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零一章 步步唯艰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秋雨霏霏,道路泥泞,西城墙根下污水横流,肮脏不堪,成群的流浪汉靠在屋檐下发呆,任店里面人满为患,很多人都是坐着喝一天酒。

宁放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要了一壶酒,坐着慢慢喝。他喜欢这里的气氛,底层人的众生相,世态万千,一壶酒可以喝到天黑,什么也不想。除此之外,还有这里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几乎能听到任何城里新发生的事件。

几个本地人在议论着西城最近发生的事情,这段时间,最有影响力的莫过于山贼小神龙潜入城中,杀了一个把总,事情并不稀奇,让所有人津津乐道的是小神龙,据说他只有二十岁,却神出鬼没,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是赵虎手下二号人物。

另外就是没命社和南城黑道开战,这件事已经慢慢在西城传开了,众说纷坛,各种谣言满天飞,却没人知道真相,座中有那消息灵通的人士煞有介事地叙述双方有来有回的过程,添油加醋,唾液星子飞溅,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宁放表面泰然自若,却竖起耳朵聆听,不过听了一会儿,也没多大收获,那些人都是道听途说,并不知道真相。

这件事的实质是孙家和宁放争白家老铺,但是出头的却是没命社和南城黑道。

“列位,你们听说了吗,这南城黑道向来是不管西城的事,这回可是奇了怪了,双方打起来了,听说没命社已经放出话来,要让南城黑道栽在西城。”

“不错,老朽也是听说了,没命社这回动真格了,把所有外在的弟兄都召回了。看来这事儿闹大了。”

“严老,您儿子在衙门,说说看,这事儿闹下去会怎样?”

那严老捋着胡须,哈哈笑道:“衙门又能怎么样,没命社的人躲在下水道里,跟耗子一样,官府清剿了多少次都毫无办法,要我说啊,除非官府变成猫。”

众人哈哈大笑,普通老百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无非是茶余饭后谈资,过过嘴瘾。

外面不时有乞丐进来可怜巴巴地讨酒喝,一般都会多少打发点,很少驱赶,这里的酒都是最廉价的那种,几文钱一壶,也没人吝啬。

宁放喝到天黑,喝的微醉,才晃晃悠悠出门回去。

入夜后城中灯火辉煌,到处一片喧闹,他走到胡同口,听到背后有动静,回过来头,黑暗中冒出几个大汉向他扑来。

后脑勺重重一击,眼前一花,什么也不知道了。

…………

宁放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午后,睁开眼,看见游豹坐在床前,他挣扎着要起来,头晕得厉害,只好作罢。

昨晚他被人袭击,不过只是昏迷了一夜,并无大碍。

之前双方打来打去,都是些小喽啰,主要当事人都没露面,没命社应该是已经调查清楚,知道内幕,所以派人袭击宁放,警告他们。

游豹神情严峻,皱眉思索着,双方之前都是互相试探,看谁熬不下去,现在对方摊牌了,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硬拼到底,要么认输退出。

“宁兄弟,白家老铺真的那么重要吗,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可要三思。”

“游兄,我已经考虑清楚了,白家老铺非要不可。”

宁放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事已至此,对方咄咄逼人,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好”

游豹击节叫道,他就怕宁放临阵退缩,两个黑道帮派开战,不比普通人之间的恩怨,一方害怕退缩了。黑道争的更多是面子和地盘,赢了就是老大,输了滚蛋,生死攸关。

游豹和没命社之前就有过节,这次自然要有个了结。

“宁兄弟,这里不安全,城中有很多我们的弟兄,明天你就搬到方宅去,张掌柜自会保护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再商量。”

宁放点点头,暗暗佩服游豹,没命社的人都躲在下水道,说白了就是群见不得光的亡命之徒,而游豹的人却遍布街市,隐秘性更高,这样的人反而更可怕。

李冶红着眼圈进来给两人添茶,这个淳朴善良的小丫头哪里知道世间的复杂,一个普通人想往上爬不知要经历多少艰险。

次日,游豹安排人秘密把宁放送到方宅,留下人保护,张掌柜开的五嫂汤店就在方宅门口,街上一举一动都能看到,非常隐秘。

早上,小攸宁陪着宁放读书。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姑爷,这段话是论语中的句子,其意是有道德有学问的人不贪图饮食的满足、居室的舒适,而求做事勤快、说话谨慎,向有道德有学问的人请教。”

“唔,几千年前的古人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圣人啊。”

宁放对读书本来就不感冒,只是为了日后进周家能不让人小瞧,才勉强跟着小攸宁学,但他天资聪颖,学的倒是挺快。

只不过,眉头始终隐藏着一丝担忧,这个节骨眼上,他无法心安啊。

两个黑道火拼,非同小可,谁也不知道会怎样。

到了午后,小攸宁喊饿,跑出去买了酒菜回来,兴高采烈地说道:“姑爷,外面都在说有个叫赵吉祯的去官府聚众闹事,说河道部门贪污受贿,修的是豆腐渣工程,被当场抓了。”

“这个赵吉祯啊。”

宁放闻听,摇头说道。

“姑爷,这个人怎么了?”

小攸宁本来是见宁放闷,听来个消息告诉他,让他高兴,却见宁放一脸惋惜,微微诧异。

次日,消息传来,赵吉祯和赫老夫子等人联合各界去官府抗议河道豆腐渣工程,却被当做聚众闹事镇压,双方冲突死了十几个人,震惊齐州,赵吉祯被当场关入大牢。

赵吉祯匆匆赶回齐州,仅仅过了几日就陷入牢狱之灾。

赫老夫子本来就精神不好,忧愤之下,回去后当晚就过世了。

武朝大观十三年秋,一个半生清贫,忧国忧民的老人就这样走了。

他这一走,从此白山棋院便会处在风雨飘摇中,谁也不知道何去何从,郑秀才,范五爷未来会怎样。

赫老夫子威望很高,他的死引起西城很多人的缅怀,人们回忆这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几十年如一日清贫,却收留了很多无家可归的人。无私地教授普通人家的孩子学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