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五章 小地主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次日,西门口茶楼。

在府学教书的赵秀才端着茶碗,喝的很慢,一双狡黔的眼神透过镜片看着宁放。

“喏,舅舅可是费了很大劲才让姚家多出了十银子,六十两,这个价格不低了。”赵秀才说道六十两,特意加重语气,用手指在桌面敲了敲。

宁家原来有十几亩田地,去年冬天卖了最好的一块田,剩下的田比较贫瘠,租金也收不了多少,生活品质已经大不如前。如果这些田也卖了,那就真正一无所有了。

宁放按捺住内心的愤怒,没有吭声。这个舅舅在他心目中早已经不如路人,如果不是看在表妹赵宛儿份上,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喝茶。

“甥儿,眼下这世道不宁,灾荒连年山贼横行,你也老不小了,卖了田娶个媳妇,舅舅已经和曲院的杨老说好了,让你去曲院打工。”

曲院就是官方酿酒的地方,说白了就是酿酒工,赵秀才显然提前也做过功课,看似处处替宁放打算。

“难为舅舅这么关心,先喝茶,有话好说。”

宁放淡淡地说道,心里却在冷笑,那些田都是父母留给他的,有田在,宁放好歹也算个小地主,收个租金悠哉悠哉,混迹在上层社会圈子里。卖了田去曲院打工,宁放从小游手好吃懒做不干活,身子骨嫩。赵秀才这不是把他往火堆里推吗?

“甥儿,姚家已经催了几天了,现在还能卖个好价,过段时间灾荒一来,就不值这个价了。”

…………

“甥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哼,一个泼皮无赖想买宁家的田,休想。”

宁放看赵秀才越说越来劲,猛地一拍桌子,用力大了,把桌上茶壶震得跳了起来,茶水洒了一地。周围的人全都看过来。

“甥儿……你,你……。”

赵秀才指着宁放,恼羞成怒,对这个不成器的外甥,他一向避之唯恐不及,担心连累自己。不过姚五找上门威逼利诱,要他当说客,又许以报酬,赵秀才也就利益熏心,跑来当说客。

“舅舅,请你转告姓姚的,想买宁家的田,休想。”

宁放看着茶楼外面,冷冰冰地说。

“好好……甥儿,你别后悔。”

赵秀才气急败坏,丢下一句话,狼狈不堪地走了。

宁放喝了一会儿,心情才平复下来,他慢慢走回家,李冶在院子里收拾菜园,咬着嘴唇不安地问道:“公子,赵秀才怎么说?”

卖田不但关乎宁放,也关系着李冶,看得出来李冶很紧张,眼圈红红的,昨夜估计是哭了一夜。

“没事儿,你别怕。”

宁放淡淡地说道,心里却无法平静,隐隐有一丝担心,今非昔比,现在的姚五有钱有势,已经不是白马寺香会上那个泼皮无赖了,沿河两岸很多菜农迫于淫威不得不把菜地卖给姚五,有人去衙门告状,衙门根本不管。

武朝是允许民间买卖土地的,一般只要双方达成一致,官府盖上印章,就算正式生效了。但有钱人强买强卖,衙门收贿赂坐视不管这种事也常常发生,宁家祖上世代经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向没人打他主意。但实际上却是空有其表,姚五非常清楚宁放的底细,才盯上了宁家。

宁放很清楚,一旦姚五铁了心,凭自己一个破落富二代根本没办法对抗。

自打开春后,李冶就把菜园翻了一遍,过段时间准备种菜,小丫头把菜地里每个土坷垃都打碎了,平平整整,可突如其来的这件事让她难过的几天吃不下饭,偷偷哭泣。

如果宁家仅剩的田地卖了,依照宁放秉性,卖田的银子用不了多久就吃喝嫖赌了,两人只能喝西北风了。

这天的午饭,两个人都无心下咽,李冶眼睛红红的,扒拉了几口就回屋了。

“咳”宁放狠狠一拳砸在地上,暗暗咬牙,无论如何,也不能卖给姚五田。

…………

日子仍旧继续着……午后,宁放心情烦闷去城北苏园听曲儿。

二楼的雅间里,霍小玉坐在窗前抚琴,自从背上被山贼砍伤后,宁放有几个月没来了。

“宁公子,最近在忙什么,怎么忘了小玉?”

宁放缓缓摇头,这段时间姚五的事弄得他心烦意乱,也没了闲情逸致。

“公子,小女子最近新学了一首词,弹给公子听。”

“霍姑娘请。”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音律曼妙,余音绕梁。

“好曲儿”宁放忍不住拍手叫好,这首曲似是歌女自怨自艾,唱尽心中委屈。

“宁公子,可知此曲是何人所做?”

“何人?”

霍小玉轻拂云鬓,凄然一笑:“是几日前无痕公子为朝云姑娘所做,小女子很喜欢,便学会了。”

宁放听到无痕公子,淡然一笑。无痕公子是齐州四大公子之一,家财万贯,但这人生性痴迷曲赋,不通世事,结果被下人卷了财产逃了,此后终日泡在青楼和妓女唱曲儿饮酒,如痴如醉,连家都不回了。

无痕公子痴迷苏园才女朝云,两人每日一个抚琴一个唱曲,朝夕相处,朝云自和他在一起,便不再见其他客人。这首曲是前几日无痕公子为朝云所写,霍小玉因为喜欢便学会了。

宁放对这位无痕公子的事多有耳闻,他自己也是浪荡公子,笑笑便罢。

霍小玉唱了两遍,眼圈红红的,她久历青楼,见惯薄幸之人,自是羡慕朝云能得无痕公子痴心,想起很多心酸之事。

“公子,小女子再为公子唱一曲吧。”

宁放点点头,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琴声响起,霍小玉清脆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屋里,听着美妙的歌声,一时间仿佛那些烦心事也没有了。

苏园里面莺歌燕舞,一派糜糜之风,达官贵人富家公子搂着歌女发出猥亵的笑声,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

外面,陆九渊派人给赵飞影送来了南诏的麝香,惹得一群姑娘围在旁边叽叽喳喳羡慕不已,直恨自己命苦。像苏园这种地方,有钱的公子少爷为了博才女一笑,豪掷千金,早已不是新鲜事了。

宁放叫了一桌酒菜和霍小玉饮酒作乐,自从卖田后,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奢侈,两人饮酒作乐,不知不觉间便天黑了了。

霍小玉醉眼朦胧,轻启朱唇道:“宁公子,今夜留下来吧。”

“霍姑娘—”

香风袭来,窗幔流苏飘动,宁放微醉,抱住了霍小玉,两个人滚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