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百四十六章 嫂子还是小姑子?

小说:调教女王 作者:晴了 直达底部

九点小说网_全本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
就好像是一群仓皇的蚂蚁,在躲避着食蚁兽的来袭。而城头之位,那个魁梧高大的熟悉身影僵立在原地,久久都没有移动,而城头之上那些有气无力的旗帜,就好像是在预示着,大隋王朝的末日即将到来。

城头之上的官兵将士仍旧不少,但是,从他们那惊惶失措的表情和目光能够看得出来,他们对于胜利不报任何的希望,甚至于,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即将到来的决战。

当天深夜,终于收到了屈突通的来信,信上更多的是跟本公子辩驳辩驳我的想法,我的君主立宪论,看到了这封信,不单是我,所有在帐内看到了这封信的将领们,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说话,屈突通大将军,需要给他自己一个满意的理由,一个让他愿意放下武器归降的理由。同时也说明,早上的那场演习,极大的震撼了长安城内的朝野,还有那些守城的官兵与青壮。

根据从城内传递出来的情报,那场演习,甚至差点造成了守城的官兵与青壮的骚乱,最后还是屈突通极力安抚之下,这才平息。

而且之后,代王杨侑紧急召开了朝会商讨对策,而西都留守卫玄因为伤势较重,仍旧在府中休养,没有出现,据说朝堂之上,关于是否投降这一点上,所有人都没有提及,但是,不少人献计献策,认为可以用金银财宝与我们讲和,也有人跳出来要求全城百姓誓与长安共存亡。

总之没吵出啥结果,而屈突通在会后又走访了长安各城门,花了好几个时辰,在黄昏之时,才回到其府邸内。

“看样子,朝庭是不想开门投降,毕竟在这样的时候,那些人,还是要脸面的。”韩世谔抿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笑道。“虽说他们应该很清楚没有获胜的希望,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明,更不可能有人会提议投降,毕竟,他们还没被打疼。”

这话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包括刘明达这位前朝庭将军,要是这家伙不被揍一顿说不定投降还会不情不愿。不过,自从他跟随本公子的大军东征西讨以来,相处得越久,就越明白本公子麾下将士的战斗力有多么牛叉,更牛叉的,当然是华夏复兴军那种武装到牙齿的武器装备。

全身重装板甲、板链复合甲、百炼横刀、各种抛石机、弩炮,还有不再受天气影响的钢弩,更有那些可令天地变色的火药所制作的炸弹。

一切的一切,都让刘明达越来越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现如今,他已经心安理得地把自己完全当成了华夏复兴军的一员,而他麾下的那七千原官兵,也都是跟他一般的想法。

杨恭道抚着长须,舒展开眉头道:“不过,若是能够说服主掌长安城防的屈突大将军,那么,取西都,便可易如反掌。一切,就得看无忌贤弟你的口才了。”

“争取吧,说是能够说得屈突大将军愿意归降,那么,不但能够拿下长安,关中之内,也将会尽入囊中。到了那时候,本公子将会让天下知晓,没有我点头,任何一位妄图称王称帝者,都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我点了点头道。

接下来的时间,仍旧围而不攻,而我,则开始与屈突通开始当起了笔友,将屈突通的那些论点一一驳斥,并且又附上了我对于旧封建帝国主义的中恳评价,将其利弊分析得无比彻底。

让屈突通只与本公子交战不到两个回合,就完全败退。但是,却仍旧没有下文,之后,第三天夜里,屈突通的信再一次传到了我的手中,很简单,希望我不要把杨侑等杨广的兄弟姐妹和子孙以及一于大隋朝的文武大臣给宰了,如果我答应,那么,为了长安城内的这百万无辜百姓,他甘愿背负叛变的骂名开城纳降。

看到了这封信,已经因为长时期的等待而变得气浮心燥的本公子总算是把心中的最后一块大石头给扔进了**海沟。

我承诺将会保证这些大隋朝的达官贵人的财产以及生命安全,但是,过去的特权是甭想有了,如果他们不愿意为我效力,那么,我可以将他们送出潼关

屈突通在当夜回信,两天之后的凌晨寅卯之交,他会打开西门,放我们进入。经过了大家的慎重讨论与考虑之后,认为屈突通实在是没理由在这事上忽悠我们,反正不管如何,都要去做。

