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19章 德瑜酒家的阴谋

小说:金牌店小二 作者:靑梅煮茶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见宁小成果然来了兴趣,杜小四自得一笑,而后对四周悄悄扫了一眼,这才将宁小成拉到一边。

    “我们家县令公子,一直在追求你们掌柜的。”

    “而且……县令老爷也有意,想要公子迎娶陈小姐,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大好事……”

    “……哎!跟你说了你小子也不懂,只要你们掌柜的,成了县令少爷的夫人,你小子可就是水涨船高,跟着讨好了啊!”

    杜小四和李小二对视一眼,兴奋的搓着手,就好像娶老婆的是他们两一样。

    两人猥琐的笑了一会儿,然后双双将目光看向宁小成。

    “哦……”

    可是宁小成却只是简简单单的应了一句,毛巾一搭,便准备转身离开。

    杜小四两人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对视一眼,脸上那猥琐的笑容也消失了。

    “诶诶……你小子这什么反应嘛!”杜小四伸手拉住了宁小成。

    “没什么反应啊?我要去招呼客人了,你们忙你们的吧!”宁小成茫然的看了杜小四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讲道理,他并不觉得很开心。

    相反,心中还有点小小的失落感。

    穿越过来,什么福利都没有,就这么一个美女老板娘。

    现在竟然有人告诉你,这美女老板娘也是别人的,你什么反应?

    反正宁小成很不高兴!

    在他心里,可一直潜伏着一个野望,那就是振兴酒楼,迎娶美女老板娘,走上人生巅峰!

    这如花似玉的小美女,就算是给他座金山,他都不换。

    前世屌丝了一辈子,这一世,说什么也不能让这美女老板娘成了别人的!要不然那多亏啊……

    没去搭理杜小四他们,宁小成走一边招呼客人去了。

    杜小四两人有些纳闷的看着宁小成忙活,一脸懵逼的样子。

    之前还对自己两人热情不已,这转瞬间怎么就变了个人一样?

    搞不懂……摇了摇头,杜小四拍了一下李小二的肩膀,两人离开了牧晴酒楼。

    而此时,德瑜酒家的大堂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客人,跟以前的繁荣根本没得比。

    张德胜阴沉着脸,站在柜台边。

    在他身旁,店小二低着头,不敢看他。

    “怎么?大师傅还没弄清楚,那菜到底是怎么做的?”

    看了一眼零散的几个客人,张德胜问着店小二。

    “没……没有!”店小二缩了一下脖子,吞吞吐吐的答道。

    “哼!养你们干什么吃的!人家吴师傅就能弄出来,你们弄不出来?”张德胜瞬间火了,瞪着店小二骂道。

    “掌柜的,实在不是大师傅不行啊……大师傅也说了,光凭着一张图,什么步骤,调料啥的都没有,根本就无法做出来啊……”店小二苦着脸,委屈的解释道。

    明明是大师傅的锅,偏偏要他来背……

    张德胜皱了一下眉头,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是希望出现奇迹罢了。

    可是希望之下的失望,来的打击要更大一些。

    “我就不信了,还治不了她陈牧晴一个小娘皮?”张德胜气的直转圈。

    “你去!去城西和天赌场,找廖老大,让他派几个混子,去牧晴酒楼给我捣乱!”

    转了两圈,张德胜忽然计上心来,马上指着店小二吩咐道。

    店小二一愣,可是随即便露出一副苦脸。

    “不行啊,掌柜的……”

    “怎么不行!”

    “陈牧晴她父亲和县令可是至交,虽然现在她父亲去世了,但是隔三差五的,县令还是会派人照看的,这要是闹到官府……恐对掌柜的不利啊……”店小二弯着腰,给张德胜分析道。

    张德胜眉头跳了两下,也反应了过来。

    可是马上,他便瞪着店小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店小二眼珠转了转,眉梢渐渐散出一丝喜意。

    随即,只见他对张德胜说道:“掌柜的……您……您附耳过来。”

    张德胜一愣,狐疑的看了一眼店小二,还是低下了脑袋。

    只见店小二趴在张德胜耳边,窸窸窣窣的,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就见张德胜那张胖脸,渐渐雨过天晴,笑了出来。

    “好!就按你说的办,今晚就行动,记得!一定要利落一点,别留下了把柄!”

    等到店小二说完,张德胜立刻一拍大腿。

    “好嘞!”店小二眉开眼笑,高兴的应了一声。

    只要给掌柜的解决了这个难题,还愁他不给自己涨俸钱?

    左右看了看,见店里没什么客人,店小二将毛巾搭在了柜台,直接冲进了街上。

    ……

    ……

    一个中午的时间,宁小成就招待了七八桌客人,其中有几桌阔绰的很,初略的估算了一下,一个中午的的毛收入就有好几两银子。

    照这样下去,酒楼很快就会转亏为盈。

    陈牧晴喜笑颜开的在柜台总账,吴师傅在后院,准备晚上饭点的食材。

    至于宁小成,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此刻搬了个小板凳,正翘着二郎腿,靠在门槛上打盹儿呢。

    可是他刚闭上眼睛,马上又睁开了。

    他看到隔壁德瑜酒家的那个店小二,竟然从外面回来。

    此刻那店小二正微微弯着腰,两只手插在衣袖里,偷偷摸摸的,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经过他们牧晴酒楼门口的时候,眼角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两眼。

    宁小成与他对视的一刹那,更是隐隐间从他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得意神色。

    看到这小厮的神色,宁小成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心里头更是闪过一抹不安。

    可是又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只能警惕的看着那店小二,一直到他进了德瑜酒家的门口,宁小成才收回目光。

    靠在门槛上,宁小成微眯着眸子假寐,脑海里却在想着,这德瑜酒家到底要搞什么鬼。

    宁小成又不傻,从现代的心理学角度来讲,看那店小二的神色,偷偷摸摸中带着几分得意,得意中带着一丝慌乱,一看就知道肯定没憋什么好心思。

    可是饶是以宁小成这个现代人的目光,也想不出来德瑜酒家要出什么招。

    想了半晌,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想了,直接躺那儿,晒着太阳开始打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