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马识途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天明后,从臬兰山上,踉踉跄跄地走下来一一匹老马,马背上拖着一个疲惫不堪的少年,衣衫凌乱,满脸灰尘,目光无神,犹如得了重病的人。

    附近的百姓吓了一跳,以为是铁鹞子军残兵,众人见没有其他兵,发声喊纷纷一拥而上将这少年抓住了。

    这些百姓恨透了铁鹞子军,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眼看那少年就要活活被打死,这时附近巡逻的官军闻汛赶来,驱散百姓,把这一人一马带回了军营。

    怀德军大营在城北,听到抓到了铁鹞子残兵,主帅汤若望赶紧让人带进来。

    军士把那少年带进去,汤若望和一群将军们一看,都感到诧异。眼前的少年一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只不过受了惊吓。

    这时,宁放才回过魂来了,他在山上苦苦支撑了一夜,差点就昏倒了。天明后,狂风过去,他又累又饿,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勉强爬上马背就昏过去了。

    是那匹老马一路驮着宁放回到了城中。

    宁放只说自己是外地来的商人,昨日铁鹞子军退后,一时好奇上了臬兰山,结果遇到狂风大作,回不来了。汤若望问明情况,就让兵士送宁放回同泰客栈,那匹老马却扣留了。

    时怀德军常年和大凉军交战,军中战马匮乏,自然不会还给宁放了,宁放也无可奈何。

    回到客栈,张老丈和俞敏洪等人都快急疯了,宁放一夜未回,众人都担心他的安危。

    “宁兄弟,昨夜你去哪里了,老朽等人可是担心了一夜。”

    “谢谢诸位关心了。”

    宁放拱手道谢,心里一阵温暖,这些商人都是半路中才结识的,但却像一个大家庭,尤其是俞敏洪老人,对他关怀备至。

    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宁放随便编了个借口,说自己去花街柳巷了,少年人不风流枉少年,他的话顿时引来一阵哄笑。兰州城里就有几家青楼,青楼里还有大凉国来的女子很有名气,外地来的商人经常去光顾,却也没人怀疑。

    “宁兄弟,我等昨夜商量了,怀德军和铁鹞子估计还有一仗要打,兰州城近期可能不安宁,大伙儿商量准备过两天就回去,到时结伴同行,你也一起吧?”

    “哦。”

    宁放点点头,看眼下形势,怀德军准备和大凉军打仗了,战争一起,兰州城就是战场,商人们离开也在情急之中。

    “俞掌柜,那就依您老说的,再过两天,大伙儿一起回吧,路上也有照应。”

    “哈哈,好,宁兄弟是个爽快人,老夫喜欢。”

    俞敏洪哈哈大笑道,他不愧是西北巨商,为人豪爽,热心仗义,因为遇到这种意外,有几个商人损失惨重,俞敏洪更是慷慨赠银,众人全都心服口服。

    见到众人都同意了,俞敏洪老怀大慰,捋须微笑,当下吩咐人去城里买了好酒好菜,与众同乐。

    宁放喝了一会儿酒,起身回到自己房里,张老丈跟了进来。

    “宁爷,你昨夜到底去哪里了,可吓坏老汉了,这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

    张老丈一路同行,多少了解宁放,自然不信。

    “张老丈,您别问了,今晚我还有事要出去,等明天天一亮,您去城南臬兰山下接我。”

    “宁爷,老汉被你弄糊涂了,城南臬兰山,上哪里干什么?”

    张老丈一头雾水。

    宁放淡淡道:“您别问了,记着,明日一早一定要去臬兰山下等我,千万别误了。”

    “宁爷,你放心,老汉一定去。”

    虽然不知道是啥事,但看宁放一脸严肃,张老丈还是答应了。

    张老丈走后,宁放倒头就睡,他需要补充体力,今晚还要再去臬兰山。

    经过昨夜,宁放隐约感觉到臬兰山就是曹元礼说的上方山,昨晚的凶险让他意识到这件事并非那么容易,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看缘分了。

    铁鹞子军就在附近,随时都可能冲上臬兰山,留给宁放的时间不多,也就是最近两三天时间,时间一长就危险了。

    另一方面,俞敏洪的商队过两天就回去了,路途不宁,宁放一个人自然危险,跟商队同行肯定安全。

    所以,今晚宁放必须再去臬兰山。

    ………

    这一觉睡到黄昏,睡梦中的宁放被一阵吵杂声惊醒。他爬起来,走出门。

    外面围着很多人,围着一匹老马议论纷纷,是把宁放从山上驼回来的那匹老马,它不知怎么竟然逃出怀德军营,找到客栈来了。

    宁放站在人群外面,看着老马,心里一阵感动。

    昨晚他和老马患难与共,死里逃生,一夜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匹老马认准了宁放,大概是老马记住了宁放的气味,竟然找到了客栈。

    谁说牲畜无情,忽然,老马看见宁放,欢快地撂起橛子,走到宁放跟前,亲昵地绷着他的裤腿。

    众人全都惊奇地看着这一幕,宁放把脸贴到老马脖子上,轻轻地对它说道:“老伙计,今晚我们再去哪里,你敢吗?”

    老马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睦子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默默地弯下腰,等待主人上马。

    宁放哈哈大笑,翻身上马,一拍马背,老马随即驮着他向城南而去。

    时值黄昏,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宁放纵马狂奔,上了臬兰山顶,老马驼着他又来到昨晚那个浓密的树丛,弯腰卧倒,轻轻地绷着他的裤腿。

    “老马,今晚是不是有好虫子出来?”

    宁放轻轻问道,老马似乎听懂了,头摆了摆,好像在点头。

    宁放像昨晚一样,盘膝而坐,闭目凝神聆听四周虫鸣。

    时值秋未,山上万虫齐鸣,和着呼啸的山风,混杂在一起,耳畔轰隆隆一片,根本听不清楚。

    天渐渐黑了。

    入夜后,天空又是阴云密布,和昨晚一样突然大变,须庾间,狂风大作,山呼海啸,被昨晚还猛烈,像是要摧毁整个臬兰山。

    巨大的呼啸声天崩地裂,犹如千军万马冲来,连老马都浑身惊惧,闭上了眼睛。

    宁放微弱的气息在惊涛骇浪中越来越微小,他咬紧牙关,依靠着老马,苦苦支撑着。

    <!-- csy:25415997:121:2019-08-24 11:13: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