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一章 香会(2)

小说:《上品闲人》 作者:蜀山1288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武朝大观年间一个秋夜,宁放回到家,刚喝了不少酒,胃里难受,躺下后碾转反侧无法入睡。白天的一幕幕又浮现出来……。河边那老人竟然是告老还乡的翰林院老大人,让他完全没有想到。

秋夜,夜凉如水,院子里一轮皎洁的明月照耀着,院墙角蛐蛐鸣叫着,整个西城经历白天的喧嚣也复归于宁静,万籁无声,宁放终于睡去了。

第二天还是李冶叫醒了宁放:“公子,快起来,要迟到了。”

“现在什么时候了?”

宁放嘟囔着,懒洋洋起来,看见外面院子里有太阳光的影子,赶紧起来洗漱,简单吃点东西,就匆匆出门。

今天是香会第二天,也是两岸菜农最期盼的一天,傀儡戏班子要表演傀儡戏,另外苏园四大名妓也会在今天登场。

齐州的傀儡戏曾进皇宫表演过,平时也只有衙门和重大活动时才出席,几乎所有人都期待戏班子的表演。

沿河两岸昨晚狂欢留下的痕迹,在一夜秋霜中淡去了不少,虽然出着太阳,却仍然能感受到秋未的寒意。

通往白马寺的道路上车水马龙,今天比昨天还热闹,连很多藏在深闺甚少抛头露面的大户人家千金小姐也来了,宁放出门时李冶已经和赵宛儿一起走了,他也就懒得去管。

穿着一袭青衫,一副富二代作派的宁放夹在人群里被挤出一身臭汗,跟着人群到了白马寺,寺门前的空地上已经挤满了人群,人山人海。

宁放被一阵香味吸引,旁边的小食摊挤满了人,虽说齐州府并不太平,老百姓日子不好过,但在民间吃的方面尤其是风味小吃上,那可是应有尽有,推陈出新,创新不断。像什么饸络,凉皮,包子酥饼油条麻花应有尽有。

后世人往往想不到古人食肆的繁荣多样,尤其是这种庙会活动,各种小吃应有尽有好吃不贵,卖的人也不图挣钱凑个热闹。一般官府也鼓励这种行为。凡庙会时摆摊一律免税,也没城管之类的管。

宁放蹲在小吃摊前,津津有味吃着,肩膀被人拍了一把,抬头一看是顾老和小妾姜氏。

“宁公子”

“顾老,您来了。”

“呵呵,今日可才是重头戏,拙荆嚷着要吃饸络,不想宁公子也来吃。”

姜氏要了一碗饸络,和宁放蹲在一起吃,庙会上卖的小吃,周围都是人挤人,没地儿坐都是蹲着。

“宁公子,你晚来一步,可是错过了苏园四大才女进场。”

“哦,四大才女到了吗?”

顾老笑呵呵点头,捋着胡须,悠然自得。

青楼女子虽说自古都都被人轻视瞧不起,但如苏园四大才女这般惊才绝艳的女子却罕见。何况四大才女都是卖艺不卖身,连顾老年过六旬,谈起来都津津有味,一般普通人的艳羡更是可想而知。

这天的重头戏傀儡戏,各种杂耍表演都在寺内大雄宝殿前面的空地上,吃完饸络,宁放便和顾老二人跟着人群向寺内挤去。

………………

白马寺建于前朝,到现在已经数百年了,期间历尽沧桑几经波折,兴衰浮沉自不必说。才造就了今日齐州府第一寺的名气,寺院占地上百亩,香火旺盛。

宁放和顾老随着人流涌进寺内,这时的白马寺内已经是佛声阵阵,檀香扑鼻,到处都是人。

大雄宝殿前面的空地上,搭起了戏台,傀儡戏戏班子正在做演出前的准备。

戏台东侧,临时搭建起了一座看台,看台上坐着齐州府各界名流,知府钱仁谦,朝仁和当铺熊知芳,赫老夫子,吴安世,韩老大人,以及苏园四大才女等等名流。对沿河两岸的菜农来说,平时根本没机会见到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特别是四大才女更是引得场下无数男人瞻目。

