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百七十八章 想反对,你们反对得了?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听到了这话,李世民也不禁踌躇起来,嗯,看样子方才这货也是热血上脑了,以至于说出这番没头脑的话来。

我拍了拍李世民的肩头笑道:“贤弟能够有这样的想法,说明贤弟的潜意识里边,也同样渴望为天下百姓做一些实事。”我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对于李世民能够做出这样的态度,让我更欣赏这位比我年轻两岁不到的未来大唐皇帝,若是没有这样的心胸,想必,也成就不了一代流传千古的帝王。

“若是贤弟能为天子,天下当可得五十年太平。”重新坐回了榻上,我举起了酒盏,朝着李世民郑重地敬酒,满饮之后长叹道。

听得此言,在座诸人皆不由得一脸错愕,便是李世民也同样一脸愕然外加一头雾水,弄不明白本公子何以说这样的话,半晌哭笑不得地道:“兄台莫不是醉了,如今之天下,能握天下之权柄者,怕是兄台尔。就算真如兄台所言,家父能够一统天下,家兄亦在……”

“……哈哈,某不过是打个比方罢了。”我放声大笑起来,旋及深深地望了李世民一眼,没有再说下去,跟李世民聊起了本公子的君王立宪论以及三权分立。

这数日,这家伙又开始努力地专研起了我的这些重要著作,不光是他,整个关中,甚至可以说天下的读书人大多数都已经看到了这两本著作。

谁让本公子拥有水力印刷机,又拥有最强悍的活版印刷术,更有着强大的纸业公司支撑。而这两本著作,同样给这个时代的士子们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这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政治思想和社会模式,使得天下读书人大哗之余,却又不得不郑重地拿起来研读。

毕竟本公子现如今在华夏大地上也算得上是有数的强大军阀,仔细研读之后,不少的读书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已然从心底认同了本公子的一些想法,比如限制皇权,这样一来,相信肯定不会再出现因为天子的意志,而使得整个国家陷入风雨飘摇甚至是崩分瓦解的地步。

而三权分立,相互监督之下,那么,不敢说吏治完全能够清明,但是,肯定能够从很大程度上杜绝贪污**的发生,并且,天下人皆尽纳税这一点上,除了那些官吏对此表示反对之外,绝大多数读书人反而占到了我这一边。

因为他们原本就是纳税的,只有官吏才有不纳税的特权,这让不少读书人都看不顺眼,在某些读书人的眼里,咱的才华比你高,智商比你强,就因为你当点小官,居然不需要纳税,而我却不得不纳税,凭啥?

而如今,天下崩乱,世家门阀早已经惶惶难以自保,想要站出来反对,问题是你反对得了吗?

本公子手底下的人,多是多底层简拔而来,与氏家大族有联系的人也有,但问题是,本公子现在跟独裁者没有太大的区别,军权完全在我的手里边。更重要的是,本公子手底下的士兵们,都明白自己是为何而战,因何而战,而本公子的那些新思想,新理念,同样传播在他们的脑海里边。

让他们明白,这些做法,对于他们而言,能够有什么样的好处,比如,关中之地,取消了徭役,而税收也比之隋朝轻减了两成,使得普通老百姓们欢欣鼓舞不已。

但是,在那些官吏和世家门阀也需要缴税之后,整个关中的税收不降反升,目前,整个关中的税收已经超过了大业九年三成之巨,要知道,去岁之时,整个关中的税收已经减少到了不足大业九年的七成。

而那些世家大阀对于这等税收政策很是愤恨,就有原隋朝勋贵世家,例如那鄣县阵氏很不忿自己家要缴税,要知道在过去,世家门阀有当官的话,他们是不需要缴税的,但是现在却需要缴纳一笔不少的税收。

自从本公子亲征鄣县将其及主要头目擒回长安公审斩杀之后,其他从逆者一律发配为役工去挖矿,所有田产一律充为公田,以租给那些流民耕种。

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边处理完,居然还有人敢跳出来,在汉中城固县的一位胡姓大户更是纠结了十数户同样不愿意缴税的原大隋官员眷属,纠集了过千人杀掉了城固县令,欲夺城而自立,岂不料,驻扎于城固县外的军队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立即作出了反应。

按照华夏复兴军的规定,县驻军百人,郡驻军一营,而城固县亦只有区区百人一队的模样,但就是凭着这一队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卒,不但将来袭的三百多反贼打得狼狈不堪,并且还反攻进城固县,将胡姓贼首拿下,待汉中郡治的一营援兵到达之后,总算是将整个城固县控制住。

最终,叛乱的十三家一律没收家产,为首者皆尽斩绝,参与者一律关去劳役挖矿,在整个关中其他地方,还陆陆续续共有十来名不开心的世家门阀跳出来,结果一一全被打压下去,最终,不但震摄了大批的人,还从中获得了超过一万三千余顷土地收归国有。

除了这些狂妄自负的世家门阀之外,还有一些世家门阀意欲**,少纳税赋,但是,在各县所派驻的那些检察官可都是本公子手下的退役军人,很快,五名县令、一名郡守被罢官去职之后,再没有人敢跳出来顶风作案。

