片河水很深,足有五尺,那女人入水一阵扑腾,竟然沉下去了。

这下宁放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多想,普通跳了下去,岸边的人群见状全都惊呼起来,有会水的就纷纷跳下水,向这边游来。

宁放不会水,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手脚一阵扑腾,拼命冲到那女人身边将他从水里拉出来,那女人灌了水,有点慌了,死死拉住宁放,反而把他也拉进水里了。

两人抱在一起在水面浮浮沉沉,灌了一肚子水,等到岸边人解救出来,都躺着地上只有出的气了。

旁边的人赶紧按压腹部,催吐,过了一会儿,宁放和那女人同时缓过神来了。

宁放往河里一看,糟糕,一捆山柴都浮在河面上,陆九渊给他的那副画说巧不巧正好落在柴上,没有落水。

他顾不得说话,抓起旁边的一根树枝,把画捞上来,顿时目瞪口呆。

那幅画本来只是河面,岸边柳树,被河上水花打湿,墨水消融,随着空白处滚去,竟然形成了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墨画。

尤其落款陆九渊三个字被水一泡,字迹散开,龙飞凤舞,宛如书法高手所书。

这也是陆九渊原作简单,空白处较大,墨水有发挥空间。倘若原来就稠密,这会儿估计成一塌糊涂了。

“哈哈哈”宁放看着手中无心之作,完全不顾自己的狼狈,哈哈大笑。

“大兄弟,你怎么啦?”

那女人刚准备兴师问罪,却被宁放这一笑弄糊涂了。

“大嫂,对不起了,是我鲁莽,我陪你柴吧。”

宁放身上正好有二十几文钱,就掏出来给女子,那女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人出什么毛病了。她那柴最多直三四文钱,而且她亲眼看见宁放手中画糊了,心里也在忐忑。

“大嫂,我还有事,先走了。”宁放把钱塞到女子手里,上了渡船,这次自然有人划船,他浑身湿透,却毫无一丝气恼,看着手中的画大笑。

过了河,郑秀才跑来,惊讶地看着他:“宁公子,怎么是你?”

他在对岸刚才已经看见了这一幕,不过因为隔得远,并没认出人。

宁放往人群里一看,沈姑姑和小婵儿都不在,周围认识他的人纷纷喊他快回去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