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十章 刑讯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牢房里的日子度日如年,最难忍的还是饥饿,牢房每天都供应那种黑乎乎的馒头,看着就反胃,完全咽不下去。宁放饿的饥肠辘辘眼前发昏,全靠李冶隔三差五给他送饭。他起初抱了必死的想法,索性听之任之,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却还不提审,开始难以忍受了。

    牢房恶劣条件下,一个人的意志很容易就会被摧毁,变得消沉萎靡。熬到提审时基本上就到崩溃边缘了,随便上个刑就招了。

    这也是官府的一种心理攻势,就是要让重刑犯人承受不住崩溃,自动招认,古人其实也是很聪明的。

    入夜后,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就像冷冬,犯人被冻得瑟瑟发抖,全都蜷缩在墙角。宁放还穿着单衣,可想而知,有的犯人长期关押已经崩溃,经常半夜不睡,大吼大叫,几乎一夜都无法入睡。

    白天,隔壁的长毛犯人邓大不断威胁宁放,这人是南城的混混,悍不怕死,他被关了半个月了,每次提审都大刑伺候,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却咬死不招。即使在牢房里,也盛气凌人处处欺压别人。

    牢房里没有时间概念,宁放每天都是昏昏沉沉,只有李冶探监时才能出去喘口气,对他这样的公子哥儿来说,简直是地狱般地噩梦。

    转眼又是几日过去,宁放被关在府司西狱十天了,这日午后,狱卒忽然走进来说道:“恭喜宁爷,典吏大人要问话了。”

    终于等到典吏大人提审了。宁放长出一口气,这里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他只盼望早日提审,不管好坏有个结果。

    “宁爷,走吧。”

    狱卒冷冰冰地说道,一般重刑犯提审也就意味着犯人的时候快到头了,狱卒都会称呼一声爷,宁放跟着狱卒走了出去。

    …………

    典吏焦晃坐在审讯室翻阅着桌上的材料,这起案子已经送来半个月了,本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杀人案子,死者又是一个泼皮无赖,焦晃也未重视。

    武朝刑讯制度基本是嫌疑人先由府司西狱初审,如果定罪,再交府衙通判二审,二审确认无误,最后呈刑部定案。

    因为有人举证杀人,按以往惯例,这案子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子了,只差最后审讯了。

    这是一个久历官场的中年人,肥胖臃肿的体型显示是的生活质量很好,事实上府司西狱的典吏是肥缺,每一任典吏都富得流油。

    此案并无特殊之处,不过因为齐州商会会长吴安世出面打点,和宁放的身份让焦晃有点意外。

    一个落魄富二代,怎么会无端杀了一个并无交节的无赖?

    焦晃沉思中,狱卒进来喊到:“大人,犯人带到了。”

    “带进来。”

    焦晃看了一眼坐在旁边负责记录的录事何高二,何高二正以目示意他慎重。

    两个狱卒押着宁放进来,用力把他按在地上。

    “草民叩见大人。”

    “下跪者可是宁放?”

    “正是小民,冤枉啊,请两位大人明断。”

    “胡说,人证俱在,还不老实交代,小心大刑伺候。”焦晃猛地一拍惊堂木,喝道。别看宁放内心深处还以富二代自居,可在焦晃眼里,就是一个破落小地主,在权力面前和蝼蚁一样渺小。

    “请大人明断,人不是小民杀的。”宁放被折腾了半个月,虚弱不堪,却还是昂起头大声说道。

    “荷,有人亲口举证还如此刁蛮,看来你是不打不招了,来啊,上夹棍。”

    随着一声喊,狱卒拿着夹棍上来,不由分说就给宁放上刑,古代办这种有人证的案子一般都是简单粗暴,一顿大刑下来,只要你招了就定罪了。宁放大喊冤枉,焦晃挥了挥手,狱卒用力拉紧,顿时疼的他大叫一声,汗如雨下。

    “说,宁二是不是你杀的?”

    “草民冤枉啊,大人明断。”

    宁放咬紧牙关,第二次夹棍下来,疼的立即昏了过去。

    焦晃和何高二对视一眼,沉吟了一会儿,吩咐狱卒把宁放先带回去,择日再审。刚才的两遍夹棍是他想看看宁放会不会承受不住先招了,结果宁放抗住了。

    因为有吴安世提前打点,焦晃自然不能像对待其他犯人那样往死里整,狱卒把宁放带走后,焦晃摇了摇头,说道:“何大人,这案子你怎么看?”

    “焦大人,以卑职经验,这个宁放不像是穷凶极恶之徒,只怕此案另外凶手。”

    “哦”焦晃沉吟道:“一个是破落小地主,一个是泼皮无赖,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扯到一起的?”

    “大人,此案有点蹊跷,我们还是先关押起来,慢慢调查吧。”

    何高二道。

    两个狱卒架着昏死过去的宁放回到牢房,往地上一扔,关上牢门就走了。这种场面他们见得多了,丝毫没有一丝怜悯心。

    隔壁邓大摇着木栅栏冲着宁放大吼大叫,过了半天,宁放悠悠醒转。其实今天焦晃看在吴安世面子已经手下留情了,他主要是养尊处优惯了,没有受过罪才承受不住。换其他犯人,估计肋骨都要断几根。

    宁放的双手指骨都血迹斑斑,疼的忍不住呻吟。

    “小子,不就上个夹棍又不是死了,叫唤什么?”邓大恶狠狠地怒骂道:“再叫唤,老子就杀了你。”

    宁放冷冷看着对方,蔑视的眼神让邓大更加发狂起来。

    是夜,宁放蜷缩在墙角刚要入睡,邓大爬到栅栏边,瞪着宁放问道:“小子,你叫什么?”

    如果是刚进狱,对方这样粗鲁无礼问话,宁放肯定不会理睬,可经过夹棍,亲身体会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内心深处不觉对邓大有了同病相怜的感受。

    “宁放……。”

    邓大爬回去,躺在地铺上,嘴里嘟囔着念着宁放的名字,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二天,宁放还未醒来就被栅栏响声惊醒,邓大抓着木栅栏,恶狠狠地问道:“小子,你是怎么进来的,犯了什么事?”

    “被人指证杀人。”

    宁放淡淡说道,邓大爆发出一阵狂笑:“杀人……哈哈,小子你能杀了人?”

    “你不信?”

    “小子,你要能杀人,老子都能当皇帝。”邓大狂妄地大笑道,仿佛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

    狱卒听到动静跑进来,冲着邓大挥了挥水火棍,让他离宁放远点。这当然是李冶花钱贿赂的好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 csy:25415997:40:2019-08-18 11:09: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