虽然还有一些人时不时的跳骚一下,对于这等税收政策表达不满,但是,他们已经不敢再使用暴力手段来表达不满,最多也就是成天拿嘴在那叽叽歪歪

农税其实最主要的还是针对粮食,而商税才是关键,关中的商税可不低,光是韩城县一县之地,就提供了近一百五十万贯的商税,其中百分之九十出自本公子旗下的产业。

整个关中,共计收入商税四百二十七万贯之数,这也是前所未有的,至少相当于过去大业七年之时两个半关中的商税收入。

“过去就觉得关中富庶,但也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关中之税赋便可收得如此之多,实在是令臣难以置信,昨夜足足又重算了两次,才确信是这个数目。光是韩城县一县之地便贡献了如此之多的商税,让臣不得不佩服主公之才。”房玄龄将手中的商税收入汇总表递到了我的手中,一面很是感慨地道。

“这很正常,过去的关中商业也很是繁荣,但问题是,这些商家,多是那些勋贵世家在操持,他们可是不需要缴纳商税的,再有不少的官员常与商贾勾结以少纳税。而今,这两个条件都已经解决了,再有主公率先作出了表率,那些勋贵世家自然也不敢再弄虚作假。”杜如晦呵呵一笑言道。

李世民就蹲在旁边,待我看过之后,也拿了过去欣赏,半天这才苦笑连连。“晋阳的农税就不说了,可是商税,却连这个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汝父所占的地盘原本就不算大,最多也就相当于半个山西之地,再加上战乱纷扰,商贾也难以安下心来经营,自然就少了许多。”我笑着开解了下这哥们。

越是看关中,李世民就越有一种被打击的无奈,不论是关中的军事力量,又或者是人口,还有现如今的官吏制度和税赋制度,一样样的,都让李世民既是欣喜却又无奈。

毕竟,在山西之地,想要像我们这样的收税,怕是李渊手底下好几位山西大户和世家门阀就要跳起来反对,这些家伙虽然没有兵,但是,却有不少的人都在李渊的手底下任职。

所以,李渊就算是想要跟本公子学,却也投鼠忌器,毕竟外患一堆还没办法解决,再来个内忧,那老李家可真有玩完的可能。

“…再加上出售粮食所得的那些钱帛如果全部计入国库的话,那咱们关中的国库总数可达三千五百七十三万七千八百四十一贯一百三十二钱。大致相当于是大业九年秋时长安国库的总和。”房玄龄对总数信手拈来,丝毫不见凝滞。

听到了这个数字,所有人都没有开口,仿佛是在回味这个巨大数字所带来的震撼。

“去岁主公拿下长安之后,亦曾点检国库,余资不过一千二百三十七万贯有余,而且这大半年来,为了修建关中的水泥直道,修缮房舍,收纳流民,可是花了不少,而今国库居然再次塞满,主公大才,非臣等所能及也。”房玄龄这位财政大管家很是感慨,而且略显得圆的脸庞满面红光。

想想也是,身为国家财政部部长,手里边有钱,腰杆自然很硬,到时候花起钱帛来,也省得像吝啬的葛朗台似的一个子都想掰成两个花。

当时,就是为了拿不拿出五百万贯来收购百姓手中余粮,这家伙还跟本公子磨叽了半天,生怕他掌握中的国库连个地主家的地窑都不如。莫说是人,就连耗子都只能含着一饱眼泪提着行囊闪人。

一时之间,马屁如潮,就连李世民这位客人也蹲在那大肆吹捧本公子的丰功伟绩,而瑶光妹子身为一军之长的将军,脸上洋溢着灿烂而又幸福的笑容,目光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脸庞,见到自己夫君被别人这么吹捧,说不高兴那绝对是假的,更何况是瑶光妹子这样性情率真的女子。

那幸福灿烂的笑容,竟是那样的风情万种,无尽丽色,这一刻,就好像有一缕阳光,穿透了秋日的阴霾,照在了我的眼中,心底。最喜欢的,还是她那灿烂而又能感染人心的笑容。

“……好了好了,这个话题以后再说,接下来,该说一说今年的财政支出了,虽然现在是年中。不过因为去岁之时,国库匮乏,所以,没有搞什么大动作,咦,你们那是什么表情?”

“主公,去岁之时,您已经下令,要联通从长安至延安、陇西、汉中还有虎牢等诸郡县的水泥直道,预计耗资近千万,这还不叫大动作?”房玄龄的嘴咧了个半天这才战战兢兢地道,一只手还捂在心口,生怕自己的心脏病突发似的。

“不够。”我摇了摇头,抄起了摆在我案头上的一叠小册子递给了青霞姐,身为本公子贴身机要秘书的青霞姐接过之后,走到了这些文武臣工跟前一一分发,到得瑶光妹子跟前之时,青霞姐温婉一笑,而瑶光妹子也同样以微笑回应,这让本公子心情很是愉快,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后院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