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十五章 左道旁门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闹这么大动静,官府肯定要管,宁放是当事人,知道走了也会被官府追查,索性泰然处之,坐下喝酒。酒肆茶楼,醉酒闹事很普通,但像今日这种群体**件并不多见,清风楼掌柜吓得不轻,也顾不得二楼被砸得稀巴烂,喊伙计拿上等玉醇酒。

这酒是京城名酒,醇正香浓,受达官贵人喜欢,算是清风楼最好的酒,一壶酒少说也得上百文钱。

宁放平日喝的最好不过是曲院酿的上等羊羔酒,伙计端上来,闻见酒香,馋的口水直流,连称痛快。

一壶酒喝了一半,捕头李康带着一队衙役冲了进来。

”宁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李康在外面已经向路人打听了事情经过,皱眉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的张保等人,问道。衙役上去踢了地上的张保一脚,张保疼的呻吟了一声,看见捕快立即大声叫唤起来。

”李捕头,美酒当前,何不坐下喝一杯。”宁放淡淡说道,坐着没动。

”宁公子,那李某就叨扰了。”李康也不客气,在对面坐下,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随后他问明宁放,便让两名衙役看着张保等人,带上一干人去河边调查。

这事儿并不复杂,很快就查明真相,张保设局骗钱被识破,李康便放了宁放,将张保等人带去衙门审讯。

河边,众人看到宁放无事都拍手叫好,数百人一齐欢呼像迎接凯旋归来的英雄。旁边卖凉水,冰块饮料的小贩,卖馄饨的摊主争着往他手里塞饮料食物。人群里,小婵儿一脸崇拜地看着宁放,宁放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日竟然成为明星般地人物。

”宁公子,你是怎么看出张保的骗术的?”

郑秀才从人群里挤出来,满脸疑惑地问道。

”呵呵,这个嘛”宁放打着哈哈,顾左右而言他,搪塞过去。他其实也是闻见酒香,灵光一现想到的,这尼玛要说出来,估计自己在小婵儿心目中的高大形象就要打折扣,还是不说的好。

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宁放都泰然自若,现在被人群包围却出了一身臭汗,挤出人群,在河边洗衣把脸,顿时清爽许多。

小婵儿追过来,看着他洗脸,宁放把小摊贩塞给他的饮料冰水给小婵儿,小婵儿喜悦地蹦蹦跳跳。

”宁哥哥,姑姑答应了,说过几日就送我去私塾读书。”

宁放往那边一看,柳树下教私塾的钟兆文老先生正在和沈姑姑说话,两人的目光都看着这边的小婵儿。

”小婵儿,去了私塾就好好读书,听见了吗?宁放拍拍她的肩膀。

小婵儿脆生生地答应了一声。

过了几日,官府处理结果下来了,因为张保招认了一切,按武朝律令,被判杖责六十,罚银十两。衙门对这种没有后台的小混混自然不手软,打得半死,又罚银子,张保算是废了。

蚕学馆开除了张保,官府还责罚了教学的胡惟庸管教不严。此后,胡惟庸再也不敢散漫,兢兢业业教学。

宁放每日仍旧去学馆,早上听课,午后去河边纳凉。

…………

这一日,河边来了一个满面红光的化缘和尚。

和尚年约六旬,红光满面,长耳垂肩,胸前挂着一串佛珠,像极了那些得道的高僧。

和尚来到河边,便盘膝而坐,面前放着一个化缘的钵,闭目养神,不吃不喝也不言不语。旁人给他吃喝,他不要,只要银子。

街上经常有化缘和尚,但只要别人施舍,什么都要,像这样只要银子的和尚从未见过,河边的人都感到新奇,围着看热闹。

宁放是第二天午后去的,一到河边小婵儿就蹦蹦跳跳地过来拉着手道:“宁哥哥,你看那个和尚,不吃不喝半天了,好不奇怪。”

“哦,是吗?”

“姑姑说那和尚一天一夜没有吃喝了。”

宁放哦了一声,走了过去。

人群中间一个满面红光的和尚坐在地上,闭目养神,旁边的人施舍食物,和尚都拒绝了,只要银子。

正值灾荒之年,民不聊生,围观的人多是沿河两岸的菜农,本来就穷。又怕是骗子,自然没人给钱,都围着看热闹。那和尚手捻佛珠,只是不说话。

又过了两日,有人发现和尚还是不吃不喝,围观者都惊讶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未曾离开过,但那和尚脸上丝毫没有饥饿疲倦的样子,精神如常,有人惊呼这是得道高僧啊!

按常理,一个大活人三日三夜不吃不喝,精神保持不变,简直匪夷所思,闻所未闻,除非是神仙才能做到。

街上很多人都去看,李冶也听说了,跑到河边去看,回去问宁放:”公子,那和尚真的是得道高僧,怎么几天不吃不喝也没事?”

“多半是骗子,你别跟着凑热闹。”

“我又没钱给。”

李冶嘟囔了一句。

宁家如今每日二餐都要扣扣索索,哪里有钱给化缘的,宁放也就是随口一说,他自己心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也说不出原因。

午后白山棋院的赫老夫子被惊动了,亲自去河边看。

此前,大多数人都以为和尚也不过是街上那些骗子,顶多两天没人理睬就走了。谁知道,三天过去了,和尚还如第一天一样红光满面,坐在河边没事一样,这不科学啊。

得道高僧,神仙啊!

普通老百姓到这时全都信了,纷纷往和尚面前的钵里扔散碎钱,喊着神仙,沈姑姑和钟兆文老先生在人群里劝说不要给和尚钱,却根本没人听。

宁放和赫老夫子站在人群前面,看着面前的和尚,疑惑不解,河边一直有人看着,和尚确实是连续三日三夜不吃不喝,这根本无法解释。

难道这和尚真的是神仙下凡?

一阵河风吹过,凉风习习,那和尚突然睁开眼看了宁放一眼,四目相接,宁放顿时觉得心里一寒,下意识地避开和尚眼神。

他盯着和尚,始终感觉哪里不对,却说不出来,赫老夫子在旁边低声道:“宁公子,你可看出什么来?”

宁放摇摇头。

这三天中,河边不下数百双眼睛盯着和尚,无人发现破绽,小婵儿摇着宁放的胳膊,眼巴巴地看着他。

宁放自从识破张保的骗术后,小姑娘对他崇拜到了极点,自然是想看他能不能看出端倪。

宁放只能苦笑,他也是凡人,遇到这种怪事同样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