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二十六章 山贼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雪后的天气奇冷,太阳就照在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宁放有点累,抬起头看见远处出现了一只马队,足有数十骑风驰电掣般疾驰而来。马队出现得很突然,就像突然冒出来一样。阳光下,尘土飞扬,滚滚而来。

“不好,是山贼。”

“山贼来了,快跑啊”

山贼来的很突然,有人最先反应过来,大声喊着四散而逃,余人醒悟过来惊慌失措,宁放和顾老都呆住了。毕竟富二代出身,蜜罐里长大的,遇到这种事远远不如普通人反应得快,等到想跑时已经晚了。

武朝大观十二年冬,齐州城外回龙观被山贼洗劫一空,大雪毁坏了方圆几百里的庄稼,来年面临饥荒危险,山贼躲在山里,本就来缺粮食,就饥不择食地疯狂下山抢劫。这天山贼本来打算进城抢,发现城里戒备森严,只好放弃了,回程时起了念头。

山贼呼啸着到了跟前,一队冲入回龙观,一队扑向旷野上逮蛐蛐的人。

苦喊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一个山贼挥刀从宁放身边冲过,他只觉后背一麻就失去了知觉。

旷野上,手无寸铁的人们在山贼的刀下惨叫着纷纷倒下…………顾老已经吓瘫在地上,躲过了一劫。

宁放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下午,睁开眼,坐在旁边的李冶听见他醒了,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谢天谢地,公子你终于醒了。”

“水……我要喝水。”

宁放嘴唇哆嗦着,几乎是靠着李冶喂他喝了一口水,抬起头虚弱地问:“我睡了多久啦?”

“公子”刚叫了一句,李冶眼圈就红了,眼眶周围红了一圈,昨晚一整晚她都没睡好。

昨日宁放被山贼砍伤后,幸亏老凤祥绸缎庄段九锡家的民团赶来,山贼逃走,民团救了他。段家和山贼之前有过恩怨,宣武六年,段九锡的一个小妾被山贼抢走,段家告到衙门,衙门却置之不理。从那以后段九锡就组建了民团,声称和山贼誓不两立。

大夫上午刚走,处理了伤口,留下敷的药,两日前,山贼在回龙观杀了十几口,不管怎样,他总算捡了条命。

“公子,你醒来就好,刚刚顾老来看过你,说他明天再过来。”

“哦,我知道了,你去休息一会吧,有事我叫你。”

“是”

李冶高兴地去了。

宁放试着动了下身体,后背立即疼的哎呦叫出来,伤口很深,差点伤及肺脏,真是飞来横祸啊。这个冬天,宁放算是完啦,哪里也不能去,只能整天躺在床上。

宁放懊恼万分,山贼这次抢劫回龙观完全让人料想不到,也是这场雪灾让山贼饥不择食了,连道观和捉蛐蛐的普通人都不放过。他平日浪荡惯了,在床上躺一冬天,想想都难受。

咳,一声叹息。

第二天,回龙观被劫就传遍全城,衙门照例贴告示禁止人去城外,死者抚恤,至于活着受伤的没人管。这年月,普通人遇到这种事只能自认倒霉,一时间城里城外人心惶惶。

顾老来看过宁放几次,给他带了几本斗蛐蛐的书,聊以解闷。

这场意外给宁家带来了沉重的影响,家里本来就贫困,治伤的费用大,宁放不得不卖了一块田,卖给了无赖姚五,姚五正等着,自然喜不自胜。

卖田的那天,宁放尽管平日没心没肺,也感到难过。李冶红了眼圈,反倒来安慰他。

“公子,不怕,等过几天我就去做工,会熬过去的。”

这几天,李冶一直在家专心致志地侍候宁放,小丫头背后哭了几回。

…………

一个月过去了,雪灾造成的影响正在慢慢散去,压塌的民房重建起来了,菜农恢复平常的生活,西城墙根下的任店,天天满座,醉的一塌糊涂的流浪汉就躺在城墙根下晒太阳。郑秀才依旧每天去茶楼喝茶,讨论的话题依然离不开聪慧的女弟子。

白山棋院新收的女弟子沈姑姑在人们的记忆里慢慢淡去,生活就是这样,任何事都会随着时间流逝淡漠,消失。

有一日起来,又下雪了。这是今年第二场雪,大雪飘飘扬扬下了七天,比上一次还厉害,宁放躺在屋里,能听见雪花簌簌地落,天气越来越冷,顾老也很少来了。

屋里阴暗潮湿,他的后背刀伤处疼痛得厉害,碾转反侧,难以平静。

齐州城里城外人心惶惶,坊间都说是注定的天灾,明年肯定是饥荒年,有钱的人家忙着囤积粮食生活用品,沿河两岸的菜农没钱买米,只能把地里的土豆,萝卜储藏起来,以备来年度饥荒。

大冷天,李冶给人干活去了。

从院子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绿袄的少女,提着半蓝子鸡蛋,走进院子边看着周围,边喊道:“表哥。”

“是宛儿表妹吗?”

宁放听到这声音,挣扎着勉强坐起来,赵宛儿把鸡蛋放在厨房,走了进来。这是宁放受伤后赵宛儿第二次来看他,也是唯一来看望他的亲戚。

“表哥,好点了吗?”

“今天好多了,宛儿,你来你娘知道吗?”

“我娘……表哥你安心养病,别胡思乱想了。”

宁放看着眼前的少女,白里透红的脸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眼睛不大却透着清秀,是青楼那些妓女无法比的。心里一阵赞叹,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以前印象中那个黄毛丫头变了。

“表哥……”

赵宛儿被宁放看的有点羞涩地转过头,看着旁边。她每天都被逼着在家纺线织布,今天也是趁着她娘去城外白马寺拜佛烧香才偷偷溜出来的。

大雪后,因为笃信雪灾是上天要带来灾难,城里的人纷纷去城外白马寺烧香拜佛,祈求神佛保佑。

“表哥,等你什么时候能下床了,一起去白马寺烧香。”

“烧香?”

宁放摇了摇头,他从来不信神佛。宁放不知道,这段时间,城里城外的人和过庙会一样,都去白马寺烧香求保佑。

赵宛儿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她怕她娘回来发现,外面雪晴了,胡同里还有积雪。上次那场雪后人们很快就打扫了,接着这次又下了大雪,被未来灾荒恐慌的人们麻木地看着路上的积雪,懒得扫了。

太阳暖洋洋照着街面,赵宛儿跑过去,郑秀才佝偻着腰正从老屋出来,老屋虽然第一场雪就塌了,但他仍然念想着,时不时去哪里看看,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