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8章 陈牧晴不淡定了!

小说:金牌店小二 作者:靑梅煮茶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我来念,你来写……”

    吴师傅坐下之后,宁小成看着陈牧晴,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身为一个大学生,他自然是会写字的。

    只不过……他还搞不懂这个世界的字体是啥样的。而且毛笔这玩意儿,他也不会用,所以只能带着尴尬的看着陈牧晴。

    陈牧晴点点头,理所当然的提起了笔。

    对于宁小成的尴尬,她并没有露出什么取笑的神色。

    作为一个贱民区的小子,不识字太正常不过了。要是他会写字,这才有些不正常呢。

    可是宁小成哪曾想到过这一点。

    到现在为止,他尽管欣然接受了穿越的事实,接受了这个店小二的身份。

    可是心态上,却还完全没有转变过来……

    ……

    陈牧晴执笔,宁小成口述。

    很快,一张宣纸上,便写了小半张娟秀工整的小字。

    宁小成脑海里闪过无数广告词汇,尽量将其组合起来显得通俗易懂,又更加吸引人一点。

    一边念着,一边低头看着陈牧晴的字,宁小成很是赞赏的点了点头,要是有胡子,估计还会学着老先生一样薅几下。

    他虽然不会写,但欣赏的水平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

    陈牧晴笔下的字体,与前世古代别无二致,可能有一些极为细微的差别,却并不妨碍他辨识。

    字体十分工整,婉转圆润,刚柔有致,整篇写下来行云流水,落笔有如云烟,十分清晰好看。

    就算是宁小成这个没见识过毛笔字的人,都看得出来,陈牧晴这姑娘一手字,写的极好。

    可能还达不到真正的大师水准,但想来在同龄人中,应该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可是随着这一篇广告词写下去,陈牧晴的绣眉却微微蹙了起来。

    好几次想要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可是宁小成话音未落,她只能忍住。心里想着等到,写完之后一定问个究竟。

    不仅仅她有疑惑,边上坐着的吴师傅,听着宁小成的话,也渐渐皱起了眉头。

    可算是写完了,微微吹了一下墨迹,将毛笔搁置下来。陈牧晴转头,小脸微仰,秀眉微蹙的盯着宁小成。

    “小橙子,你这是什么办法?我们无偿给客人做菜吃,只收酒水费……这要是一天下来,全是进食的客人,岂不是将整栋酒楼都赔了进去?”

    陈牧晴灼灼的盯着宁小成,眼里带着一丝愠怒。边上的吴师傅,也是一脸凝重。

    这简直就是胡闹,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做生意的,不仅不要钱,还给客人倒贴?

    要不是小姐手里头,的确有他宁小成的卖身契;吴师傅只怕都要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同行派来的奸细,专门搞破坏的!

    宁小成微微一笑,装作高深莫测之状,并未说话。

    而是走到桌前,将那细毫软笔拿起,宣纸上还留下的有大片空白,这是宁小成嘱咐陈牧晴,特意留下的。

    只见宁小成拿起毛笔之后,便沾了沾墨,第一次使用毛笔,内心多少还有些紧张。呼了口气,这才躬下身子,开始在宣纸的另一边上绘画起来。

    见小橙子不回答自己,而是拿起毛笔,陈牧晴不禁愣了愣,然后疑惑的将目光投向宣纸之上。

    她可没想到,宁小成竟然会用毛笔?

    宁小成早已经将百科记忆中的素描方式学会,此刻提起笔有如神助,脑子里想着炒菜的模样,笔下一盘炒菜已经渐渐形成。

    百科记忆中,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宁小成一想到,便会出来详尽之极的方式方法。

    不仅如此,还会深深的刻在他的脑子里,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很多方法,只是存在于理论中,但要真动起手来,可能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但是随着这两天对百科记忆的深入了解,他发现只要是刻进了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做起来的效果,相差便不是很大。

    这也是他敢直接提笔而画的原因所在。

    广告语加图片,这是最简单的一种广告方式了。

    这个时代这样做的,估计只有官府下达的通缉令上,是这种方式……

    大半张宣纸的空处,宁小成笔走如飞,盏茶之间的功夫,便画下了两盘炒菜的模样。

    剩下的空白地方,已经不足以再画一盘了,宁小成只能搁笔。

    微微吐了口气,宁小成笑着转过头。

    可是当他看到陈牧晴的表情时,整个人不由得一愣。

    ……

    这……这是什么画?

    陈牧晴惊诧的盯着宣纸,准确的说……是盯着宣纸上的那盘炒青菜。

    看得出来,宁小成是第一次使用毛笔,从画的痕迹上,能看出墨水掌控的不是很到位,不少地方都浸透了宣纸,导致看起来有些毛毛糙糙的,可是却画的栩栩如生。

    如此寥寥几笔之下,那宣纸上的炒菜便犹如立体,就好像在宣纸上实实在在摆了一盘菜一般……

    那还未完全炒熟的菜叶,以及栗子,尽管只是黑白色,却十分轻易就能分辨出来。

    “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宁小成不解的问了一句。

    陈牧晴一愣,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再次看向宁小成的时候,目光明显复杂了许多。

    这……还是那个自己买来的小橙子吗?竟然有这等本事?

    她也见识过不少名家大师所做的画,可却没有一幅,能体现的如此生动淋漓。

    当然,她自己就更不用提了!此时此刻陈牧晴只觉得,自己少时学的几年的绘画,全白学了。

    “你这画……是如何画出来的?”

    陈牧晴早已经将之前广告词,所造成的不解抛诸云外,眼神复杂的看着宁小成开口。

    对于书画一道,陈牧晴有着天然的兴趣,她最喜欢的,便是读书写字。

    虽然女子无法以读书考取功名,但她却极为热衷,毕竟这是陶冶情操的不二之选。闲来无事之时,她也会也经常去长虞河边,见识一些文人士子之间的切磋。

    所以对于书画的眼力劲,她还是有一点的。

    丝毫不用怀疑,这几幅炒菜的画作,若是流传出去被那些文人士子看到,必定会引起骚动。

    而若是那些自诩为才子的人知道,这生动鲜活的画,竟然是出自一个店小二之手,又该是何等表情?

    陈牧晴内心十分复杂。

    这个自己买来的仆役,竟然有这等画画的水准!

    陈牧晴彻底淡定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