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10章 城管?衙役?

小说:金牌店小二 作者:靑梅煮茶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陈牧晴看着宁小成。

    “很简单,将这个广告词多抄写几分,然后我来画上图案,之后吴师傅和我,出去多找几个地方,尽量多在人口密集之地,将这个广告张贴起来!”

    宁小成心中闪过一抹恶趣味,这个时代,贴小广告不会有城管的追吧?

    陈牧晴已经没什么疑问了,当即准备宣纸,将广告词誊写了几份。

    从上午一直到下午,整整三个时辰过去,这才将十余份小广告弄好。

    休息了一下,简单吃了个饭,宁小成和吴师傅,就一人怀揣着几张墨迹以干的广告出门了。

    宁城县府位居黄江最大的支流,长虞河的中游位置。而京城自北向南而下的大运河接口,也在长虞河边。

    倚靠着长虞河的港口便利,宁城县在整个大宣王朝县府中,算是经济人口都比较发达的一个县了。

    自然地,宁城县府地域面积也很大,很多偏远的州府,甚至都比不上宁城县府的条件。

    朱雀坊,就是牧晴酒楼所在的坊间。

    在朱雀坊的对面,便是宁城经济中心东市。

    整条朱雀长街,将东市与朱雀坊一分为二。

    朱雀长街道路很宽,可容纳六辆马车同时通行。建城的时候,这条朱雀街就是仿照主道建造的,经过这么多年,又不断地修容整改,面积更为宽阔。

    宁小成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来客,此刻走在这古意盎然的大街上,欣赏着沿途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以及路上的行人,路边的摊贩,心中百感交集。

    两日前,他还苦逼的在电脑前,赶制导师交给他的任务。

    只不过是一个转瞬,竟然就魂穿历史长河,历经无数位面,来到了这个新奇的世界。

    当然,现在他的依旧苦逼,这个卖身店小二的身份,也不知何时才能脱去。

    不过相比较起来,他还是更加喜欢留在这个世界,最起码……整日里还有个漂亮老板娘陪着。

    不像前世,天天都只能跟电脑,以及那个白胡子导师打交道。

    宁小成一边闲逛着,一边贼眉鼠眼的瞄着道路两边,寻找着合适的地方张贴小广告。

    心态没完全转变过来,他还是有点怕贴小广告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两个大沿帽,身穿制服的城管……

    可就在他四下张望之时,突然前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诶诶……你小子贼眉鼠眼的,干什么的?把你的户符拿出来!”

    这个时代自然不可能有城管,不过城管没有,却有衙役捕快。

    宁小成正担心着,便陡然听到一声质问声。急忙抬头一看,只见自己身前几步之外,正站着两个手持皂火棍的官差,一胖一瘦,神色严肃。

    宁小成当即心里就懊恼的叫了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前世古装剧也没少看,他自然知道,这年头,官差就跟城管是差不多的。

    王二小跟杜小四是宁城县衙世袭的衙役。大宣王朝的规定,衙役捕快,士兵狱卒等等,都是世袭罔替,子承父职。

    宁城县府很大,捕快完全不够用。因而平常县衙不是很忙的时候,县令都会将衙役也差遣出去巡街。

    杜小四为人精明的很,继承父职才短短三年时间,便升任了衙役的一个班头、自然,每月的俸钱也高涨了不少,这也让他做事更加积极。

    此时发声质问的,便正是县衙一班班头杜小四。

    只见他一脸不善的盯着宁小成,眼里露出怀疑之色。

    这年头,灾情遍地,闹事儿的乱民也很多。

    看眼前这小子面黄肌瘦,行走之时左顾右盼,保不齐就是混进城中的乱民,想要寻找目标,行那偷窃之事。

    杜小四看着宁小成,心中冷笑一声,犯到了我的手里,你小子就自认倒霉吧。

    想到这里,杜小四将身前的皂火棍一横,虎视眈眈的盯着宁小成。

    衙役跟捕快自然是不同的,衙役只能手持皂火棍。而带刀的权力,也只有捕快才有。

    当然,那些江湖好汉,以及绿林大盗,是直接无视掉这条律令的。

    宁小成先是一愣,随即一惊,当看到眼前的两位官差一脸不善之时,顿时皱起了眉头。

    自己好像没做什么错事儿啊?怎么这两个官差,就突然跟自己过不去了呢?

    “官差老爷,小人乃是后面不远处牧晴酒楼的店小二,此番出来是因为掌柜的差遣,户符存放在酒楼呢,要不……小人这就去取?”

    想归想,宁小成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官差也是官,虽然不入品。可官字两张口,在**的眼里,那也是大官。他身份低微,不老实能行么?

    来到这个世界两天了,该怎么跟人打交道早就了然于胸。

    至于这户符,便是类似于二十一世纪身份证一般的东西。这些基本的东西,他肯定是要事先做一些了解的。

    “你是牧晴酒楼的店小二?”

    杜小四本还是一脸虎视眈眈,可听完宁小成的自我介绍,不禁一愣,明显不信任的看着他。

    “正是……”宁小成作了个揖。

    “既是店小二……那你家掌柜名讳可知道?”

    “自然知道,小人掌柜陈牧晴陈掌柜,酒楼名字便是以掌柜姓名命名的……”

    “哦……既然如此,那你便离去吧。记住以后行路时别左顾右盼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行窃的小贼呢……”

    杜小四一脸和煦笑意的看着宁小成,前后转变之巨大,让宁小成看的一愣一愣的。

    应了一声,作了个揖,宁小成赶紧离开。

    前世他就曾因为摆小摊儿,被城管的追过三条街。现在穿越过来,看到官家的人,心里还是有些发憷……

    “……等等!”

    可他还没走两步,却又被杜小四给叫住了。

    杜小四心思缜密,细细想了一下,只要是在这附近一打听,任谁都能打听出来牧晴酒楼掌柜的名讳,而宁小成刚才所言的后半句,似乎有些故意强调的意思。

    所以,他还是有些不信任宁小成,为了安全起见,便再次叫停了他。

    听到声音,宁小成脚步为之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