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六百五十六章 拐卖妇女和萝莉的老流氓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瑶光妹子很执着地又回掐了一把,靠,看样子这妞今天跟俺卯上了,既然如此,就怪不得为夫了,你来我往,当然,作为一位优秀的绅士,一位伟大的帝王,被漂亮妞掐,俺自然不能也反掐回去,但是,感觉一下俺婆娘那丰满的翘臀和纤细的腰肢还是可以的。

等马车行至了府门前时,瑶光妹子的脸红得就像那挂在新房里的红绸,下车时,本公子没有再给瑶光任何的机会,伸手一捞,将这调皮的婆娘抱在了怀中,腾腾腾地大步朝着楼上行去,嗯,必须好好调教调教这婆娘,不然,实在是对不起俺那肯定青紫了的腰眼肉。

三天之后,本公子纵马来到了渭水之畔,眺望着那两岸皆绿,波涛喧嚣的渭水,远处的青山笼罩在薄雾之中如烟如黛。时不时,渔夫撑着孤舟,缓缓而行,惊起几只水鸟,扑愣着翅膀,向着碧蓝的天穹逃去。

“姐夫,您这也来得太早了吧?”旁边,李玄霸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脸的无奈模样。

“你若是还累,就回去趴一会,我可要在这守着,总不能等宏基兄到了这,居然一个迎接他的人都没有,那成何体统。”本公子白了一眼靠着大树坐在小马扎上一副瞌睡虫模样的李玄霸一眼。

“哪能,小弟不过是担心姐夫你受累罢了,就小弟这副精神头,怎么可能累?”李玄霸赶紧窜了起来,摆出了一副身强体健,精神抖擞的模样,可惜就是又一个大大的哈欠出现,让人觉得这家伙怎么看都像是大烟瘾犯了的老烟鬼

旁边的李元芳看到了这家伙如此模样,不由得在那咧嘴偷笑起来。“玄霸公子,您要是不打哈欠说这话呢,倒像是真的。”

“也是……喂,我说元芳你这是什么话?本来就是真的,我的模样看起来很累吗?”李玄霸回过了味来,不由得狠狠地瞪了李元芳一眼恼羞成怒地道。

“嗯,的确是很累的样子,我说玄霸,你这才刚成亲,怎么天天都这副模样,莫非都是整夜没睡?”这个时候,无聊了骑马去窜了一圈才回来的瑶光策马到了近前,歪着头一副审视的模样打量了下自家老弟,然后问道。

“三姐小弟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李玄霸一脸的无语,那张于瘦的黑脸都显现出了几丝赤色,很是气极败坏地道。“小弟可是天天早上起来之后就去校场晨练去了,怎么可能那什么一夜没睡?”

“过去你也天天都晨练,可是晨练之后一整天你都活蹦乱跳的啊,哪像现在,整个一瞌睡虫。”瑶光妹子翻身跃下了马,走到了李玄霸的跟前,一本正经地打量着这小子,然后才带着一脸的坏笑小声地问道。

李玄霸这倒霉孩子脸红得就像是猴子屁股似的,在瑶光妹子跟前想发火又不敢,只能吱吱唔唔的答非所问。

好半天,收拾完了自家老弟的瑶光这才神清气爽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坐下。“夫君,怎么还没来?妾身都去溜了一圈了。”

“说是今早会到,现在到午间还有一个多时辰呢,应该快了吧。”我笑着从怀中抽出了一方丝帕,亲手替瑶光擦掉了腮边的香汗。

“有人呢”瑶光嘴里边如此说着,可是,人却乖巧地由着我给她拭去了两颊的香汗。

“有人怕啥?我可是你夫君,给自己娘子擦汗,难道他们也能管得着?”本公子白眼一眼,大赤赤地道,咱好歹也是皇帝,谁敢不开眼,哥玩不死他。

“嗯”瑶光喜孜孜地冲我扔过来一捆秋天的菠菜,目光落在了自家老弟李玄霸的身上。“这小子,成了亲,也不知道长点心劲没有。”

我不由得苦笑道:“他跟过去可没什么区别,昨个又跟罗士信在宫里的校场又单挑了一回。”

“这臭小子,哼,等明天,妾身就跟娘亲说去,让娘好好收拾收拾他,都这么大的人了,连亲都已经成了,怎么还跟个长不大的小屁孩似的。”瑶光妹子顿时挑起了眉头,杀气腾腾的瞪着正站在旁边无聊的嚼着草棍的李玄霸。

这傻小子,看到了我们这边投来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赶紧缩了缩脖子,向自家老姐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对此,本公子只能表示无奈,不过李玄霸也真该好好收拾,都已经成亲了,还成天像个小流氓似的打架斗殴,太不像话,有这么个小舅子,实在是让人头疼。

