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雪中赏景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宁放才偏头往那边看去,认得是几个泼皮无赖,冬天闲了无事,在赌蛐蛐。围观的都是菜农,围在哪里使劲叫好,押输赢。

那大嫂提了死鸡风风火火地跑回去了,宁放倒是一阵好笑,他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竟然不知道棚户房里还出了大将军。

“哎,对了,宁兄弟,有空来家啊。”

那大嫂已经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喊道,从门里走出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菜农,瞪着女人,大吼一声:“杀只鸡磨蹭半天,快回去。”

女人吓得一吐舌头,提着鸡进屋了。

宁放无聊走过去蹲在旁边看斗蛐蛐,看了一眼,斗盆里的蛐蛐倒也是有点来头,你来我往,咬得很凶悍,两边都下了注,压注的菜农伸着脖子,紧张地看着,大气也不敢喘。

那两家正主子大声吆喝着,随着战况为自家蛐蛐加油,时而兴奋,时而沮丧,眼神里却透着狡诈。

其实这里面大有门道,两家斗蛐蛐的都是在演戏,斗得越凶就越假,目的是为了吸引旁边的菜农下注,他们两人是合谋的,不管谁输谁赢都是一家。

宁放自然晓得这些名堂,蹲在旁边看了半天,旁边的菜农大多数都输了,又不甘心走,兜里没钱了,在哪里一文钱一文钱地下注。

其中一个不满地敲着斗盆骂骂咧咧,骂他们太小气,下注太小了,另一个却在假意地劝,两下一唱一和,总之目的都是要让围观的菜农把兜里钱都给掏出来。

有几个菜农输光了身上的钱,满脸丧气,本来是要去任店喝酒的,这下去不成了,目光呆滞地看着。

那几个泼皮无赖伶俐得很,宁放刚蹲下去就冲他客客气气拱手行礼,伸手不打笑脸人,宁放也只好还礼。

冬天本来闲,刚下了场雪,菜农闲着没事,基本上除了去茶楼,任店喝酒,都在赌钱。

半天功夫,河边又围了一堆人,有个人输光了,一气之下赤身在雪地上狂奔,惹得围观的人哈哈大笑。

太阳暖暖地照着河面,波光粼粼,厚厚的积雪发出森冷的光,远处河岸上,一辆豪华马车飞奔而来。

马车到了对岸,李黑牛喊了一嗓子姚爷,赶紧划船过去接那马车上的人上船。

宁放抬头一看,是姚五。

姚五穿着貂皮大袄下了渡船,后面跟着一个身着红色大敞,雍容华贵的女子,嘴里骂骂咧咧,抬头看了一眼河边,斗蛐蛐的几个无赖连忙跑过去叫姚爷,您回来了。

“这大冷的天,龟儿子们不在家呆着,出来现什么眼,在这帮穷孙子身上能刮到什么油水?”

“姚爷您骂得是,小的们谨遵教诲。”

姚五如今有钱有势,他是无赖出身,西城一带的混混无赖全都听他的。

那女子一直微微皱眉,目光看向远处河上,天高云淡,河岸两边白雪皑皑,杨柳垂丝,清冷的光泽在太阳下显得意趣盎然,别有一番韵味。不禁柳眉微颦,露出笑意。

“佩玉姑娘,这里景致可好?”

“此处天高云淡,杨柳依依,白雪皑皑,端的好去处,若能在此对河弹奏一曲,岂不甚妙。”

红衣女子是止园才女佩玉姑娘,刚从白马寺烧香回来,见到这般景致,忍不住赞叹道。

姚五哈哈大笑,立即吩咐几个无赖去办,此时渡口又来了很多人,见有热闹看,都围了过来。宁放蹲在地上,姚五并未看见。

半天后,姚五竟然让人快马从止园拿来佩玉姑娘的琴,又让清风楼送来一桌好酒菜,就在河边雪地里摆上,和佩玉姑娘赏雪弹琴,又请了四名歌姬伴奏。

这场面宁放似曾相识,他之前和陆九渊斗富时就干过,不过那时是雨中,这是在雪中。

姚五长得粗矮粗陋,面黑如炭,旁边的佩玉姑娘却冰肌玉肤,姿容如仙,两下对比,旁边的人都掩嘴而笑。

宁放心下不忿,一个无赖地痞,竟然如此猖狂,可姚五现在有权有势,他也奈何不了。

这时沿河两岸的棚户房里都被惊动了,菜农纷纷走出来看,女人羡慕,男人暗暗唾弃。之前杀鸡的大嫂围着围裙出来,站在自家门口,呸地唾了一口。

“狐狸精。”

这女人的逻辑真的奇怪,明明是姚五穷奢极欲炫富卖弄,她却指着佩玉姑娘大骂狐狸精。

男人就在旁边,瞪她一眼:“死老婆子,快去做饭,俺兄弟快回来了。”

宁放心下忿然,转过身便要离开,却看见从前面的道路上,奔来一骑。

那骑马来的很快,到了跟前只见马上是一个神态威猛的大汉,威风凛凛,腰间挎着长刀。

正在棚户房门口张望的大嫂,立即欢喜地喊道:“来了,来了,他爹,咱家兄弟来了。”

长宁军副将雷横回家了。

雷横快马加鞭,奔到河边,诧异地看了远处雪地里的姚五两人一眼,目光转向旁边的棚户房,杀鸡的大嫂和男人站在门口张着嘴,激动的浑身发抖,嘴张着说不出话来。

宁放远远大叫道:“大嫂,是你家兄弟回来了,还愣着干什么,快请他进去啊。”

“啊呀,宁公子……瞧我们两个高兴坏了,啥也不知道了。”

那大嫂如梦初醒,激动得声音发颤,推了男人一把:“他爹……是咱家兄弟回来了吗?”

“大哥,大嫂,是我回来了。”

雷横翻身下马,走到大哥大嫂面前,双手扶着两人肩膀,一眨不眨地看着,道:“大哥,大嫂,是我,我回来了。”

他从小离家从军,十几年未回来了,此刻见到亲人心情激荡,转过头去环顾四周,只见周围众人全都如痴如醉地看着雪地里佩玉姑娘抚琴唱曲,除了宁放,没人向他看一眼。

“这位兄弟,在下雷横,家嫂想来已经备下酒菜,何不进来同饮一杯,如何?”

雷横拱手冲着宁放大声说道。

宁放道:“多谢雷兄,大嫂刚杀了一只鸡,我正好嘴馋了,那就叨扰了。”

说罢走过去,两人哈哈一笑,一同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