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程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这趟兰州之行,总算没白来,算算时间,已经一个多月了,宁放自然心情高兴,回到客栈,休息了两天,俞敏洪的商队要回程了。

    城外的铁鹞子军虎视眈眈,兰州城中一片紧张气氛,驻扎在廓州的积石军正源源不断地前来增援,战云密布,四野萧瑟。

    饭后,商队启辰了。赖布衣没有跟着商队回去,他既然发现了龙脉在臬兰山,不弄清楚肯定不会走。

    宁放无意中得到的那匹老马又被官军抓走了,眼下大战在即,怀德军急缺军马,马匹在这场战争中至关重要,铁鹞子军之所以能为所欲为,就是因为他们的马匹精良,奔驰如飞,来去无影。

    这场战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对等的,面对马匹精良,彪悍善战的游牧民族,汉人完全处于劣势,只能被动防御。

    回程的路上,众人纷纷讨论起怀德军统帅种锷将军就要到了,西北数支军队中,只有种锷将军在和大凉军的交战中不落下风。战乱之秋,听闻他要来兰州,众人都很期待。

    一路顺利回到秦州,进了城,俞敏洪在丰乐楼设宴请商队所有人吃酒,此人行事仗义,乐善好施,果然不愧是西北最有名的大商人。

    吃完这顿酒,宁放和俞敏洪辞别,在秦州城给张老丈买了一辆马车,便起身回齐州。

    两人归心似箭,一路赶着马车,半个月后就到了齐州地界上,这一午后,马车到了之前遇到段天德的小镇,两人都松了口气,前面再走半天就到回龙观了。

    “宁爷,估摸着天黑前就能到家了。”

    “张老丈,不急,我们在这镇上吃点东西,马也累了,休息一天再走吧。”

    “宁爷,听您的。”

    张老丈这一次出来,虽然受了惊吓,但原来破旧的马车换成了新的,还得了一笔不小的报酬,眼见快到家了,心里自然高兴。

    两人来到之前住过的那家简陋客栈,掌柜的一看见他们就高兴地说:“二位爷,您二位回来了。”

    “哈哈,回来了,掌柜的给我们收拾两间干净房子,再去弄点好酒好菜来。”

    “行,二位爷,等着,我这就给您去办。”

    小镇上平常很少来客人,见来了有钱的主,掌柜的喜笑颜开,连忙去办了。

    片刻后,掌柜的弄来一桌好酒好菜,道:“二位爷还有什么吩咐?”

    “行了—。”

    宁放挥手刚要让掌柜的走,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叫住了他:“我问你,那段天德后来有没有来报复?”

    掌柜的本来满脸陪笑,听到段天德的名字,脸色顿时变了,呸地唾了一口,愤然道:“二位爷走后,大约过了半个月,那段天德就带人来砸了镇上的酒楼,打伤了好几个人。”

    “知道了,你下去吧。”

    掌柜的退出去了。

    宁放默然,这地方偏僻,山高皇帝远,可恨段天德那厮胡作非为,却无人敢管。

    这趟兰州之行,担惊受怕,两人一阵狼吞虎咽,吃饱喝足,张老丈自去休息。外面天已经黑了,宁放将牛油灯拔亮,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蛐蛐罐,放在桌上。

    桌上的蛐蛐罐里,那只虫王垂青一线飞蛛正振翅鸣叫,像大将军一样威风凛凛地来回走动。

    宁放拿出准备好的一块带血生肉扔进去,只见虫王猛地一口咬住,立即大口咀嚼起来。这是斗经里记载的方法,一般普通蛐蛐都是喂食蔬菜水果,而那些凶猛的斗虫则偶尔以肉喂之,激发其凶性。韩鄙之前就讲过,京师有个人曾用自己身上肉喂蛐蛐,培养出了凶残无比得红棺材头蛐蛐,可惜后来自己遭到反噬。

    “虫王啊,虫王,一切就全看你了。”

    宁放眼里含着喜悦,看着罐子里的虫王,喃喃自语。

    普通蛐蛐遍地都是,虫王却是罕见之物,他那里知道,这只虫王被书中记载的还罕见,是出在龙脉之地。

    次日一早,张老丈就赶着马车匆匆启辰了。

    马车一路不停,午后,就到了回龙观。秋未的郊外,四野苍凉,满目萧条,无边落木滚滚。

    回龙观大门紧闭着,里面却冒出了炊烟,这个道观经历了无数岁月劫难,苍老不堪,自遭山贼洗劫后就断了香火。洪灾过后,这里就被一群外地逃难的占领了。

    观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几个头上戴着发几的小童跑出来,在门口嬉戏。

    远处,齐州城已经在眼前了,炊烟袅袅,一片宁静。比起战火纷飞的兰州城,这里就像是世外桃源。

    “宁爷,我们……到家了。”

    张老丈声音中掩饰不住高兴,经历了一场凶险无比的历程,终于到家了。

    “走吧”

    宁放紧紧抱着蛐蛐罐,点了点头。

    …………

    马车进了城,宁放多给张老丈点银子,张老丈千恩万谢,辞别而去。对他来说,这趟算是有惊无险,挣得银子能顶以前半年挣得,也值了。

    白山书院里,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河边渡口,范五爷喝醉了,正在和人吵架,摆渡的李黑牛挤在人群里劝架。

    一辆牛车从后面过来,赶车的菜农叫了一声宁公子,宁放哈哈大笑。

    胡同里,大概刚下了一场雨,道路泥泞,宁放一个不留神,差点摔倒了,吓得赶紧抱紧怀里的宝贝,骂了一句娘。

    宁家院子里,静悄悄地,李冶坐在院子里绣鞋底,她抬起头看见进来的宁放,顿时眼里一亮,一丝喜悦涌了上来。

    “公子,你回来了。”

    “好饿,李冶,我想吃你做的云英面。”

    “公子,我就去给你做。”

    李冶欢喜地说着,站起来,起身的急了,连板凳都带倒了,脸儿也羞涩起来。她手忙脚乱地跑进厨房,又跑出来,转了几圈,不知道干什么。

    宁放指着她哈哈大笑。

    李冶跑进厨房,手忙脚乱,忙了半天,做好了,盛了一碗端出来。

    “好香”

    闻着云英面的清香,宁放真饿坏了,狼吞虎咽。他自小养尊处优,哪里受过颠簸,这趟兰州行真是难为他了。

    李冶做的云英面真的好吃,味道丝毫不输西门里的柳家面店,宁放吃的满头大汗,吃完一抹嘴,回到房间,将蛐蛐罐拿出来,放在桌上欣赏。

    算算时间,宫里的唐公公应该快到了,这只虫王在宁放手里的时间估计不多了。

    <!-- csy:25415997:123:2019-08-26 01:11: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