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五百一十二章 空虚寂寞冷的一个人玩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听闻那杨大娘昔日也是一美人,容貌端庄,而且性情温良,不少人纷纷上门说亲,可是皆被其据,后,其父杨达曾患重病,杨大娘子为其父祈病,许愿若是其父能愈,当削发为尼,以奉养菩萨,三日之后,其父果真病愈,她本欲削发为尼,奈何其父与其母所阻,一直在家中清修。听闻其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妹妹不愧是有名的八卦专业人才,很快便涛涛不绝地将杨大娘子的事迹一一道来。

最终,其父过世之后,她为父守孝,直至如今,已经都三十九了,却未成亲。这让杨恭道和杨师道也颇为这位性情温良的表姐的亲事操心。

而本公子,身为熟悉未来历史的优秀穿越者,自然是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先是说服了武士将手中的生意交给了业已经成年的儿子,他前来出任了商业部的部长,而之后,本公子开始琢磨着怎么把这两人给凑到一块,为这两人的事本公子可是操了不少的心。

一开始那杨恭道跟杨师道这哥俩还有一些不太情愿,觉得武士这家伙虽然年纪也才刚四十,可终于是结过婚的,而且已经有了两个成年的娃,他们的表姐可还是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

对此,本公子很是无语,在这个十五六岁就算成年的时代,甚至达官贵人家的男娃,十三四岁就跟自家的女婢偷尝禁果的更是数不胜数,你难道还以为有四十岁的黄花郎不成?

嗯,四十岁的黄花郎有是有,但要不是没有钱娶老婆的,要不就是身上有残疾的,那样的黄花郎难道你们表姐会看得上不成?

本公子费尽了唇舌,摆事实,讲道理,总算是说服了这哥俩,然后去寻那杨达的夫人说起此事。

杨达的夫人是巴不得自己的闺女快些出嫁,日后也好有个依靠,再加上本公子拍胸口保证,那武士的人品绝对是信得过的,而且为人很不错,绝对不会虐待杨大娘子。

更何况武士为官清正,才来于了几个月就获得了不少大臣的好评,就连魏征都觉得武士于得不错。

听得本公子舌绽莲花,把那武士夸成天上少有,地上一枝花,再加上杨恭道跟杨师道这对已经先跟本公子暗中通过气的哥俩在一旁敲边鼓。

杨达的夫人几乎没有犹豫就当场拍板,只要俺闺女中意,那就嫁他了。

得到了这样的保证,本公子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又屁颠屁颠的去找了那武士,凭着我那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忽悠起这哥们。

不对,是说服他,应该寻找自己生活的第二春,寻找美好的爱情,感受黄昏恋的美好,在晚年也好能与心爱的人而携手相伴,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孤独寂寞冷的成天玩鸟。

问题是这货居然自己有心理问题,总觉得自己毕竟只是一商贾,更担心杨大娘子是不是因为太丑或者是有什么隐疾,才会到了这会没结婚。

最终把哥给惹急了,跟杨恭道哥俩一商量,于脆就弄出了一个相亲见面会,当然,是本公子在府中宴客为我娘亲贺四十五岁的寿辰,然后杨恭道把其姐也给忽悠来了,本公子自然也把那武士也给弄了来。

不愧是历史上的一家人,这俩人一见面果然就有了闪光点,标准的一见钟情,典型的王八看绿豆对了眼。

而后,武士倒是结结巴巴地向本公子表达了愿意娶杨大娘子为妻的愿望,而杨大娘子也很羞涩地觉得武士这个中年帅哥谈吐风雅,为人亲和,肯定是一个不错的良伴。

本公子自然就成为了他们的撮合人皆指婚人,拍着胸口告诉这对扭捏的老新人,等着吧,哥先结婚了再说。我总不能为了你们的婚事连婆娘都不娶了。

自然先把这事给搁在了一边,而现如今,武士这家伙把这只八哥送过来,自然是想要提醒本公子这位媒人兼中间商是不是该动一动了,你是成亲了,俺这位四十岁的热血男儿大佬爷们只能成天犯相思病,空虚寂寞冷的一个人玩鸟……呃,反正俺觉得是这么个意思。

听了本公子的这番讲述,三个女人这才释然。“武大哥如今业已经成为了商业部长,想来也能配得上那杨大娘子了,哥哥你准备啥时候为他们准备婚事

“这事以后再说,咱们家可是还有另外一桩大事需要操办的。”本公子笑眯眯地看着跟瑶光蹲在一起的妹子道。“怎么也得把你的事给好好操办完了再说。”

这话顿时让妹子的俏脸红了起来,可爱地白了我一眼:“那当然,你可是我哥,你不操办,谁来操办?”

