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七十章 新姑爷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本届花魁大赛就要圆满结束,突然的一出让台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有几个评委上台,检查了赵飞影手中的手帕,点点头,园子里,富人都集体炸锅了。

    想想这些富家公子,达官贵人,那个对苏小卿不是垂涎三尺,费尽心思热捧,不料却被一个和尚捷足先登,赢得了才女倾心。

    这尼玛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知府钱仁谦掩饰不住内心激动,连连震怒道:“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有伤风化,有伤风化。”

    韩鄙,段九锡,熊掌柜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底下无数百姓也被炸的外焦里糊,纷纷问旁人,赵吉祯是谁?

    赵吉祯站在人群前面,目光一直望着台上的苏小卿,苏小卿泪光盈盈,他感觉自己像跌进了一个冰窖里,浑身寒冷彻骨。

    数万道异样的目光看着台上的苏小卿,一瞬间,刚才在所有人心目中高高在上的才女形象轰然倒塌了。

    突然,苏小卿掩面而去。

    四周一片混乱,多数人都处在懵逼中,还没弄清楚状况,宁放扭头去看陆九渊,陆九渊为了讨好赵飞影,把白马寺僧人哪里得到的手帕给了赵飞影,本是逗乐。那知后者嫉妒之下不顾一切抛了出来。此刻看到苏小卿遭受到沉重打击掩面离去,陆九渊一脸茫然。

    周公旦和白山棋院诸人也是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本届花魁大赛就这样草草了事了。

    一个青楼才女和白马寺和尚私通,这件事就像七仙女爱上董永一样,只有传说中才有,无论齐州上流社会,还是普通老百姓都难以相信。

    宁放担心赵吉祯,顾不得解释,追出人群,只见赵吉祯面色惨淡,一步步走出人群,向城外走去。散场的人群潮水般涌来,他被挤到了一边,眼睁睁看着赵吉祯远去了。

    范五爷追上来,一脸惋惜,叹道:“宁公子,可惜了,赵飞影毁了苏园啊。”他倒是看得开,很为苏小卿叹息。经此一闹,可以想见苏园从此就没落了。

    曲终人散,散场的人流携裹着宁放和范五爷,两人身不由己向前走。

    人群里,赵宛儿和李冶手拉手,看见宁放大声喊着他,却被人流冲散了。

    一个服饰华美,摇着折扇的公子在不远处看着赵宛儿,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随即九辞公子开始琢磨怎么制造一场邂逅。

    阳光晴好,九辞公子微微眯起眼,他自从端阳盛会见到赵宛儿一面,便暗暗记住了这个姑娘。

    ……周公旦雇了辆马车回去,和棋院诸人回去了。

    …………

    酷暑终于过去,早晚有了清凉,街上的人开始多起来,河边纳凉的人自然少了。

    刚过去的花魁大赛带来的话题渐渐被人们淡忘,本届花魁大赛一塌糊涂,才女偶遇僧人,私赠手帕,这本是戏曲里的经典桥段,不料遇到嫉妒的赵姑娘,上演了一出悲剧。

    白马寺打杂的赵吉祯羞愧难当,出了城一去不复返了,而苏小卿此后也深居简出,谢绝见客,终日青灯残卷,与古书为伴。

    只有陆九渊得到赵飞影欢心,终日流连在青楼挥金如土,纸醉金迷。

    一只小小的手帕,却改变了几个人的命运。

    晃眼过了半月,一件关于宁放命运的事情,就在这时出现了。

    周公旦有一个女儿,年方二八,尚未嫁人,他看中了宁放,托赫老夫子上门说和。

    宁放父母早亡,亲戚无靠,家里只有一个丫鬟,穷困潦倒,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在别人眼里,就是天上掉馅饼,祖坟冒青烟的好事。

    周公旦是富商巨贾,家财万贯,和他攀亲,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那是从此飞黄腾达,一步登天。

    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让他措手不及,又心里忐忑。

    武朝门第观念很深,婚姻讲求门当户对,两家相差悬殊,这在时人眼里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但周公旦是读书人又是大商人,思想自由开放,常常做出离经叛道之事,他相中了宁放,就不顾其它了。

    宁放很敬佩周公旦的为人。他不读书,是俗人,内心深处也渴望飞黄腾达,尽管未来的媳妇人还在京城,无法见面,这门亲事还是定下来了。

    李冶是丫鬟,这种事她也管不了。

    武朝大观十三年九月的一天,宁放清早起来,洗漱毕,走出门去。

    周公旦是一个人回来的,家眷还在京城,这几日他在炭市街看中了一处宅子,让宁放过去看看。

    前几日刚下了一场雨,清凉无比,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走到炭市街,远远便看见周公旦正在一座宅子旁边的小摊吃早点。旁边站着一个丫鬟和一个老管家。

    “新姑爷来了。”

    看见宁放,叫攸宁的小丫鬟高兴地喊道,跑过来。

    “姑爷,要不要吃东西?”

    “唔,不用了,我吃过了。”

    宁放摆摆手,淡淡说道,看着周家这个叫攸宁的小丫鬟,充满喜悦。

    周公旦是读书人,这丫鬟名字就取自诗经,“君子攸宁”,同样是丫鬟,小攸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聪明伶俐,和李冶比起来天地之别。

    老管家姓徐,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姑爷。

    宁放走过去,恭恭敬敬地和周公旦打招呼,两家虽已定了,但因为周公旦的女儿还在京师,两人未见面,没有举办定亲仪式,彼此称呼还没有改变。

    “宁公子,老夫昨日接到书信,要赶回京师一趟,处理点事情,方家这座宅子我已买下,很多地方还需要改造,我已经画了图纸……想请宁公子帮忙照料。”

    说罢,周公旦点点头,徐管家掏出一张图纸递给宁放,宁放接过来,周公旦也吃得差不多了,站起来道:“宁公子,请。”

    这座宅子本来是府衙的一个官员的,官员被提拔调走了,宅子一直空着,卖了几年,因为要价昂贵无人问津。周公旦看中了这里的繁华地段,出高价买了下来。

    宁放跟着周公旦走进去,外面不显眼,进去后才发现宅子极是宽敞,曲径通幽,九曲回廊,分东西南北四个院子,还有几十间下人居住的偏放,花园,菜地应有尽有,非常阔气。只是长期没人居住,到处残破萧瑟,一派荒凉。

    宁放便走边赞叹,这宅子被白山棋院都大好几倍,再按照周公旦给的图纸改造,修一座湖,湖心建亭子,修建马房,关上院门,俨然如世外桃源。

    “好地方,真是一块世外桃源,周公好眼力啊。”

    “呵呵,老夫也是看了很多处,才相中这里,此去京师须两月,这里一切就劳烦宁公子照拂,小攸宁和徐管家会留下来,有事他们可帮你。”

    宁放点点头。

    <!-- csy:25415997:71:2019-08-18 01:48: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