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十五章 赛龙舟(1)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春夜如水,宁家沉浸在静谧中,院子里,墙角旮旯有虫儿唧唧鸣叫。

    宁放毫无睡意,索性披衣起来坐在院子里,聆听周围虫鸣,隐约听到夹杂蛐蛐的叫声,但他此际心绪不宁,也无心去察看。

    自从在回龙观出事后,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斗蛐蛐了。

    双手指骨又在隐隐作疼,细细想来,自武朝大观十二年冬起,宁放流年不利,先是被山贼砍伤,差点没命。刚缓过劲来,又吃了一场牢狱之灾,差点就出不来了。

    曾经悠哉悠哉的小地主,吃喝嫖赌,无忧无虑,如今只剩下一座破院,满目恓惶,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宁放出狱后,宁家的生活质量大不如前。

    他靠着父母留下的田产勉强算个小地主,二十年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突然破产,剧烈的反差一下子无所适从。

    胡同外面,有脚步奔过,跟着一片乱糟糟的喊声,有人喊道失火啦,失火啦。

    宁放吃了一惊,赶紧走出门去看,只见南面的天空一片火光,胡同里家家户户都起来了,大家站在外面,看着南面天空纷纷议论着。

    大火整整烧了一夜,第二天消息传来,是山贼下山洗劫了城南的曲院,抢了很多好酒。

    武朝大观十三年端阳前夕,山贼下山洗劫了位于城南的官方曲院。端阳饮酒由来已久,山上喝不到酒,山贼估计是憋急了,实在馋的不行了居然下山洗劫了曲院。

    次日,宁放起来洗漱毕,便随着人流涌向城南,齐州府东城多是富贾商户,西城是贫民区,城北是青楼和文人墨客聚集地,而南城则是府衙所在地,普通人除了有事很少去城南。

    端阳节的由来是纪念屈子,历经千年演变下来,已经成为民间最盛大的节事。除了继承古人纪念先贤,还有祈福,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寓意,所以不管民间还是官府都很重视。

    每年的端阳塞龙舟都是在城南的泾水上举行,除了民间,官府也会组织,是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

    赫老夫子和众人商议后还是决定带小青龙去城南,就算不能参赛,图个热闹也好。五头牛车拉着小青龙,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菜农向城南进发。姚五的大金龙也雇了四辆马车拉着,一群无赖混混簇拥着。

    古代条件有限娱乐贫乏,遇到像端阳这种盛大节事,热闹非凡,被白马寺香会还热闹。

    路上车水马龙,达官贵人普通百姓,接踵摩肩,一些少男少女鬓角都插着艾叶,腰里带着香囊,里面自然都是雄黄硫磺之类。

    李冶拉着赵宛儿夹在人群里,两个女孩子一路悄悄地说着悄悄话,女大十八变,虽说都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但在人群里仍然显得很亮眼。

    宁放和顾老,姜氏挤在一辆马车上,饮着雄黄酒,慢吞吞地随着人流行走。

    今年端阳,西城除了棋院组织的小青龙,姚五的金龙,还有老凤祥绸缎庄段家的太保龙。前往城南的路上,锣鼓喧天,人头攒动。

    午后,马车到了城南泾水,泾水是流经城南的一条外河,绕着城南而过,河流平日温和。但每到雨季却泛滥成灾,沿河岸修筑了堤坝,因为年年加固,日积月累至今已经形成了两道高台,蔚为壮观。

    每年端阳,十万百姓涌上高台,观看赛龙舟,比赛共举行三天,期间杂耍卖艺,傀儡戏班子还有演出,热闹非凡。等宁放随着人流来到看台上,赛龙舟还没有正式开始,河面一艘画舫上苏园才女朝云正在抚琴唱曲儿。

    …………

    “美人家住五陵东,沟水门前曲曲通。帘影半邀金市月,箫声闲度玉楼风。

    …………

    旧翻小扇桃花碧,新制单衫杏子红。十二栏干千树柳,不知何处系青骢”

    …………

    音律婉转悠扬,娓娓动听,岸边百姓一齐拍手叫好,只听旁边两个书生津津有味地说道这首曲儿是无痕公子新近为朝云写的,宁放忍不住四处寻找,果然看见这位痴情公子正站在看台上,凝睦痴望河上。

    春风荡漾,河风鼓荡,无痕公子一袭白衣,虽是男儿却妖魅无比,引得万千少女倾心。

    但他却只痴情朝云姑娘,倾尽家产替朝云姑娘赎身,日夜为她写词作赋,沉湎其中,于世事不理。世间竟有如此痴情男女,倒是让人感叹。

    随后,又有几艘画舫驶入河上,苏园其他姑娘纷纷登场抚琴唱曲,卖弄风骚,两岸看客欢声雷动,紧随其后,便是一些卖艺杂耍的小船,有表演吞剑的,胸口碎大石的,喷火的,有耍狮子的,热闹非凡。

    看台上的百姓不断喝彩,有人便向河上投彩头,卖艺的弯腰道谢。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泾水之上,活脱脱一副盛世清明上河图。

    北面看台上,空出了两快空地,一块空地上是齐州府的达官贵人,社会名流,知府钱仁谦,赫老夫子,吴安世,翰林院老大人韩鄙都在。另一块空地上是以涟水书社为代表的文人雅士墨客,遇到这种盛事,文人墨客自然不甘寂寞,纷纷嵌文造句,无病呻吟,歌功颂德。

    这种场合,郑秀才自然不甘心和普通人挤到一起,挤出一身冷汗才挤到那群文人墨客堆里。

    涟水书社今日全员当场,主要是龙舟赛后,要写一个端阳赋,得胜者会得到知府大人亲自嘉奖,这份荣誉对那些爱慕虚荣的文人清客趋之若鹜,人群里,清河公子背着手摇着折扇,眼光一直追随看着河上的苏小卿,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是在看美女,还在在心里为端阳赋打腹稿。

    朱国正瞅见郑秀才挤得满头大汗,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笑道:“郑先生也来了,你们棋院今日有没有节目?”

    郑秀才摇摇头,道:“朱兄,棋院寒碜,哪里比得上你们书社,对了,朱兄的端阳赋想的怎么样了?”

    朱国正神秘一笑,岔开话题,他自然不肯轻易泄露自己的赋文思路。

    郑秀才才要说话,忽然百姓一齐欢呼,河面的一条小船上,一个英姿飒爽的青衣少女舞起了剑,长剑翻滚,连人带剑化成一道青影,姿势曼妙,犹如翩翩起舞,灵动不凡。

    郑秀才正在惊奇,只听朱国正道:“郑先生快看,这是知府大人的千金小姐钱清玉。”

    郑秀才张大了嘴,惊讶地看着他天天挂在嘴边的得意女弟子,说不出来。

    <!-- csy:25415997:46:2019-08-18 11:09: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