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一百章 为野猪拳脚定输赢的哥...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对啊,那东西可真的很臭,差点能把人熏晕过去。哥,也真不知道你弄那种东西来干嘛。”俺妹子悻悻地瞪了我一眼,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看样子,这丫头也很不适应豆腐rǔ散发出来的异香。

“嗯,我想尝尝,我吃过豆豉,可清空没尝过豆腐rǔ呢。”李瑶光抄起了手帕抹掉了嘴角的油渍,一脸肯定地答道。得,看样子这妞属于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主,罢罢罢,今rì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公子所制作的异味美食大杀器。

李元芳皱巴着脸小心翼翼地将那个坛子提到了我跟前的案几之上后,一溜烟的退出老远,就好像是美军在伊拉克的贫民窟里突然发现生化武器一般。靠,这家伙也太夸张了吧,亏得他还自吹曾经扳倒过健牛,最渴望干的事就是上战场建功立业,却不想连小小的豆腐rǔ都畏之如虎,啥人。

李元芳的这番表演,着实把杨师道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来,所有人都呆呆的盯着那个坛子。

“我说贤弟,这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唐俭使劲的拿鼻子嗅了嗅,却没能闻出有什么味道,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这里边是豆腐rǔ,嗯,味道跟那个豆豉差不多,三位兄台,可敢一尝?”我乐呵呵地拍了拍坛身笑道。听到了这话,我分明能感觉到三双眼睛陡然一亮。

身为热血男儿,谁都不愿意让人给瞧扁了,相信就算是坛子里边有一坨便便,这三个爷们也要先瞧上一眼才会甘心。

“区区豆豉,师道又不是没尝过,今rì倒真要见识一下贤弟的手段。”杨师道当先发言,以表示他乃是纯爷们,绝对不害怕区区豆类制品。

至于唐俭和柴绍也同样不甘示弱,两人都很轻描淡写的表达了他们拥有着强大的臭味免疫力。

————————————————

至于俺妹子,已经提前捏住了鼻子,一副难以忍受的表情。倒是李瑶光不但没有胆怯,反而是一脸期待的模样。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掀开了坛盖,不出所料,一股子豆腐rǔ的浓烈异香顿时散发了出来,刹时间,唐俭脸sè一白,柴绍脸sè发青,而杨师道先是浅浅的吸了一口气,似乎觉得这种毒气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之后,一脸好奇地向前凑了过来。

李瑶光也很疑惑地吸了吸鼻子,轻咦了一声。“似乎和豆豉的香味有些接近,但是又有所不同。”

“真的假的,瑶光姐,你难道不觉得很臭吗?”俺妹子捏着鼻子翻着可爱的白眼道。因为捏着鼻子,所以声音变得很古怪,很有卡通人物的赶脚。

“不觉得啊,我觉得你哥弄出来的这豆腐rǔ,想必就跟马朗酒、豆豉差不多,闻起来不怎么好,可是吃起来一定很香。”听到了李瑶光的判断,俺也不由得不佩服的冲这妞翘起了大拇指,原本想拿这个豆腐rǔ来熏翻这妞的计划失败。

幸好失败,不然,别人救我一命,我却拿臭东西去熏对方,怎么都有一种以怨报德的羞愧感,很庆幸,看样子李瑶光这妞还真是一个馋嘴的美食家,至少她已经连续的深吸了好几口气,一脸的陶醉状。

“嗯,不错,此味道虽然特殊,却有着一股子让人回味的异香,贤弟快弄了来,为兄也想尝一尝此味到底美味到何等地步。”杨师道也不差,至少看样子似乎也对臭味食品很有兴趣。

唐俭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的脸sè,小心翼翼地吸了一口气,又有犯晕的趋势,不过这家伙很坚定不移的坐着不走,很有拚死吃河豚的气势,倒是柴绍那倒霉娃,脸sè已经由青转黑,最终,坚持不住的柴绍捂着嘴站起了身来疾步的朝着远处的溪边窜过去,看样子他需要呼吸新鲜的空气。

至于俺妹子,仍旧很执着的捏着鼻子,一脸好奇的张望着我从从坛子里边挟出了两小块豆腐rǔ,然后示范xìng的拿筷子刮了一小点,放进了嘴里细细的品抿,嗯,不错,虽然这个时代的酒的度数低了点,但是豆腐rǔ的味道仍旧很纯正。

“咦,还真是……有点咸,但是呢,很鲜,嗯,真的很鲜,真好吃。”李瑶光也学我沾了一点放进嘴里细细的品抿,然后眯着那双弯月牙般的眼眸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嗯,不错不错,还真如李三娘子所言,的确别有一番风味。”杨师道连尝了两块,这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这下子,唐俭也鼓足了勇气,挑了一小点抿了嘴里,砸巴嘴巴子半天,脸上露出了几丝疑惑,又挑了一点抿了抿。“咦,还真如景猷贤弟所言,果然别有一番滋味,不错不错。”

“妹妹,你也尝一点?你看大家都觉得好吃,该不会又认为是为兄在忽悠你了吧。”我把目光投向了无垢。

在李瑶光的劝说之下,无垢总算是悻悻地松开了捏着鼻子的手,鼓起了勇气轻轻地沾了一小点放进了嘴里品抿,半晌,妹子总算舒展了眉头。“味道有些怪,但是真挺鲜的。”

“当然了,这下知道为兄不是忽悠你了吧?”看到了她的表情变化我不由得笑道。这丫头,在家让她尝的时候跑的比兔子还快,就好像俺这个兄长想害她似的,啥人……

“知道啦,谁让你经常忽悠我来着,哼……”妹子悻悻地丢了一个白眼过来小声的报怨道,结果就呆在她旁边的李瑶光不由得掩唇低笑了起来,还捉狭地冲本公子眨了眨眼,那意思很明白,意思就是俺这个英明神武,一诺千金,诚信示人的兄台经常忽悠自己妹子。靠!

“喂,我说妹子,你也不看这是哪,我可是你哥,不许瞎说。”赶紧扯了一把无垢,小声地叮嘱道。

“我可没瞎说,好啦好啦,我不说总行了吧。”无垢撇了撇嘴,最终还是决定尊老爱幼,答应了我这个兄长的要求。

“对了,也不知道宏基贤弟他们跑哪去了,都快两个时辰了,怎么还不见人影?”唐俭灌下了一浊酒,望着远处的景致,不禁好奇地道。

“说不定这二位此刻正在为了一头猎物在互掐吧。”李瑶光这话让本公子差点把一口酒给呛得喷到她脸上。

“我说三娘子,这不可能吧。”我可劲的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莫说是俺,就算是那杨师道也同样一脸的震撼。“刘宏基跟薛万彻不是至交好友吗?”

“我可没骗你们,还是我哥告诉我的,就是前年chūn猎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为了争一头两人同时shè中的野猪,结果决定拳脚定输赢。”李瑶光很肯定地道。

“……那后来谁赢了?”我隐蔽地擦了把额角的冷汗,很是麻木地道,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极品了点。

“谁也没赢,因为还没等他们分出胜负,那头可怜的野猪就带着箭伤跑了,结果他们让薛伯父训斥了一顿。”说到了这,李瑶光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

PS:同学们很给力哈,继续宰,宰了继续扔票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