“所以啊,你就先别去瞎操心别人的事了,好好在家给我养胖一点,养白一点,到时候把你嫁过去,哥也才有面子,知道不?”本公子很是严肃地向着妹子吩咐道,换来是的整齐一致的白眼,靠

俺的婚期距离妹子的婚期可不远,本公子连蜜月都没渡过,就要轮到俺妹子的婚期了。不过这也正好,一大堆的新婚用品也正好派上用场。

当然,该新的东西还是得弄亲的,上一次是娶媳妇,这一回可是嫁妹子,自然是不同滴,不过幸好上次本公子假公济私,顺便连我妹子的闺房也重新修茸了一番,这回自然是不需要再弄啥了。

至于武士这家伙虽然心急,不过本公子总不能把自己妹子的婚事给耽搁了。着人给他带了消息,让他明白俺的苦衷,并且告诉他,等俺家的事都弄完了,一定会替他把他的美事给弄齐活了,现在,就安安心心的自己在家玩鸟才是正理。

这一次,可不是俺结婚,而是俺妹子成亲了,本公子的婚事,有着一大票的臣工上窜下跳,忙里忙外,我自然是很清闲的,可是如今是我妹子的婚事,我那偏宜老爹也早就过世,娘亲的身子不好,自然是我这个当兄长的来操持。

虽说有老管家李佥相助,可本公子仍旧累得跟死狗一般,成天一趴床上就跟面条似的再也站不起来。

“公子您也是,好些事情,你让下面的人去做就是了,何必自己劳心劳力,您看您这几日,都累成什么模样了。”青霞姐体贴地给的按摩着双腿,一面不满地嗔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问题是家里边我娘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舅母要照顾外婆,我妹子又是待嫁之人,本公子身为兄长,自然是要担起责任来,就这么一个妹子,自然是希望她嫁出去的时候能够风光一些。”

“那些家伙没一个不是粗心大意的,我不盯着点,万一出了啥纰漏,到时候我怎么跟我妹子交待?”

“无垢能有你这么样一个哥哥,可真是她的福气。”瑶光一面紧盯着跟前火炉上的一个小钵,一面笑道。

“那是,像我这样仁义礼智信五项全能的正人君子,可谓是天下少有……嘶,我说青霞你能不能轻点,喂,你们俩个笑啥,难道为夫说得不对吗?”

“对,公子您说的都对,总成了吧?”青霞姐半天才止住了笑,手中的劲道又恢复了正常,一个娇媚的白眼横了过来。

瑶光也是撇了撇嘴。“还正人君子,昨个是谁……呃,你个坏蛋”瑶光话到半截突然卡壳,看到了青霞姐投过来的疑惑目光,不由得一脸羞愤地瞪了我一眼。

靠,俺又于啥了,昨个夜里,可不是本公子自己主动哦。这妞也是,在床榻上的时候什么都敢跟俺做,跟俺玩。可是一到了平时,只要一提到一点,那脸红得就像秋天的苹果似的,反差之大,实在是令俺欣喜,嗯,也更刺激。

青霞姐抿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俏脸憋得晕红,而本公子自然是不能暴露,而是一脸无辜状,让瑶光妹子无法迁怒到俺的头上,这妞最终悻悻地回过了头去,继续对着那钵还在铁炉子上缓缓冒着热气的鸡汤不知道嘀咕啥

“青霞,这汤涨是不是冒泡泡?”这个时候,瑶光很是急迫地朝着青霞问道。

青霞姐点了点头应道:“嗯,只要开始出泡泡,就说明快涨了,等汤在翻滚的话,那就说明汤开了,就可以拿来喝了。”

“瑶光,你过来吧,老在那盯着于嘛?”本公子看到瑶光妹很是紧张盯着铁炉子上那钵快要开的鸡汤,很是无语,不清楚内情的人肯定以为她盯着的不是汤而是一钵黑火药之类的危险品才对。

“别闹,我得看着它开了。”瑶光妹子仍旧专注地盯着汤,很是执着地道。“我是你的妻子,若是连给自己的丈夫热上一一盏鸡汤都不会,怎么好意思

听到了这番话,凝望着她跪坐在炉前专注的侧脸,挺拔的娇躯,我的心里边,既暖又烫,她的这番心意,我如何能够拒绝。

要知道,她在家中,最是受那李渊和窦女王的爱宠,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摔的那种。

别说烧水熬汤,就连针线活这样的女人专长,在瑶光妹子五岁的时候因为不小心趴在窦女王所绣的绸缎上被针扎了一回之后,这对夫妇就严禁自己闺女接触这玩意。

如此的严防死守呵护出来的女子,现如今却在努力的学习着给自己的丈夫熬鸡汤补身体,这如何不让我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