不过也没法子,这家伙天生如此,不论被窦女王还是瑶光收拾了多少次,照样是该怎么疯还怎么疯,原以为这家伙成了亲会变得成熟一点,结果嘛,那天跟罗士信言语不合,当即跑去校场单挑。

虽说俺当时押李玄霸赢的事有些不太对,当然,这事我是绝对不会让瑶光妹子知道滴。嗯,反正,罗士信这家伙跟李玄霸还真是绝配,都一样的年少无敌,都一样的三言两语不合就想要拳头相向。

不过呢,打得鼻青脸肿之后,这哥俩就会重归于好,嗯,这样的基情,实在是令人无法直视。幸好李玄霸成了亲,娶了婆娘了,要不然,俺还真担心他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著名的姬武将?错,是基武将。

“今天的天气可真不错,可惜没把子夜和子归带来。让她们来外面走走,她们一定会很开心的。”瑶光抬起了头,看着那远处躲在云隙里的太阳,不禁有些感慨地道。

“没事,要喜欢来这渭水边踏青,等明天,咱们一家子就过来溜一溜。”我也挺想那两个小姑娘的,现在见到了我,张嘴就是一窜绵长的爹音。

甚至长达半分钟在那不停的爹爹爹爹,颠得本公子都两眼犯晕。不过,俺很喜欢听那俩丫头这么叫唤俺,要不喜欢,能叫这么长的时间吗?

依我看,她们能叫这么长的时间,说明肺活量很不错,一定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

正在胡思乱想的当口,就听到了远处站在码头上的护卫在那里叫唤了起来,不用说,肯定是看到俺那斩鸡头烧黄纸的宏基兄了。

等我来到了码头,眺目一看,果然,宏基兄很是义气风发地站在船头之上,正冲这边频频挥手。

“哈哈,陛下,咱们哥俩,数载不见,陛下你倒是风采依旧啊。”船刚刚靠岸,刘宏基就很显摆的一提前襟窜到了码头上,朝着肩膀重重一拍,一脸的欣喜。

“兄长数载不见,果然还是那副模样,一点也没变啊。”我哭笑不得地揉了揉被这个恶货拍得有些生疼的肩膀苦笑道。仍旧是一张毛胡子脸,仍旧是浓眉大眼,仍旧是一脸的嚣张。

“谁说的,为兄可是被陛下你给害苦了哟……”刘宏基长叹了一声,拿手指抹了抹于巴巴的眼窝,一副很悲催的模样。“你看看,你婆娘还有玄霸这小子可都是上了战场,建功立业,你老哥我如今连人的脑袋都没摘过一个,何其可悲啊……”

“……兄台果然是实诚人,放心吧,小弟怎么会让兄台没有一展所长之机?”我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这家伙果然还跟过去一般厚颜无耻。

很是热情的跟俺婆娘招呼了一下之后,这家伙转过了头来打量了下李玄霸。“我说玄霸,你小子成了亲怎么还这副模样,身上一丝肉都没长。”

“兄台,小弟就是一精骨人,想长也没办法长。”李玄霸嘿嘿一笑答道,很满意地打量了下自己于巴瘦猴的体态,按李玄霸的话说就是瘦是瘦了点,行动才能灵活。

接着,船上下来了……一个,两个,三个,我靠,连着下来了十五个女子,本公子和李玄霸都瞪圆了眼珠子,年纪最大的不会超过三十,最小的最多三岁。禽兽啊

我和李玄霸交换了一个眼神,嗯,都相当震惊,有几个是他闺女我认识,可还有好几个年纪和他大闺女相仿的,另外还有几个那么小的**,那几个陌生的小姑娘该不会是被这货用金鱼诱拐来的吧?

“来来来,快来见过皇帝陛下和皇后殿下。”刘宏基得意地冲我挤了挤眼之后,一本正经地站到了这十五位年纪差异极大的女性跟前。“臣刘宏基及眷属参见陛下。”

“嫂嫂快快起来,哎呀我说兄台你这是啥意思?”本公子下意识的抬手虚扶之后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一步扶住了这家伙不满地道。

“在私,你是我的好陛下,可在公,你可是堂堂的天子,一国之君,所以啊,这一礼是该的。”刘宏基站起了身来,一脸正色地道。

然后一回头,朝着身后边的六位女人指了指说道:“这五位是我的妾室,这九个是你侄女,来,还不向陛下请安?”

本公子一脸黑线,看着这五位女性,刘宏基的三个妾室中,最小的才十四五岁的模样,而他的闺女,嗯,他大闺女都快十六了都。靠,要不是看在他是本公子斩鸡头烧黄纸的兄弟的份上,本公子说不定这会子就把这头禽兽级别的怪叔叔踹进渭水里。

“行了,别叫什么陛下,来,叫叔叔就行。”我瞪了一眼刘宏基,然后朝着这九名如花如玉,粉雕玉琢的侄女笑呵呵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