当天夜里,在西侧的第二军大营外集结了近一万精锐骑兵,另外,那五百无当飞军,已然于天黑之后,悄然地潜伏到了城楼之上的城门处。

如果屈突通没有打开,那么,就靠着这些无当飞军炸断吊桥的铁链,使用已经运过去的数千斤**炸开城门。然后以重装骑兵为先导,突击西门。

瑶光妹子强烈要求成为重装骑士的领导者,不过被本公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就连甜言蜜语,口蜜腹剑?总之,总算是把瑶光妹子留在了第二梯队,也就是主力骑兵大队中。

第一波,就是以韩世谔、秦琼、罗士信、程咬金这四位为先导,率领三个团的重装骑士突击,而后,则是由李瑶光、裴元庆、丘师利、李仲文、杨恭道,统率主力骑兵,突击。

而后,则是由裴仁基率领的步卒,设法抢占西门。而本公子则继续座镇大营,没办法,另外各大营也都留下人来指挥,可不能让那些家伙给逃了。虽然我们的人数不多,但是,想要控制长安的城门,还是很轻松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推移着,而本公子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睁着圆鼓鼓的眼睛,看着那个摆在中军大帐之内的滴漏铜壶。而大帐之内,所有凌晨出阵的将军全都挤到了这来。

一句话,大战之前的兴奋,或者说即将攻破长安这座大隋西都的期待感与兴奋感,让人实在是没办法安睡,本公子也同样如此,所以只能翻着白眼任由这些家伙蹲在大营之内吹牛打屁,又或者是拿牌来**。

时间显得那么的漫长,铜壶里边每一滴水,仿佛都要经过一年的时间才滴下,看得本公子两眼发花。还好,瑶光妹子就坐在我的身边。

“别老看了,反正有人盯着呢。”瑶光妹子轻扯了扯我的衣袖说道。嗯,韩世谔这家伙于脆搬着马扎就坐在滴漏的铜壶前,看着那正在滴水的铜壶,嘴巴里边不知道在神神叨叨的嘀咕啥。

嗯,相比起我们而言,韩世谔是最早举起反旗的,但是结果,因为杨玄感的无谋与愚蠢,而失去了胜利的机会。还让韩世谔被朝庭官军所俘获,之后,他逃了出来,不过却也心灰意冷。

但是,令他自己失去了一切,家中的妻儿尽数被杀,只剩下孤身一人,还有几个与他一起逃出来的部曲,躲在那延安郡一带,当个小土匪头子,本以为自己的命运将会如此老去。

却不想,因为刘迦论的造反,让他不得不避走于韩城县,结果,迎来了自己生命与事业的第二春。嗯,真是第二春,连婆娘都又娶了一房,而且现在已经有了一对双胞胎的大胖小子,并且已经怀上了二胎。

对于这位仁兄的作战能力,我们这一票狐朋狗友都深感敬佩,而如今,既有了家,又有了娃的韩世谔,终于又斗志满值,相信,此刻的他,最渴望的就是推翻大隋朝,以完成之前未完的夙愿,也算是为自己那些早亡的亲人报了血海深仇。

“希望这一仗之后,咱们能够好好的歇上一歇。”我轻轻地握住了瑶光妹子的手,目光落在了她那张娇艳的俏脸上,一双墨黑如点漆的双眸,就像是那世间最珍贵的宝石,让我深深地着迷。

“到时候,咱们就成亲,好吗妹子。”我凑到了瑶光妹子的脸畔,轻轻地说道。

流转的眼波里,溢露着绵绵的情意,俏脸上,因为羞涩,而泛起了瑰丽的艳红,不过,瑶光妹子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对了,我二哥还没成亲呢,你啥时候让我二哥和你妹妹成亲?”瑶光妹子跟本公子眉目传情良久之后,这才想起了另外一件大事。

本公子不由得有些挠头,半天才道:“那得等你可闲了才能让他们能成,毕竟如今你那两个兄长还有父亲,都在晋阳一带,咱们和晋阳之间,可是还隔着一个梁师都。”

“不过放心,只要战局稍定,我就会和你娘亲商量,把我咱们俩的事先办了,然后再把我妹子和你哥的事也给办了。”

瑶光妹子点了点头,旋及有些迟疑地道:“无忌哥哥,那以后,我该叫无垢妹子什么呢?”

本公子笑道:“自然是小姑子。”

“可是,她也跟我二哥成了亲啊。”

“哦,那应该叫二嫂。”

“可问题是,我嫁给了你,也是她的嫂子啊。”

“……这个,你先等下。”本公子一下子就开始头晕目眩起来,赶紧振奋精神,板起了手指头开始分析这复杂的姻亲关系。