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七百零九章 有一点像我,我就给生吃了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哥怎么欺负你了,瞧你这脸都花成什么模样了?”窦女王哭笑不得地将子夜从那李承训的!身上给拔了下来抱在了怀中。

“奶奶,她打我”鼻青脸肿,头发都散乱的李承训丨哭得稀里哗啦的朝着窦女王哭诉道。

“好了好了,承训丨乖,莫哭了,亏得你还是堂兄,比妹妹还大上一岁多,居然还被表妹揍,好意思哭。”窦女王一手搂着小子夜,另外一只手抽出了一匹手帕给李承训丨抹了抹脸,然后还很是严肃地训丨斥道。

李承训丨扁了扁嘴,可在窦女王这位奶奶跟前,却不敢再像刚才似的叽啦鬼叫。而旁边不远处,李安这个眼角略肿的臭小孩子笑得份外的开心。

这个时候,我才与瑶光和无垢走了过去。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自然就是因为李安这小家伙跟李承训曾经单挑过,两岁出头的小孩子跟三岁多的小孩子单挑,输的肯定是小的那个。

所以,小李安记住了这个仇,结果刚刚他带着表姐子夜过来这里玩,遇上了李承训丨而李承训丨身为胜利者,自然又开始嘲讽小李安这个失败者。

然后,某位也才两岁多的小姑娘听着十分不爽,然后,决定为自己的小表弟报仇,结果嘛,就是李承训丨这个倒霉孩子被俺闺女扑倒在地一顿猛揍。

听完了这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故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才两岁多就如此彪悍的子夜身上。

小姑娘开始懵懂,然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把脸埋进了窦女王的怀里,可是那只粉嫩的手指头仍旧笔直的指着李承训丨“外婆,就是他欺负表弟和我……

“好,外婆知道了,你堂兄已经被教训丨了,下次肯定不敢了的。”窦女王很是哭笑不得地轻拍了拍子夜的背轻声抚慰道。旁边,瑶光妹子很是欢喜地笑颜嫣然,仿佛自己闺女掐架得胜,自己这个当娘的也很有面子。

而我,上前去拍了拍李承训丨这位倒霉孩子的头,然后笑眯眯地由着他被侍女牵走,红着眼的小家伙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而小李安笑得份外地欢实。至于小子夜,嗯,我实在是没办法怪她。

她可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表弟然后出手的,但问题,把一个大自己一岁多的男孩子给揍得叽啦鬼叫,我实在是,嗯,对于俺这个闺女佩服得五体投地。才两岁多啊,苍天啊,大地啊,这小丫头就已经知道怎么揍人了,等她再长大一点,我怀疑,全长安她看不顺眼的男淫很有可能都会被她揍上一遍。

特别是还有像瑶光妹子这样的娘亲后台,更有窦女王这样连俺这位华夏帝国皇帝都惹不起的外婆。不过转念一想,未尝不是好事,想泡俺闺女,那就得好好想清楚,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那样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俺的闺女和她娘亲还有她外婆三个女人一块动手撕成蒜泥鸡丝。

“还真是……真像你娘,连小时候的淘气方式也跟你娘没啥两样。”待离开了前院所在后,窦女王一脸宠溺地捏了捏小子夜肉嘟嘟的小脸,然后又狠狠亲了一口,很是满意,也很是欣慰地道。

而瑶光妹子则洋洋得意地摆着头,飞扬的马尾辫一如她那快活而又骄傲的心情。

“婆婆,您的意思,该不会是说瑶光姐姐以前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吧?”无垢的两眼里开始燃烧着熊熊八卦之火。

“是啊,可能也就是两三岁的时候,不知道是好像是世民欺负了玄霸那傻小子,瑶光当时就火了,揍了她哥一顿,老身当时没在府里,后来回府,听到了世民的哭诉才知道这事。”窦女王一脸缅怀地道。嘴角的笑意,仿佛在向世人证明,这些回忆显得那样地温馨。

“娘……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您还拿出来说,就不怕别人笑我呀?”瑶光妹子一脸不依地撅起了朱唇,哪怕是当娘亲的人了,在窦女王的跟前,依旧是那个活泼可爱,而又性恪率真的女儿。

最终,子夜落到了我的手里边,看着怀里粉嫩可爱,天真活泼的女儿,方才还因为她揍人而生起的丝丝恼意也尽数地化为了骄傲。这是俺的闺女,两岁就能够收拾掉比她大的男孩,想来,等到了未来,或许,她的成就不会逊色于其母亲。

