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五章 铁鹞子军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赖布衣寻找龙脉十余年,终于找到了,心情之高兴难以言表。

他下了望河楼,向百姓询问,一个农人告诉他臬兰山又名叫兴龙山,赖布衣欣喜若狂,这兴龙山不就是,龙兴的意思吗?

武朝大观十三年十月未,当赖布衣欣喜若狂地回到客栈时,北面的烽火台上突然狼烟四起,锣鼓齐鸣,大凉国铁鹞子军突然从三面向兰州城汉人的地盘杀来。

战争来得太突然了。

铁鹞子军突然发动攻击,大军三面而至,毫无防备的怀德军顿时阵脚大乱,慌做一团。

此前,双方已经有几个月没有战事,天气转冷,草原和沙漠寒冷刺骨,谁也不会想到铁鹞子军在这个时候突然进攻。

不过,对城中的百姓来说,见惯了战争,在短暂的惊慌后迅速拿起棍棒,汇成一支队伍向怀德军营方向聚集。

同泰客栈里,宁放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他跑出去,外面乱成一团,百姓官军混在一起呐喊着纷纷向南面退去,客栈里的客人全都乱成一锅粥,俞敏洪和呼延兄弟大声吆喝才把一群商人组织起来,迅速向后方撒退。

“宁兄弟,别怕,这是铁鹞子军的老伎俩了,隔三差五就来劫掠一番,抢些妇女财物就退了。”逃跑中,俞敏洪紧挨着宁放,冲着他大声喊道,其实也是在对周围其他人说话。

“俞掌柜,这铁鹞子军是何来历,难道守军就没有办法?”

宁放看到街上所有人都在逃跑,包括官军,疑惑不解。

“咳,宁兄弟,这铁鹞子军是大凉国最精锐的骑兵队伍,战马装备精良,战斗力彪悍,我们的军马根本抵挡不住。好在铁鹞子军每次只是来骚扰抢东西,很快就退了。”

俞敏洪叹息道。

铁鹞子军是大凉国最骁勇善战的军队,谓之‘铁鹞子’者,百里而走,千里而期,最能倏往忽来,若电击云飞。每于平原驰骋之处遇敌,则多用铁鹞子以为冲冒奔突之兵”。

铁鹞子军一般都是前军突击冲锋,人数大约三千众,乘善马,重甲,刺斫不入;将人和马用钩锁绑在一起,即使人死了,也不会坠马,而使人和马继续向敌人冲去。

这支军队交战一马当先,气势如虹,攸乎往来,擅长突击,撕裂敌人阵形。而驻守兰州的怀德军装备军马皆不如,每遇铁鹞子军只能躲避锋芒。

驻扎在城北的怀德军官军仓皇上马,纷纷将战车巨石等物塞阻在道路上,根本不敢交战。

铁鹞子军三路冲进来,如入无人之境,宁放等人眼睁睁看着大凉骑兵从身边劫掠而过,那些来不及逃跑的妇女毫无反抗之力就抢走了。

铁鹞子军纵兵劫掠烧杀,街上到处都是哭喊声,混乱中,俞敏洪地形熟,带着商队众人退到一个废弃的旧军营里,众人躲在里面,幸好铁鹞子军只是劫掠妇女财物,并没有四处搜查,逃过一劫。

果不其然,功夫不大,铁鹞子军带着劫掠来的妇女财物退了。来的快,去的也快,如潮水一般,瞬间就消失在视野中。

整个兰州城一片哭天抢地,失去财物妇女的百姓嚎啕大哭,而此时,怀德军才做好准备,各路大军准备出击。

刚才的逃命中,商队众人也损失不少,张老丈的马车也跑丢了,坐在地上直抹眼泪。呼延兄弟更惨,跑的慢了,被一名铁鹞子兵后背砍了一刀。

“俞掌柜,这怀德军真是无能,五万大军就驻守在城里,却任由铁鹞子军烧杀劫掠。”那白姓商人愤然说道。

俞敏洪默然,摇摇头道:“白老弟,不是怀德军无能,是那铁鹞子军太厉害了,永宁四年,怀德军和铁鹞子在兰州城外有一场恶战。二万怀德军对三千铁鹞子,结果你们猜怎么样?”

众人都摇摇头,俞敏洪道:“二万怀德军被三千铁鹞子杀得溃不成甲,从那以后再遇到铁鹞子军,官兵基本上都是溃败。你们说,这仗怎么打?”

“俞掌柜,铁鹞子军重甲良马,装备精良,怀德军装备不如,仗自然难打,这也不怪他们。”

商队中一个身形魁梧,眉清目秀的少年昂首答道,这少年之前并不在商队里,大概是途中逃难时混进来的。旁人都未在意,这时听他说话,纷纷向他看去。

“似你这少年所言,我军装备不如,难道就龟缩起来当乌龟,不打了?”

呼延明被敌人砍伤,愤怒问道。

“非也,兵无常势,装备不足,须避其锋芒,另可用计破之。”

呼延明哼了一声,身上作疼,闭口不言。

众人静坐默然,那少年凝神听着外面动静,面色肃然。外面铁鹞子军虽然退了,但乱成一片,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危险,所以暂时都不敢出去。

过了一会儿,听见从北面传来大军出发的马蹄声,大概是怀德军追击的队伍出发了。铁鹞子军都逃了,怀德军才敢去追。

…………

半晌,俞敏洪捋须看着那少年问道:“这位小兄弟,不知怎么称呼?”

“在下折可适。”

“是……种将军麾下的折小将军吗?”

俞敏洪神态大变,颤声问道。

那少年淡淡道:“正是。”

俞敏洪顿时喜形于色,喜道:“原来是折小将军到了,老夫走眼了,失敬失敬。”

众人都看着那少年,还是赖布衣缓缓说出这少年来历,却是怀德军统帅种锷手下的小将。

折可适虽然还是少年,却跟随种锷将军征战几年了,屡建奇功,是西北无人不知的传奇小将。除了宁放和张老丈,其他人都对折可适这个名字不陌生。

各人互道久仰,折可适才说道他此来正是逢种锷将军之命,来兰州参战,种锷将军已经联合定远军,保安军,准备半月后对大凉发起新的攻势。

这时外面已经平静下来了,众人出了旧军营,到了外面,折可适自去怀德军大营。余下商队中人,有受了惊吓,准备回去,有打算再缓几日,看看如果没事了继续做生意。

俞敏洪常年在此做生意,见惯了,自然不怕,又回到客栈,宁放还没找到上方山,自然也不愿意回去,便也回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