苏园四大才女都是才色双绝,此时四人同台,争奇斗艳,立即吸引了四周所有的目光。四大才女之首苏小卿一袭白裘,云鬓高束,一双凤目顾盼含情,而坐在对面的李念奴身段婀娜,眉眼如黛,天生丽质,披一件紫貂大氅,身在青楼却毫无一起艳媚之态。

苏园四大才女老三朝云年若二八,冷艳脱俗,清冷出尘宛如不食人间烟火,一袭红衣飘飘出尘,琴艺冠绝齐州。平日却总是一副落寞郁郁寡欢的样子。据说她自入青楼后,便再未笑过,齐州府不知多少贵家公子为博她一笑散尽万贯家财,却都徒劳。坊间传闻她只为齐州四大公子之一的无痕公子露过齿。

那最后一个赵飞影也着白裘,身如飞燕柔若无骨,柳眉如画,艳惊四座。

这四大才女坐在台上,顿时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出尽了风头。下面的男人们全都被吸引过去了,啧啧称羡,连看台上的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个也忘了身份围着四大才女献殷勤。

宁放和顾老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进去,两人都气喘吁吁,直冒汗。

“宁公子,这四大才女真是颠倒众生啊,连老朽这鼻垂暮之人看了也怦然心动。”

“顾老,怎么您老也动心了?”

“呵呵,美色当前,老朽又不迂腐,焉能不动心。”顾老捋须欣然说道。

早年父母还在时,宁放也算是富家公子,自然没少去苏园捧过四大才女,如今落魄了,只能站在台下看,心中感慨。

沿河两岸的菜农算是开了眼界,也只有这种重大活动,普通人才能见到四大才女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男人们在台下扯着脖子眼睛睁得溜圆,女人们则满脸艳羡地看着四大才女,心里怨造物主不公。

这时,戏班少班主走出来,向台下作揖,那少班主是第一次亮相,刚一亮相就博了个满堂彩。少班主一袭红衣,妖魅的女子扮相,立时引得周围一片喝彩。

古代反串很少见,慕容廆俊美的女子扮相顿时让台下无数男女都为之尖叫,老班主已经老了,少班主迟早要接班,而这个首次亮相至关重要,关系的不但是慕容家的荣华,也关系着傀儡戏班子的未来。

慕容家祖传傀儡戏,至今已经几代人了,能不能延续下去,与历任班主有很大关系。老百姓只是看热闹,却不知道这种延续百年的家族行业,每一步都像大考惊心动魄。

东侧看台上,少班主慕容廆亮相的那一刻,一向落寞郁郁寡欢的苏园才女朝云眼神亮了一下。如同一潭死水里投了一块石子,立即激起涟漪。

幕布拉下来,锣鼓声响起,傀儡戏开始了。

傀儡戏,又叫木偶戏,历史悠久,如果要考证得向前追溯几个朝代。慕容家族已经延续了几代人,表演时提线木偶在舞台上做动作,幕布后有人配合唱词,栩栩如生,宛如真人演唱。

“咿—呀—”

今天是少班主第一次亮相,戏班子也是卯足了劲要在观众面前露一手,三声锣响,木偶在幕后人控制下有板有眼地开始了表演。那第一嗓子就是少班主唱出来的,韵味十足,台下响起了喝彩声。

东侧看台上,那些齐州府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纷纷点头,知府钱仁谦侧头和告老还乡的翰林院老大人交谈着,苏园才女朝云轻声唱着曲儿。她最近新学了一首词,心情大好,自然吟唱出声。

宁放虽然常去青楼听曲,但对傀儡戏却也不懂,只听见旁边顾老摇头晃脑听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