如今,吐谷浑上的情形已经开始变得对慕容达昔有利起来,虽然,慕容伏允如今才是正宗的吐谷浑王,但问题是,在我的意志之下,在华夏帝国复兴军的保护下,慕容达昔的实力已然大涨。

虽然他仍旧不敢深入吐谷浑旧土,但是却已经借着商贸的往来,让更多的吐谷浑部落认同了他。

嗯,从与吐谷浑大战起,我就已经宣布对吐谷浑实施禁运。所谓的禁运,自然是指禁止华夏帝国的任何商品,进步吐谷浑。

但是,我却又允许那些商贩,将手中的货物售予慕容达昔。而慕容达昔,则可以用这些商品,去诱惑,去说服在吐谷浑疆域内一些不满慕容伏允这位新王的部落。

如此一来,慕容达昔能够从中挣上一笔,获得的钱帛,又可以拿来寻我华夏帝国以换取武器装备。

慕容伏允,已然开始感受到了来自华夏帝国和慕容达昔这名走狗所带来的压力。过年时,曾派遣使团前来朝贡,希望我能够原谅吐谷浑之前的失礼与冒犯。

而我,在与大臣们经过了慎密的商讨之后,决定暂且原谅他们,但是有几个要求是前提条件,第一,承诺慕容达昔割地为王,第二,归还所有他们在这段时间以来所侵占的前朝疆域,就是隋朝曾经攻打吐谷浑拿下了大片的土地之后建立了四郡,现如今尚有两郡还在其手上。

对于这些要求,吐谷浑人直接傻眼,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至少现阶段他们觉得没有这样的可能。

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是希望吐谷浑别答应,如此,未来我华夏复兴军才有足够的理由去征服这片高原。于是乎,皆大欢喜,嗯,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我很高兴,吐谷浑的慕容伏允那只笨鸟没有同意我的要求。

当然,就算是他同意也没有太大的用处,因为拿到了前隋占据的那四郡之后,华夏复兴军还是会占据那片高原的。

杨琼于得不错,从韩城调到了长安来担任太守之后,倒真是将长安地区的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而现如今,一切都已经走上了正轨。

就在刚过完年的时候,我跟娘亲商量,咱们家是不是该画上一张,本公子请来了长安城内有名的绘画大师,给本公子和我两个婆娘还有娘亲作画,画出来之后,经过了我跟我两个婆娘欣赏得到了一个奇葩的结论。

我这位帅哥的身形在画面上大概是我婆娘还有我娘亲的两个大小,而且,本公子英挺的鼻梁,还有那极有亲和力的酒窝都已经消失掉,有的,是那种犹如天神一般地威仪和高大。

而俺两个婆娘连带我娘亲全都被这家伙绘成了一个模样,都画得像是观音大士似的,很是慈眉善目。瑶光妹子性感丰满的朱唇消失不见了,犹如两把利剑般的英眉也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那种伟统女性的柳叶眉和樱桃小口,嗯,以至于我怀疑那家伙到底有没有把眼睛看向我们,而只是自个在那意淫然后瞎画出来的。

“这样的画,我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挂。”我揉着自己的眉心,看着这幅长约四尺,高约尺半的画,表情和语气都是那样地幽怨。

“应该是挺不错的吧?可就是不怎么像我儿。”娘亲也一副很头疼的模样,看了看画上的我,又看了眼站在她跟前的我。终于确认,自己的儿子的身体和体重没有画中的那般夸张。

青霞也摇了摇头,不过还是觉得扔了可惜。“夫君,虽说那位大家画的是有点让人认不出来,可好歹也是大家的大作,咱们还是留着的好。”

“嗯,留着吧,总比扔了好,不过,一点都不像我。”瑶光妹子一脸幽怨状地瞪着画中的自己,完全就是个陌生人,瑶光妹子手里边刚才还兴致勃勃拿过来准备对比的玻璃镜子已经放回了原处。

不需要镜子都能够看得出来,画中的那个女人,完全就不是她。

而老五也点了点头。“这位大师的手法老道,笔锋简练,线条如钢丝缠绕,小弟远不及也。唯一的遗憾就是不怎么像。”

“……”我看了眼老五,实在是无语,愤愤地抖着手里边的墨宝愤怒地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若是有一点像为兄,我就把这幅画给生吃了。”

“瞎说再不像,那也是当代大家薛收的墨宝,岂能胡来?”娘亲不满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收到,递给了身畔的侍女。“给老身仔细收好了,改日拿去装裱起来,挂在老身的屋子里。”

“娘亲,不若再等等,等老五出师了,让他给您画,到时候再拿来装裱如何?”我赶紧提出了异议,换来的是娘亲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