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一章 过大年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夜深后,寒气越来越重,河边的狂欢还在进行着,一些老弱病残和女人受不了冷回去了,只剩下喝得半醉的酒鬼,谈情说爱的少年男女,和冻得打哆嗦却坚持守岁的菜农。李冶和赵宛儿一同回去了。

    宁放喝的半醉,倒在旁边看沈姑姑和韩鄙下棋。

    沈姑姑如今已经是白山棋院的传奇了,一个身世可怜的卖唱女子,接连打败了来挑战的各路棋手,老凤祥绸缎庄段家的马车夫赵复也蹲在旁边观棋。

    “赵复,你一个赶马车的凑什么热闹,会下吗?”

    郑秀才喝醉了,醉意朦胧地喊道。

    赵复看了郑秀才一眼,理也不理,仍然蹲在旁边看棋。

    赫老夫子招呼人们往火堆上添树枝,别看他一大把年纪了,每年守岁都坚持到底,他不喝酒,抱着茶壶不停地喝茶御寒。

    韩鄙和沈姑姑下的很慢,每走一步都要长考半个时辰,多少有点枯燥乏味,不过旁边的赫老夫子,马掌柜等人却看的津津有味,连连点头。围棋九品,他们两人对弈已经到了四品境界,再往上就接近国手了。

    宁放喝了一壶羊羔酒,又喝了半坛黄酒,醉的一塌糊涂,古代的酒都是纯粮食酿造,度数低,但喝了后劲大,酒劲上来了头晕乎乎的,东倒西歪。混迹在一堆菜农下层人里,也只有这时他才忘了自己落魄富二代的身份。

    后半夜,宁放就倒在火堆边睡着了,韩鄙年老体衰回去了,沈姑姑独自坐在棋盘前一动不动地凝思着,赫老夫子和范五爷喝茶聊天,照顾一旁的宁放。

    天交四更,赵吉祯悠悠醒来,他一骨碌爬起来,周围只有一些上年纪的菜农,白马寺的僧人全都回去了。

    他坐起来,摸摸晕乎乎的脑袋,看见赫老夫子和范五爷坐在火堆旁打着哈欠,醉意朦胧地喝茶聊天,冷的打哆嗦。

    冬夜奇寒,靠着火堆也无济于事,赵吉祯站起来沿着河岸跑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往怀中一摸,顿时脸色骤变,呆若木鸡。

    他怀中的手帕不翼而飞了。

    那块手帕是那日在竹林苏小卿私赠的,赵吉祯视如珍宝,日夜不离身间,却想不到自己一个不小心丢失了。

    赵吉祯犹如丢了魂,失魂落魄,内心崩溃掩面而去。

    当新年的第一缕曙光照在河面上,整个齐州府仿佛一下子从沉睡中惊醒,不知从谁家开始,鞭炮齐鸣,此起彼伏响成了一片。

    大年初一,宁放揉揉惺忪的醉眼爬起来,河岸边守了一夜的菜农一齐欢呼起来。

    然而宁放实在喝得太多了,脑袋晕乎乎,被范五爷搀扶着踉踉跄跄地一路回去。

    李冶顾不得埋怨,扶他上床躺下,又去拿了醋醒酒,宁放喝了点醋,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只到天黑,宁放才醒来,下了床,李冶准备好的饭已经冷了,小丫头自己不吃,就坐在屋子里绣鞋底等他。

    “公子,白天京城来的戏班子在西门口演出,很热闹。”

    “哦”

    “公子,沈姑姑今天又在街上唱小曲儿了,她倒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子啊。”

    “沈姑姑又唱曲儿了?”宁放往火炉里添了一块炭,摇摇头。

    “是,好多人围观哩,后来还是赫老夫子来把她拉走的。”

    “吃吧。”

    饭菜基本上是昨天团年吃剩下的,一只烤鸭被宁放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李冶眨眨眼说她白天在街上吃了点心不饿,胡乱吃了几口就回屋去了。

    半只烤鸭,一壶老酒,宁放一阵狼吞虎咽,吃的满头大汗,便走出院子,向外面走去。

    胡同里,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灯笼,喜气洋洋,不时从远处传来鞭炮声。

    远处的护城河两岸,两道火龙绵延,和昨晚一样震撼,不过今天过了守岁,人少了很多,都是些年轻人少年和孩子。

    过年对宁家,也就是图个氛围,热闹,过了初一家家户户拜年走亲戚,宁家这些年几乎和亲戚断绝了,倒省了不少心。

    新年接下来几天,家家户户走亲访友拜年,茶楼,任店都不开张,无处可去。宁放只好躲在屋里翻看那本药材书。

    这本不知是那朝盗版的《神龙本草经》快被他翻烂了,倒也记住了不少,明年如果闹饥荒,熬不下去了,宁放真要考虑去保安堂当小伙计了。

    转眼过了初五,城里的热闹慢慢退去了,茶楼,任店重新开张,不知在哪里躲了几天的流浪汉又纷纷冒出来,勤快的菜农开始整修菜地,出城砍柴,预示着这个新年即将过去了。

    一大早,宁放起来洗漱毕,出门去东城。今天是无赖姚五约战白文喜的日子。

    路过白山棋院,宁放看见郑秀才,沈姑姑和范五爷正在院外清扫积雪,这个新年因为出了奇女子沈姑姑,知府衙门特地给棋院送来了一些粮油救济,众人美美过了一个好年,心情愉快。

    住在棋院旁边的桑铁匠用牛车拉了一车新打的农具准备去东城卖,宁放便搭牛车去。

    “宁公子,你说来年是啥年景,会不会和他们说的要闹饥荒?”

    “哦,难说,桑大爹,你这农具是拉去哪里卖?”

    宁放随口一问,桑大爹却摇头叹气,他辛辛苦苦打造的农具,只能卖给官方的铸造局,铸造局再卖给百姓。本来朝廷规定价格不能亏待百姓,但铸造局都是低价收购,还要缴纳税费,完全不管铁匠死活。

    “唉,明年要是饥荒可咋熬啊。”

    桑铁匠愁眉苦脸,宁放也只能陪着叹息了几声。

    过了年,百业齐兴,沿途不断有小贩赶着牛车经过,卖菜的,行商走卒游方货郎,吆喝买卖不断。

    午后,宁放搭牛车到了东城,东城这里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

    东城都是商贾富人,有钱人多,所以街上完全看不到辛苦的小贩,不断有轿子经过,一辆辆豪华马车呼啸而过,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不断。

    荣兴斋古玩铺和秦记蛐蛐铺在一条街上,经过秦记蛐蛐铺时,宁放忍不住往里看了一眼,秦记大门紧闭,静悄悄地。

    秦家百年老铺就这样成为历史了。

    <!-- csy:25415997:31:2019-08-18 11:09: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