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十四章 青龙摆尾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端阳前几天,宁放把父母留给他的一块首饰当给当铺,换了三两银子,一场劫难让他骤然成长了,银子拿回来,他破天荒全部交给了李冶。

    李冶喜极而泣,眼圈都红了。

    清早,宁放去外面转了一圈,便看见街上比平时热闹了很多,护城河边敲锣打鼓,热热闹闹,有很多人在扎龙舟,为端阳那天在城南举行的赛龙舟作准备。

    端阳赛龙舟是齐州府每年的盛事,从官府到民间全都踊跃参与,尽管是灾荒年,世道并不太平,沿河两岸的菜农还是积极参与,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共同营造节日气氛。

    这种热闹,宁放自然不会错过,连日来就在河边帮忙扎龙舟,白山棋院年年都牵头组织沿河两岸的菜农扎龙舟,今年自然也不例外,棋院的几个人全部出动,连大病初愈的赫老夫子也兴致勃勃地拄着拐杖去河边。

    河边,钟兆文老先生戴着老花镜在写祭文,沈姑姑和顾老在下棋,白马寺的赵吉祯闷声不响地蹲在地上干活,从城外道观请来的孙真人捋着胡须,煞有介事地拿着灵蟠念念有词。

    按照本地习俗,塞龙舟不只是图热闹,更主要是一种仪式,祈祷风调雨顺,保佑沿河两岸的菜农平安。这种祖辈传下来的风俗,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望。

    赫老夫子抖抖索索地走到宁放面前,叫了一声宁公子,他的精神恢复得很好,念着宁放给他开的几味草药生效了。

    “宁公子,看来老朽这把骨头又熬过来了,多亏你开的草药了。”

    “赫老,不客气,不客气。”

    宁放心里高兴,连连谦让,连他也没有想到那几味草药效果这么好,忽听瘸子老段远远喊宁放过去帮忙。

    河边,一条长七米,宽约一米六的龙舟初见雏形,龙骨框架已经完成,只剩下雕花染睛,做最后的装饰了。

    这是一条小青龙,龙头昂首向前,精神十足,瘸子老段正在忙着调试木浆。周围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大人啧啧赞叹,小孩子拍着手,嚷着要坐船玩。

    待到午后,大功告成,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只剩下演练了。

    周围围观的人群忽然骚乱起来,宁放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河边,又来了一伙人敲锣打鼓,抬着一条龙舟走了过来。

    “是泼皮无赖姚五”

    人群中有人喊道,那伙人到了跟前,果然是姚五一伙,今非昔比,现在的姚五已经是西城的一霸了,有钱有势。待得那伙人把抬着的龙舟放在河上,气势登时压住了众人刚扎成的小青龙。

    眼前是一条大金龙,龙身长十米,二米多宽,龙头纹着麒麟兽,龙身全部涂着金色图案,金光灿灿,十分耀眼。两下一比,旁边的小青龙显得寒碜心酸。

    众人看着,全都敢怒不敢言,往年组织赛龙舟活动都是白山棋院牵头,这明显是姚五故意挑衅。

    赫老夫子颤巍巍地走过去,按奈住心里气愤,客客气气地问道:“姚爷,您这是干什么?”

    “赫老”姚五趾高气扬地看着众人,道:“诸位乡邻,往年咱们沿河两岸去参赛的龙舟都是凑个数,风光都让别家抢走了,今年姚某特意请名师打造了这条金龙,打算去城南参赛,为咱们西城争光。”顿了一下,抬手指了指小青龙,道:“至于这小破龙舟,就别去参赛了,省的丢人现眼。”

    说罢,得意洋洋地拱了拱手。

    姚五说的倒也是,往年龙舟大赛,西城去参赛的龙舟除了段家,基本上都是凑数。姚五说完,他带来的那帮混混纷纷响应。

    姚五自从靠着黑背蛐蛐飞黄腾达后,用卑劣手段强买沿河两岸菜农田地,摇身一变,洗白成了西城赫赫有名的大地主。这种人都是长袖善舞,背地里勾结官府,欺压良善,人前却假惺惺一副善人模样。

    赫老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姚五,浑身哆嗦,沈姑姑赶紧搀扶赫老到旁边休息。

    众人面面相觑,赫老夫子摇摇头,叹息道:“罢了,罢了,今年这龙舟不赛也罢。”

    倒是那请来的孙真人眼见自己生意黄了,心里一急,走上去结结巴巴道:“这位爷,赛龙舟是向上苍祈福求平安,并非争强好胜,断然不可如此……。”

    “妈的,哪里来的杂毛老道多管闲事,给老子滚一边去。”

    他只是请来开坛作法的道士,挣点小钱,姚五自然肆无忌惮,破开大骂,孙真人顿时脸上一红,尴尬得无地自容。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胳膊扭不过大腿。

    孙真人长叹一声,悄悄溜出人群,宁放一把拉住,道:“孙先生息怒,何必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宁家的田就是姚五趁人之危买下的,此刻,宁放心里一万个曹尼玛奔腾,恨不得扑上去像那夜砸宁二一样,砸死姚五。

    顾老在旁边死死拽着他,不让宁放动。

    姚五那伙人哈哈大笑着,推开小青龙,把大金龙放到河上,敲锣打鼓开始演练起来。

    赫老气得浑身发颤,钟兆文老先生便让沈姑姑送赫老回去,棋院的几个人愤然离去,本是一场热热闹闹的事至此不欢而散。

    宁放回到家里,想起河边一幕,仍然气愤不已。这种小人得志,鸡犬升天,苍天无眼啊,李冶在院子里干活,诧异地问道:“公子,你怎么啦,今天又是和谁怄气?”

    “唔,没事。”

    “公子,宛儿姐今天来了,约我过几天一起去城南看赛龙舟。”

    “哦”宁放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

    舅舅赵秀才两口子就是一对绝配,势利,现实到了极致。赵宛儿虽然生在有钱人家,但还不如李冶自由,一举一动都被父母管着。

    宁家虽穷,宁放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从不去管李冶,小丫头死心塌地守着这个家。两人之间,以前是主仆关系,但那场劫难过后,却隐隐有了些微妙变化。

    李冶麻利地从屋里拿出一件长衫,道:“公子,这是老凤祥绸缎庄的上等料子,我给你做了件新衣,你试试吧。”

    “放着吧。”

    宁放淡淡地说了一句,转身回屋去了。

    <!-- csy:25415997:45:2019-08-18 11:09: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