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武状元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这件事已经在齐州城传开了,听到的人都很振奋,奔走相告,齐地自古就有斗蛐蛐的习俗,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普通百姓,都好这几口。宁放涉足的是有品味的上流蛐蛐圈,而民间赌蛐蛐之风一直盛行。

    自这消息传开,城外回龙观天天都有人前去挖蛐蛐,梦想能遇到上品蛐蛐。

    梦想虽然是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列位,这一次唐公公下来可不同往日,听说南诏宁王进京带了一只名品蛐蛐,打败京师无敌手,并和当今圣上打赌,如果能赢了他就每年上贡良马八百匹,如若赢不了他,就要朝廷册封南诏国。宁王当时是故意借酒后半开玩笑说这话的,当今圣上只好装作没听见……但我堂堂天朝,岂能受蛮夷如此轻视,所以唐公公……。”

    “胡老丈,此话当真?”

    那胡老丈刚说了一半,就被一个武官模样的人打断。

    胡老丈捋着额下长髯飘飘,正色道:“此事老朽也是前日才听一个京师来的故友说道,唐公公这趟是悄悄出来的,圣上与宁王斗蛐蛐输了,那宁王是故意装酒醉说的,圣上也无法,只能派人秘密下来寻访上品蛐蛐。”

    “原来如此。”

    那武官点头道:“如此说来,谁能献上上品蛐蛐,打败宁王,可是为国争光了。”

    “呵呵,可不是,这几日只怕天下各地的人都在讨论这里事,敢问兄台在那里高就?”

    胡老丈见那武官气宇轩昂,仪表堂堂,抱拳问道。

    那武官淡淡说道:“不才杨焕,武学堂教官。”

    “原来是杨铁枪,失敬失敬。”

    胡老丈拱手客客气气的一礼,座中众人闻听都发出一片惊呼声。

    这杨焕是齐州本地人,父母双亡,自幼跟随叔父在西南边境邕州生活,杨焕从小跟随叔父习武,擅使铁枪,考中武状元后知钦州。

    时毗邻的交趾阴谋举兵犯界,杨焕在边境天涯亭宴请交趾国使者。双方谈论到边界之事,杨焕挺枪站在亭口,问道:“君能否亭前大战三百回合?”

    交趾使者本来盛气凌人,见了杨焕仪表堂堂,威风凛凛,竟然吓跑了。交趾也打消了进兵念头。此后,百姓称呼杨焕为“杨铁枪”。

    其时武朝北有北戎,西有大凉,无暇顾及西南的交趾,到了宣武十二年,交趾渐渐强大,并起兵侵犯边境城市,朝廷无力去管,西南守军死战全部战死。杨焕逃回去后,因怕朝中佞臣陷害,不敢进京,回到齐州在武学堂教学,默默无闻。

    胡老丈热情地邀请杨焕同席吃酒,杨焕也不客气,过去坐下,讨论起来。

    武朝重读书人,对武人一向看轻,杨焕曾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九死一生,如今却只能在武学堂教学,拿着微薄薪水,清贫度日。不过在普通百姓眼里,却很敬仰这样的英雄好汉。

    众人接着讨论宫里唐公公来齐州寻访上品蛐蛐的事,俱都对那宁王愤懑不已。自然而然谈起天下大势来,眼下朝廷和北戎言和,与大凉国僵持,而对交趾,南诏之流无暇顾及。边境虽常有小摩擦,总体来说,还算太平。

    南诏地处蛮夷之地,一直向朝廷要求册封为国,朝廷都拒绝了。这种朝廷大事,普通百姓自然也不懂。

    说的人一个个慷慨激昂,摩拳擦掌,对外辱义愤填膺,恨不能马上上战场杀敌。宁放不过是一介小民,平日很少关心这些,和小攸宁埋头吃喝,吃的直冒汗。

    他心里本来还在犹豫,听了众人的话,便下了决心,要去兰州一趟寻访曹元礼说的上方山。虽然明知凶险,但这种机缘难得,如若能寻访到上品蛐蛐献给朝廷,定能扬名四海。错过了自然就没有了。

    次日,宁放和徐管家商量暂时将白家老铺关门,等他从兰州回来再说。宫里的唐公公两个月后就要来齐州了,时间紧迫,他必须马上动身去兰州。

    长这么大,宁放一直没离开齐州,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心里还是很忐忑。

    李冶是丫鬟,管不了他,只能一边暗暗替他担心,一边给他收拾行囊。

    “公子,昨日宛儿姐来了,她爹答应了那个富家公子的提亲。”

    “宛儿同意了吗?”

    宁放抬起头,心里说不出的惆怅,眼前浮现出那个青春可爱的少女。

    “他爹赵秀才贪图富贵,答应了,她能怎么样。”

    自从赵宛儿在赛龙舟会上遇见九辞公子,这一段孽缘就注定了。谁也想不到齐州城权势如日中天的九辞公子竟然会看中一个普通民间女子。以九辞公子的权势,赵秀才的贪财势利,赵宛儿纵然万般不愿意又能怎样。

    “也罢,不提她了。”

    宁放淡淡说道。

    他这趟去兰州只是一个人,算算路程,来回差不多得两个月,一天也不能耽搁。

    一切收拾妥当后,宁放雇了一辆马车上路了。

    …………

    秋高气爽,四野清明,这季节适合出行,不热不冷,马车也跑的快。出了城,直奔兰州方向而去。

    因为途经之地,山贼横行,宁放换了打扮,换上菜农衣服,扮作探亲的乡下人。

    过了回龙观,往前越走越荒凉,这里已经是乡下了。道路上几乎看不到车马,偶尔只能见到几个拿着农具,衣衫破旧的农人,田地里农人在忙碌地耕作,连牛车都很少见到。

    比起齐州城的繁华热闹,这里满目凋敝,一片苍凉,宁放一路催着赶马车的老丈加紧赶路,半天后已经走出百里路,不觉腹中饥饿起来。那老丈抬头看了一眼前方,高声喊道:“宁爷,前面有个市镇,要不要去吃点东西,打个尖?”

    “行,那就去前面市镇打个尖。”

    “得嘞,您坐好了。”

    赶马车的老丈麻溜地喊一声,赶着马车向前面奔去。

    功夫不大,马车到了前面市镇,宁放下了车,抬头看去,眼前这个市镇不大,估计跟两个炭市街差不多,只有一条街道,两边都是店铺,有酒楼食肆,米行,面铺,香料铺客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街上人来人往,热热闹闹,不过仔细看都是穿着破旧的农人,几乎看不到衣着华贵的富家公子哥儿。

    旁边就有草料行,那老丈把牛车卸了,让牛去喂料,休息一会儿。两人找了一家卖饼的食肆,走了进去。

    这食肆只能用一个词语形容,寒酸,里面摆设陈旧,桌凳破旧,不过案上摆的肉饼却热气腾腾,香喷喷,让人一看就有食欲。

    宁放要了肉饼,点心,一壶茶水,两人坐着慢慢吃,一边看着街上的热闹。

    <!-- csy:25415997:114:2019-08-20 11:46: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